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这种办法,强行掠夺他人力量,可以大大增快修行速度,并且能在极端的时间之内,完成各个等级的突破。相较于寻常的修炼功法,这种方式绝对算得上是捷径了。这也是黑魔窟一贯的路数。“

第五长泽摇头。

“这一招,当初只有墨遥等几人采用。没想到如今,他们整个门派,都已经陷入了这贪婪的泥沼之中。”

楚流玥恍然。

这也就解释了她之前的疑问。

用这种办法修炼,黑魔窟的强者涌现的极快,但又因为不是靠着自己真正的本事修行,得来的力量混杂斑驳,战斗力极弱。

修行一途,哪儿有捷径可言?

黑魔窟为了拓展自己的势力,令所有人都用这种办法修行,虽然短时间之内是可以大大扩增门派,但长此以往,并不是办法。

就好比今日,出来的尊神是不少,但真正能打的,却没有几个。

一旦遇上厉害的,当即就会溃不成军。

不过是个虚壳子罢了。

“外面那些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第五长泽问道。

墨时谦走的时候杀了一批,但现在外面还有几百个人呢。

楚流玥看向容修。

容修薄唇轻挑。

“斩草除根。”

......

楚流玥几人进入那殿宇之后,众人便是全部汇聚了起来。

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废墟之上,一道赤金色火焰灼灼燃烧,如同一道墙壁般,将人群分为了两部分。

一边是前来参加试炼的贺子冀等人,另一边则是黑魔窟的残兵败将,此时他们都被困在了透明的牢笼之中。

团子和羌晚舟正负责看守。

羌晚舟抱剑而立。

他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看起来颇为狼狈。

然而他就那样笔直的站着,像是永不弯折,不会被任何力量打垮。

他精致漂亮的脸孔上,一片淡漠冷沉,没有任何表情。

此时已经是傍晚。

余晖光芒洒落在他的身上,柔软的金色短发随风轻轻飘扬,如画一般。

忽然,羌晚舟感觉到有一只小手正在拉自己的衣服。

“小舟,小舟?”

他低头。

团子正仰着脸,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有事?“

羌晚舟本来不是很想说话,但念及团子是楚流玥的契约魔兽,便还是开了口。

声色一如既往的冷淡。

不过团子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对此并不介意。

她咧嘴一笑,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似是泛着光,璀璨耀眼。

“小舟,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恢复这么快的呗?”

如果没感觉错的话,羌晚舟身上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也正因如此,团子才下定决心,过来打扰打扰,问个清楚。

“你就想问这个?“

羌晚舟有些意外。

团子连忙点头。

她是真的很好奇啊!

要知道,羌晚舟之前与墨时谦交手,可是受了不轻的伤。

外伤和内伤都颇为严重。

但这才过去个把时辰,他竟然就好的差不多了!?

团子是赤金天凤,且本身是至纯血脉,肉身极其耐打,恢复力堪称绝世。

天下间能够与之比肩的,实在是寥寥。

但,羌晚舟算一个。

所以她才格外的好奇。

羌晚舟表面看起来,一直都是瘦瘦弱弱的,怎么就...

“...从我突破上神之后,便是如此了。“

羌晚舟沉默片刻,答道。

团子一愣:

“就这样?”

“就这样。”

羌晚舟的回答十分乏味,而且看起来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团子又拉了拉他的衣服,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那、那是不是你的神体很厉害?你——”

“我还没有凝练神体。”

羌晚舟开口,直接堵死了团子剩下的话。

她砸吧砸吧嘴,又挠了挠头。

“没有神体?那...不应该呀!”

羌晚舟又不是神兽,按理说是不可能恢复这么快的呀!

而且,他的上神实力,好像也很强的样子...

团子又抬头,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百思不得其解。

羌晚舟神色淡淡,也没再说什么。

他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因为他刚才说的就是实话。

其实关于自己身体的问题,他不是没有察觉。

只是之前他一直记挂着楚流玥,便没有多想。

此时团子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但他也没有答案。

“哎呀!”

团子忽然低低的惊呼一声。

“我的手结冰了!”

羌晚舟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她的小手之上,冻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他眉头皱起。

团子也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她刚才...不过就是拉了拉他的衣服啊!

而起,他自己身上是没有冰的!

怎么——

一道赤金色火焰迅速燃烧而起,薄薄的冰层迅速消融。

这点寒气对团子而言构不成威胁,可是——赤金天凤本身乃是至纯至阳之存在,寻常寒气,根本不可能导致她周身结冰!

团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你体内的寒——”

话没说完,破空之声传来。

却是楚流玥与容修回来了。

看到团子和羌晚舟的神色,楚流玥有些诧异。

“怎么了?你们在聊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