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质问,低沉冷厉,威压厚重。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座山峰,沉重无比的压在墨时谦的心头之上!

他要什么?

自然是楚流玥体内的那个东西!

但这句话,却不能说出。

场中陷入对峙,一片死寂。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所有人屏息以待。

这个时候,似乎连呼吸都是错的。

“...都是误会。”

终于,墨时谦缓缓开口。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咬牙吐出来的一般。

“之前,时谦不知上官玥和您是此等关系,多有冒犯,还望前辈见谅。”

这便是低头妥协了!

黑魔窟众人先是一惊,随后便接连露出颓然绝望之色。

竟是连掌门都这么说了...

也是。

他们费尽心思请来的外援,到头来竟是为对方撑腰了。

那这一场,还怎么打的下去?

只怕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儿了...

“误会?老夫可不这么觉得。”

第五长泽打断他的话,冷笑一声,

“刚才老夫听得清清楚楚,你是想要杀了玥儿丫头他们的。老夫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也还没有到眼花耳背的境地。就算真是误会,难道...几年前错一次,现在还能再错一次?”

墨时谦闭了闭眼,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

“...这些事情说来话长,一时半刻,也没办法跟您解释清楚——”

“老夫的时间多的很,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若是能解开你们之间的误会,老夫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不是?”

第五长泽笑了一声。

但这笑容听在墨时谦的耳中,无疑是最大的讽刺!

他几乎咬碎了一口铁牙!

现在这场面,当真是没办法收拾了!

解释?

根本没有解释!

那些事情就是他做的,他怎么解释的清楚?

千想万想,墨时谦也想不到,楚流玥竟然还有这样的靠山!

他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看到他这反应,第五长泽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墨时谦,你——”

一句话尚未说完,墨时谦忽然动了!

他变拳为掌,竟是直接拍向了身前的血天境!

既然请来的不是帮手,那...就没必要再毕恭毕敬的了!

浓郁的黑色雾气,瞬间将那血天境笼罩!

第五长泽惊怒喝道:

“墨时谦!你放肆!”

他这是要摧毁血天境!

这里面贮藏着第五长泽的一道气息。

若是血天境被毁,那第五长泽也不免会受到影响。

并且,没有了这血天境,他也没办法出手了。

“既然前辈不打算帮忙,那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墨时谦已经一掌狠狠拍在了血天境的正中间!

“掌门!”

窦闵等人见此,皆是大吃一惊,纷纷惊呼出声!

他们都很清楚,这血天境是和墨时谦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的。

他大部分的修行,都要仰仗此物。

若是受伤了,基本上也都是靠着血天境才能快速恢复。

一旦血天境被毁,他自己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咔!

一道清脆的断裂声响传来。

血天境上,一道裂痕迅速蔓延!

噗!

几乎就在血天境碎裂的同一时间,墨时谦身体一震,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他周身的气息,也瞬间变得萎靡不堪!

但他的攻击没有停止!

只要将血天境摧毁,第五长泽到来的唯一路径,就会被直接切断!

他不来,墨时谦以及整个黑魔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察觉到墨时谦的心思,第五长泽冷哼一声,血气弥漫!

可怕的威压,顿时从中汹涌而出!

墨时谦心中一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狂暴的气浪掀飞!

楚流玥和容修就站在旁边不远处,眼看也要受到波及。

然而就在那力量即将裹挟而来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从那血天境之中破出!

轰!

血天境彻底碎裂开来!

然而那道身影立在前方,却是轻而易举的将那些狂暴席卷的力量阻挡在外。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道身影。

正是第五长泽!

只不过此时,他的身影是呈现半透明的幻影。

而这——就是他之前贮藏在血天境中的那道气息!

墨时谦震惊不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敢置信:

“怎么会这样?血天境破碎,你的气息也应该随之——”消散!

剩下的话他没说出口,但在场之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第五长泽却是先是转过身,仔细的打量了楚流玥一圈。

“玥儿丫头,刚才老头子出来的着急了,没伤到你吧?”

他关切紧张的问道。

楚流玥忍不住笑道:

“您放心,我没什么事儿。”

且不说以她如今的实力,可以完美避开这攻击,就算是真的来不及了,不是还有容修和他吗?

这两人挡在她的身前,把她护的严严实实。

她要是还会受伤,才是见鬼了。

第五长泽确定她没受到什么影响,这才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一方面,他本就心疼玥儿丫头,另一方面,回头要是给大宝和蓝潇知道没保护好玥儿丫头...

啧。

第五长泽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赤月沙漠混下去了。

他长舒了一口气,这才看向了墨时谦。

墨时谦迎上那双沧桑而冷厉的眼眸,心头忽然一颤。

“你想的不错,没有了血天境,老夫的确是没办法过来。”

第五长泽捋了捋胡子,

“不过,谁跟你说,血天境碎了,老夫的这一道气息,就会随之湮灭的?”

墨时谦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会这么想,是因为——这是黑魔窟历代掌门默认的啊!

谁知道打碎了血天境,那道气息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还出来了!?

忽然,第五长泽一拍脑袋:

“哦——老夫想起来了,这应该是当初墨遥说的。“

墨遥,就是黑魔窟的第一任掌门,也是这血天境的锻造者。

”他跟你们说,用这血天境可以召唤老夫,而若将之摧毁,便也可断绝老夫生路,是吧?“

第五长泽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傻孩子,这话是当初老夫骗他的,怎么你们还都信了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