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时谦如遭雷击。

哪怕是之前,知道第五长泽是楚流玥的半个师父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绝望过!

假的...

这些竟然都是假的!?

这个黑魔窟级别最高的秘密,从数千年前,一直流传到今日。

历任掌门,都对此深信不疑,严格保守!

却原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墨时谦体内气血翻涌,周身气息隐隐有了暴乱的迹象。

唇齿之间,浓郁的血腥气息,不断上涌,几乎令他窒息。

他脑子里嗡嗡的,又似乎是一片空白。

甚至连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好似在扭曲,变得虚幻。

第五长泽的声音,还在不断传入耳中。

“对于老夫而言,这血天境,不过就是这一道残存气息的寄居地。就算没有了血天境,老夫换个地方也是一样待着。不过,老夫记得,这血天境对于你们而言,好像很是重要?尤其你还是掌门,若是没猜错的话,这血天境破碎,你体内超过一半的原力,都会随之损耗的吧?“

第五长泽感慨万分的摇摇头。

“好惨,好惨。”

多年辛苦修行,就这么一下,算是毁了。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墨时谦又吐出一口血来。

血天境破碎,那始终萦绕在他周身的黑色雾气,也逐渐散去。

他的面容,这才显露在众人眼前。

楚流玥定睛看去,眼底闪过一道诧异。

墨时谦看起来很是年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

容貌清秀,甚至有几分阴柔。

皮肤特别白,仔细看的时候,甚至能看到那薄薄皮肤之下淡淡的青色血管。

好像终年不见阳光的那种苍白。

任谁看到,只怕都会很难接受,黑魔窟那位赫赫威名的掌门,竟是生的这般模样。

“他...是靠着修行维持着这般样貌的?”

楚流玥低声问道。

听说墨时谦已经在这掌门的位置,坐了几十年了。

他的真实年纪,显然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二十余岁。

容修颔首。

第五长泽嘿嘿一笑。

“丫头,你有所不知。这黑魔窟的修炼法诀,与其他宗族门派皆是不同。他们是通过吞噬其他修行者的精气与原力,达到提升自身实力的目的,极为阴毒!并且,天赋越好越年轻,他们能从中榨取的力量就越是丰沛和精纯。墨时谦如今已经是尊神巅峰的境界,走到这一步,他的手中,可不知沾染了多少修行者的鲜血!”

这也是为何当初他会对墨遥说了那个谎。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黑魔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那时候他和这边往来不多,也就不是很在意。

谁知道今天他们竟是将手伸到了玥儿丫头的头上来。

这他就不能忍了!

楚流玥听得暗自心惊,却也是瞬间明白了什么。

难怪!

黑魔窟一直在用尽手段,从各个地方搜寻修行天才。

但他们将这些人召集而来之后,却是并未怎么精心培养,反倒是一批批的将其斩杀。

原来...

都是因为这个!

下方的贺子冀等人,也是听得脸色发白。

本以为参加了这试炼,从此就能进入神墟界,飞黄腾达,成为顶尖的强者。

结果...只是来送死的罢了!

如果不是楚流玥和容修他站出来,只怕这会儿,他们已经——

众人后怕不已。

再看这周围,山脉起伏,郁郁葱葱。

谁人会猜到,这竟是地狱一般的场所!

“靠着这等手段强行提升自身修为,乃是逆天而行,罪孽深重。最终,都只会反噬自身罢了。“

第五长泽紧紧盯着墨时谦,眸色冷厉,

“原本老夫这些年修身养性,已经不想再掺和你们的事。奈何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说罢,他忽然抬手。

一股无形的威压,迅速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凝!”

随着他这一声沉喝,楚流玥忽然发现,周围的空间,竟是迅速随之凝固了!

血天境碎裂之后,崩解为无数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去,顺带裹挟着数道狂暴不已的力量,几乎将虚空割裂,天地之间一片震荡。

然而,在第五长泽喊出这一声之后,一切动静忽然停止了。

飘扬的树叶忽然停在了空中。

崩塌的山崖山石不再滚落。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还有一丝冰冻的寒气。

一道褶皱,忽然在半空之上出现。

楚流玥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那是——

强行扭动空间,造成的褶皱!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这一片天地,似乎都已经为第五长泽掌控。

他只手腕一挥,便令无尽虚空为之扭曲折叠!

他没有召唤神域,然——他就是这里唯一的主!

“破!”

第五长泽唇齿之间,吐出一个字来。

那些褶皱迅速汇聚到了墨时谦的周身,将其围拢。

紧接着,一声巨响!

嘭!

偌大的空间,直接爆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