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长泽是数千年前,黑魔窟的先祖掌门攀上的一条大腿。

有一段时间,第五长泽的确与黑魔窟关系不错。

当然,这个不错,指的是他觉得黑魔窟送上来的东西都不错,很合他的心意。

但是——天地良心!

自从他被困赤月沙漠之后,就再没有收过他们半点好处啊!

第五长泽觉得委屈,墨时谦又何尝不是百感交集?

这血天境是黑魔窟历任掌门传承下来的,算是身份的象征,也是一大底牌。

从他成为掌门的那一日起,他就知道,这里面封存了一位通天大能的气息。

只要联合黑魔窟中人之力,便可将其召唤而来。

但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所以历年来,黑魔窟的掌门都十分珍惜这个机会,轻易不敢用。

只有在黑魔窟整个门派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才能动用这张底牌。

今天如果不是楚流玥和容修一起出现,并且经历了好一番缠斗之后,墨时谦依然没有赢的势头,他也不会选择请这位过来。

墨时谦的想法很简单:抓住机会,将这几人一并铲除,一劳永逸!

如此,也不算浪费这唯一的大好机会了。

但谁知道事情居然会成了现在这样!?

就算他们黑魔窟能勉强与这位攀上点关系,那能比得上人家的师徒情谊?

黑魔窟的众人,都一脸震惊无措的看向了墨时谦。

墨时谦双拳紧握,胸腹之间的火焰,似是要燃爆开来!

“原来如此。”

楚流玥笑眯眯的开口,

“那这么说起来,还真是闹了一场误会。前辈,您不知道,刚才不知道是您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今天要死在这了呢。“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不许胡说!“

虽然知道她是开玩笑,但第五长泽听不得她说这样的话。

毕竟他知道这丫头是真的“死”过一次的。

而且那时候连记忆都没了!

把他们几个都忘光光了1

想起那段时日,第五长泽心里就难受的要紧。

等等。

那次似乎...就是因为黑魔窟对她动了手?

第五长泽缓缓看向墨时谦。

一股寒意,瞬间将墨时谦笼罩!

他的心脏顿时猛地一跳。

别的不说,他在这方面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第五长泽此时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

“对了,玥儿丫头,几年前,对你下手的,就是他吧?”

第五长泽缓声问道。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您还记着呢?说来也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我记得...那时候墨掌门似是想要从我这抢走什么东西...“

她顿了顿,唇边笑意更深。

“几年过去,墨掌门对这件事还是非常执着呢。这不前段时间,刚刚让易家与南家联手,前往桃花坞,对我们围追堵截——”

“你胡说什么!?”

墨时谦一声厉喝,额头青筋暴起。

虽然楚流玥说的是事实,但这个时候,当着第五长泽的面,他怎么能承认?

这不是纯粹拉仇恨吗!

本来第五长泽就因为他请他过来杀她十分不满了,如果再知道他先前还动用了颇多手段,第五长泽只怕就要对他起杀心了!

“怎么是胡说呢?”

楚流玥一脸诧异,

“南漪漪的原脉,不就是墨掌门帮忙转移到了她哥哥身上的吗?也正因如此,南一繁将南漪漪的死,记在了我的头上,对我恨之入骨。还有易家,您说这好端端的,他们怎么就忽然动了要抢我桃花坞的念头呢,而且,偏偏还是和南家一起行动...”

“这未免,也太巧了。您说呢?”

楚流玥的这番话说的条理清晰,逻辑清楚,就算是之前对那些事情不甚了解的人,听到这,也都察觉出不对了。

这显然就是有人暗中指使,从中挑拨的呀!

而这个人是谁...更是昭然若揭!

墨时谦双拳紧握,看着楚流玥的眼神,似是要将其撕碎了一般!

“易家?南家?丫头,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你动手?“

第五长泽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下意识的看了容修一眼。

容修身形一动,走上前来,淡淡笑道。

“利益驱使,那些人自然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此时,他也已经将脸上的伪装去掉。

清隽妖孽的容颜上,噙着几分淡淡笑意,哪怕是一身简朴至极的寻常装束,也不掩绝世风华。

这二人站在一处,便立刻令周围的景致都黯然失色。

哪怕什么也不做,也总是令人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眉目如画,风姿绝伦。

”那是...那是帝姬的夫君?传说中...云天阙的那位圣子?“

贺子冀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低声喃喃。

虽然他们没有去过神墟界,但是这几个月以来,关于这二人的传闻,早已经在众多修行者之间传开。

其实这消息,最初还是黑魔窟的人主动传开的。

当时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将那些天才修行者引来云州城,参加他们的试炼。

他们也想不到,楚流玥和容修,竟然真的直接出现在这里了!

一想到之前他们竟是和这两位相处了那么久,甚至还承蒙他们帮忙...

贺子冀兄妹二人忍不住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难怪她的实力那么强...”

贺子兰无意识的低声说道。

亏得他们之前还在那二人说起帝姬,却不想...真正的帝姬,就在他们眼前!

看着第五长泽依旧怒气冲冲的样子,楚流玥笑眯眯劝道:

“不过,第五前辈您也不用太担心,那些麻烦都已经解决了。南一繁已经死了,至于易文涛...”

“他也死了。没猜错的话,应该就在刚刚。”

容修补充说道。

楚流玥眉梢微挑,看了他一眼。

容修既然这么说了,那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看来易文涛回去之后的日子,不是一般的不好过,甚至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殒命了...

君九卿还是有手段。

楚流玥心中暗暗想到。

能以外姓身份登上易家家主之位,本就不简单。

如今易文涛一死,整个易家,也都是他的掌中之物了。

听了这个,第五长泽才终于平息了几分怒火。

这年头,真是什么狗东西都敢对他们玥儿丫头动手了!

真以为他们被困在赤月沙漠,就不能给玥儿丫头撑腰了么!?

他目光冷沉,一字一句问道:

“墨时谦,你想要从玥儿丫头那抢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