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易文涛心中一惊。

在门口负责看守的长老已经开口:

“见过家主!“

君九卿!

他怎么忽然来了!?

易文涛眉头拧紧,立刻回头,冲着那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黑衣人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君九卿的声音是一贯的散漫。

“几日不来,心中颇为挂念,正好路过,就想着过来看看。”

此时,他已经走到了门口,朝着房门里面看了一眼。

“情况如何?”

那位长老连忙道:

“一切如常。只是...只是,家主今日心情似是不太好。“

君九卿笑了笑。

“是么。“

那就更得进去看看了。

说着,他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内十分安静,泛着淡淡的苦涩药香。

君九卿这几天虽然没来,不过一直都有派人送药过来。

他朝着里面走了走,这才看到易文涛。

还有那一地狼藉。

君九卿挑眉。

“您这是发了好大的火,怎么,是下面的人伺候的不够周到?“

易文涛心中冷笑。

伺候?

这段时间,他如囚徒一般被关在这里,哪儿有人伺候?

监视还差不多!

易文涛抬眸,冷冷问道:

“你今天又来做什么?该说的,我那日都已经与你说完了!“

他的脸上写满厌烦,只差没直接赶人了。

君九卿也不在意,淡淡一笑。

“没什么,听说您这来了客人,我便想着过来看看。”

易文涛的心脏狠狠跳了跳!

不过到底是老狐狸,他脸上没有显露出分毫心虚,反倒是笑了一声,极其讽刺。

“你说什么?客人?我这里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往来。客人...从何而来?”

君九卿环视一圈。

房间里的空气似是凝固。

“家主,您何必如此。“

好一会儿,君九卿才缓缓开口,

“承蒙您的恩惠,我才能成为少主,进而登上家主之位。若您一直都这样好好的待在这,我保证您可以安度剩下的日子。可惜...您看起来,对这些似乎并不在意。”

易文涛冷声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

“这几日,我一直在想,您是如何与那位有了联系的。”

君九卿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堪称妖孽的容颜上,带着古怪的笑意。

“易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您是以个人身份,与之进行往来的。易家的其他人,对此都是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下,您是用什么,说动了对方,与您联手的呢?“

易文涛喉咙发干,双眼紧紧盯着君九卿。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君九卿笑着摇摇头。

“我想说什么,您该是最清楚的。这几天,我日思夜想,终于想起了一件事。”

他上前一步。

易文涛不知怎的,双腿忽然有些发软,竟是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二人对峙,君九卿的气场,却是已经轻易将易文涛碾压!

易文涛暗自后悔:这一退,便是心虚了!

君九卿继续道:

“我想起,几年前,容修前往黑魔窟的时候,那位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几乎没有任何战斗之力。以容修的心性,能将对方彻底绞杀,就绝对不会留下半点机会。但那一次,黑魔窟竟是逃过一劫,并且另寻了去处。”

这就说明,那一次容修虽然对黑魔窟造成了重创,但并未真正威胁到对方的根基。

君九卿每多说一个字,易文涛心中的压力就多一分。

看着他沉默不语,君九卿轻声问道:

”您说,是不是有人帮了忙呢?“

砰!

易文涛脚步一退,竟是不小心将身后的椅子撞倒。

上好的花梨木椅子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家主,怎么了?“

门外的长老听到这声响,连忙敲门询问。

君九卿淡声道:

“没事儿,不用进来。”

“...是。”

那位长老也是聪明人,听到这话当即应了,老老实实的继续守在门口。

房间之内,陷入了短暂的死寂。

“看来我说的,都是真的了?“

君九卿笑了一声,虽然是问话,语气却是十分笃定。

“我...我没...”

易文涛开口,还想否认,君九卿的夏一句话,却是令他如坠冰窟!

“您难道一点都不奇怪,为何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人过来接应您,甚至连您送出去的消息,都是毫无反应?“

易文涛心底陡然涌上一股寒意,令他通体冰寒!

“你、你——”

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君九卿。

君九卿...都知道!

“听说那些都是您精心培养数年的人才,花费了您不少时间和心血。真是可惜了。“

易文涛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君九卿忽然偏了偏头,看向易文涛身后的虚空。

旋即,他手腕一甩,一道雄浑的原力,幻化为长鞭,骤然飞出!

啪!

虚空被强行割裂,刚刚才躲藏起来的黑衣人,被直接拽出!

他的脖子被长鞭紧紧缠住,无法挣脱!

看到这一幕,易文涛脸上一贯的平静的伪装,终于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你...你早就知道!?”

君九卿没说话,一个用力。

咔嚓——

清脆的骨裂之声传来。

终于,那黑衣人脖子一歪,没了声息。

他的实力并不弱,但君九卿先发制人,没有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这才直接殒命。

黑衣人躺倒在地上,浓稠鲜红的血,缓缓从他的身下流淌而出。

浓郁的血腥气息,迅速弥散开来!

易文涛唇瓣颤抖,脸色苍白。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倒也不是早就知道的。”

君九卿抬眸,淡淡的看了易文涛一眼。

“您自己藏不住,别人知道,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先前他只是有所怀疑,并没有证据。

但他了解易文涛绝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段时日,也一直在派人暗中盯梢。

果然查到了点东西。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何况君九卿早有准备,就在这等着他自投罗网呢!

易文涛浑身颤抖,胸腹之间似有火焰在燃烧,然而通身却还是冰凉彻骨。

他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完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关于黑魔窟,关于那位,关于这一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