神墟界内早有传闻,十大圣器之一的天方圣鼎,就在楚流玥的手上。

为此,当初还有不少世家宗族,曾经逼到方州城,差点直接闯入灵霄学院。

这事儿当初闹得是沸沸扬扬,想不知道都难。

不过,真正亲眼见过天方圣鼎的,却是极少。

如今楚流玥二话不说,直接将之祭出,顿时引来不少人侧目。

天方圣鼎通体清透,里面正有无色业火静静燃烧。

一股厚重威压,从上面缓缓散发而出!

”倒是许久没见这物件了。“

唐珂忽然一声长叹,似是颇为感慨,

“你与它,倒是颇为有缘。”

楚流玥笑了笑。

“这是晚辈的福气。“

唐珂沉默了下来。

楚流玥心中微动。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唐珂似乎对这天方圣鼎,比对他自己炼制出的圣器更为在意。

容修就在这里,他不可能不知道,那万峰长戟就在容修的身上。

但从一开始到现在,唐珂都没有提及半句。

反倒是她刚一祭出这天方圣鼎,唐珂就

她眼帘微垂,将心底的思绪压下。

无论如何,还是先赢了眼前这一局。

她盘腿而坐,似是已经打算开始引动天雷。

周围不少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天方圣鼎毕竟是圣器,他们也是很好奇的。

“传闻中,天方圣鼎是用来炼制丹药的。但今次比的是引动天雷,她若是想赢,就必须以炼器师的实力和手段,激发天方圣鼎!这和炼药,可是两回事儿啊”

“是啊!估计到最后,她连这天方圣鼎的一般威力,都无法召唤出来吧?”

“天方圣鼎落在她的手上,还真是可惜“

铿!

一道铿锵刺耳的撞击声陡然传来!

众人吃了一惊,连忙顺着声音看去。

却是容修不知何时召唤出了万峰长戟,一把刺入了地面!

那万峰长戟的尾端,因为残留的力量,还在微微颤动!

那坚硬无比的地面,以万峰长戟为中心,蔓延出了数道裂缝!

要知道,刚才那么多天雷从地下奔涌而出,都未曾在上面留下半分痕迹。

容修这一下,可见蕴含了多么惊人的力量!

“据本殿所知,在场的诸位,似乎都是没有圣器的。既然已经落下一乘,不想着如何追赶,只等着别人发挥失误,好坐享其成本殿不知,天下何时竟有了此等好事儿?“

容修剑眉轻挑,清隽妖孽的容颜似笑非笑,眼角眉梢却都是毫不掩饰的淡淡讥讽。

一番话没有带上半个脏字,却是说的不少人脸色通红,羞愧难当。

和刚刚站稳脚跟的楚流玥不同,容修在神墟界,早就是凶名赫赫。

各大世家宗族,提起他来,总要心生忌惮。

若是见面,更是要客气几分。

没办法,这个男人——太狠!

只不过最近几年他不怎么出手了,尤其这次是和楚流玥一同前来,一路之上始终是好言好语,温和雅致的模样,导致不少人差点忘了以前的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此时他这一手,俨然就是警告!

“玥儿要开始比赛了,还请诸位都安静一点儿,别打扰了她。”

容修神色慵懒,淡淡说道。

众人听的一阵憋屈。

听听!

这是人说的话!?

什么叫她要开始比赛了,让其他人安静点?

在场的,谁不是要比赛的?

难不成他们参加的还不是同一场?

真个过分!

但大家心中不满归不满,却是没有人敢当面说什么的。

看容修那架势,他的心思反正是不在比赛上。

谁要是“打扰”了楚流玥,他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

惹不起!

魏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整了整衣衫。

且让他们再嚣张一段!

等比赛结束,看他们输的一败涂地,届时再行嘲讽,扳回局面,也是不迟!

在容修开口,公然威胁之后,各种议论之声终于止歇。

不知为何,这过程中,唐珂竟然也是什么都没说。

或许就是看在那万峰长戟的份上

不少人心中低估,又很快收敛心神,开始专心致志的淬炼神器,准备引动天雷!

上官靖看了容修一眼,奇怪问道

“容修,你不打算参加这比赛?“

他的天赋和实力比起玥儿丫头来,可是只强不弱啊!

“若你是担心丫头不能赢”

“您别误会。”

容修知道他想歪了,笑了一声,解释道,

“我的确只是对这不是很感兴趣。玥儿能打开大门,率先进入这里,就证明她才是唐珂前辈最合适的传承者。”

其他人怎么想,怎么抢,都是没用的。

上官靖仔细思量了一番,觉得也颇有道理,就不再多言。

轰隆!

一道巨响传来!

上官靖等人连忙回头看去,就瞧见一道天雷,已经朝着天方圣鼎劈下!

人群中顿时有人坐不住了

“这么快!?”

比赛才刚刚开始,楚流玥好像才刚刚坐下吧,怎么这天雷就下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