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上官靖一头雾水。

唐珂这名号都未能打动她,还能是什么,能引得她动心前来?

楚流玥沉默片刻,忽然笑了一声。

“我想来看看,那位苏先生,与唐珂前辈之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官靖愣怔片刻,旋即忽然想到,在楚流玥的手上,已经有了好几件圣器。

而那些,全都是苏先生的。

”难道,刚才那动静——“

他心中陡然生出一种猜测。

之前,魏泽和他接连尝试着用万峰长戟打开这扇门,结果都是徒劳。

因为这门后的动静,本就不是因为万峰长戟而产生的。

玥儿丫头这么说...

楚流玥没说话。

但这反应,在上官靖看来,已经算是默认。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时间也是有些混乱起来。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里不是唐珂之墓,而是那位苏先生的?

可是之前魏家人一直说,这里就是唐珂之墓啊!

如果不是拿到了什么证据,他们肯定不会如此笃定。

但现在——

上官靖眉头拧起,不再说话,只是跟着楚流玥不断朝着下方走去。

真相到底如何,或许很快便能知晓!

咔嚓!

一道细微的声响,忽然从后面传来。

好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却又不太像。

与此同时,好像还有一道力量的波澜涌来。

不过,尚未扩散开,便已经被压下。

察觉到动静,楚流玥和上官靖齐齐回头看去。

“刚才那是...怎么了?“

上官靖奇怪问道。

他距离近,感知的清清楚楚,那波动就是从容修身上传来的。

容修薄唇微挑,笑了笑。

“没什么,只是万峰长戟刚刚认主了而已。”

上官靖难得震惊失声:“什么!?“

楚流玥也有些惊讶。

“就刚才?”

容修“嗯”了一声,将手中的万峰长戟拿了起来。

即便是周围明光璀璨,也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的道道流光,瑰丽非常,却又锋利至极!

“原本圣器认主,过程是有些麻烦的。不过之前这万峰长戟已经吞噬了不少天雷之力,距离彻底唤醒认主,只差最后一步,所以,节省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楚流玥眉梢轻挑。

”如此一来,倒真是要好好谢谢魏家主了。“

容修也笑了一声。

“自然。”

上官靖站在二人中间,听着他们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聊着天,就将十大圣器之一的万峰长戟给收了,一时间静默无言,唯有心中,有一道声音在疯狂呐喊:

圣器啊!

那可是一件圣器啊!

就这么认主了!?

关键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两个能不能多给一点反应啊!

你们这样让我怎么办啊啊啊啊!

楚流玥看向上官靖,见他神色有些古怪,关切问道:

“太祖,您怎么了?”

上官靖深吸口气:

“我...我没事儿...”

瞧瞧孩子们都是何等的轻描淡写,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丢人啊!

容修问道:

“或许...太祖也是对圣器心怀向往?“

楚流玥了然颔首:

“原来如此...那不然这样,若是之后再找到其他圣器,先给太祖您留着?“

上官靖脚下一滑,连忙伸手撑住旁边的墙壁,勉强站稳。

“咳咳!不、不用!这样的宝物都是要看个人机缘的,若是没有那个运道,就算一直拿在手里,也是无用。你们、你们不用管我...“

之前魏泽不就是这样?

虽然得到了万峰长戟,但过了那么长时间,那东西还是没能认他为主。

反而是容修,不过是随手将这万峰长戟拿在了手里,就直接成了其新主。

这种事儿,旁人再怎么羡慕嫉妒恨也没用。

......

几人说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随着他们跟进来的魏泽,很快也就听到了这些话。

当得知万峰长戟已经认了容修为主的时候,魏泽顿时如遭雷击!

那可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

整个魏家,千年来,也只拥有过这一件圣器!

结果这边刚拿出来,转眼就成了别人的!

“容修!你如此作为,未免太过分了!”

魏泽终于按捺不住,厉声质问。

“先前我敬你圣子身份,对你客气有加,你就是这么做的!?”

双方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何况这甬道之中光影明亮,都是可以看到对方的。

容修轻笑一声。

“魏家主,圣器有灵,本就是自己择主。之前它在你手上待了那么久,你都没能成为其主,只能证明你们之间并无缘分。如今这万峰长戟自己选了本殿为主,难道本殿还要将其拒绝?“

“你!”

魏泽气急。

但容修的话句句在理,他根本没办法反驳。

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没有这个运道!

魏泽不由得满心后悔。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将这东西拿出来的!

现在可好,唐珂之墓被楚流玥打开了,而万峰长戟也成了容修的!

简直是亏大了!

楚流玥微微抬高了声音:

“魏家主,既然已经到了此处,还是省点力气。谁知道下面还会遇到什么危险。你毕竟是魏家家主,若折损于此,可是不好。”

魏泽气急,一口气堵在胸口,脸色铁青。

这两个人,当真是一个比一个更知道怎么把人气死!

身后几个魏家之人低声劝道:

“家主,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咱们现在也不清楚,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是啊!毕竟是那上官玥打开了大门,无论如何,咱们也得先知道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才行,您说呢?”

若是在这里和对方彻底闹翻,那...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魏泽闻言,知道他们说的不无道理,只得暂且将满心怒火压下。

”这笔账,我早晚要讨回来!“

......

甬道之内,重新恢复了平静。

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和脚步声。

尽管四周依旧光明灿烂,但或许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和担忧,越是向下,气氛变得越发的紧张。

后面的人陆续跟了上来。

楚流玥不用回头,也知道外面的那些人,应该是全都进来了。

这下,若是想争点什么,就更难了。

不知过了多久,台阶终于走到了最后一层。

她定睛向前看去,忽然愣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