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眼眸之中,带着满满的戒备!



他浑身紧绷,似是准备着随时出手!



然而,这样的动作与威胁,在墨时谦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九阶武者,他不会放在眼里。



哪怕之前这少年强行抗下了窦闵的那一招,在墨时谦看来,也不过是打闹罢了。



他手腕轻抬。



一股大力袭来,羌晚舟手肘一麻,便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青铜云剑直接朝着前方飞去。



羌晚舟登时神色一厉:



“你——”



他刚刚开口,便觉得似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苍白无比的脸色,迅速涨红!



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他又受了伤,根本无法与对方相抗。



于是,他也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青铜云剑落在了墨时谦的手郑



......



所有人都沉默着。



地之间,冷肃沉凝的似是已经彻底冰封。



无数双眼睛都看向了墨时谦。



震惊敬畏恐惧...



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在众人心头。



而那堪称恐怖的威压,更是让他们连一个字都无法轻松的出口。



看到墨时谦的动作,楚流玥的手,也缓缓握紧。



......



“这气息...倒是熟悉的很。“



墨时谦掂量着青铜云剑,反复审视了几眼之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他眼帘微抬,再次看向羌晚舟。



“你是她的人。“



这句话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陈述。



他没有这个“她”是谁。



然而话中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



羌晚舟唇瓣紧抿,没有话。



不过,墨时谦显然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这个饶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



“有意思...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仆。“



墨时谦笑了一声,只是话语之中,并无笑意。



楚流玥是个不怕死的,眼前这少年,也是一样!



竟然还直接闯到了这里来...



“谁放他进来的?”



墨时谦忽然问道。



鸿安双腿一软,旋即求助的看向窦闵。



这个时候,怕是只有窦闵帮他话,他才会有一线生机了...



然而就在这时,窦闵却是忽而回过头来,眉头紧锁的看着他。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掌门问话吗!”



鸿安一怔,如坠冰窟。



窦闵已经转回身子,躬身道:



“回掌门的话,此次试炼,是由鸿安全权负责。“



鸿安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窦闵还在继续着,神色痛心疾首,悔恨万分:



“...当初,是属下一时眼拙,才推选了他,没想到他竟是做出这等事情来!实在当诛!属下用人不查,也是失职,还请掌门责罚!“



这话看似是在请罪,实际上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鸿安的身上。



窦闵很清楚,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他是绝对无法安全脱身了。



但最起码,他得保住自己的命!



至于鸿安...



这个时候,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哪儿还姑上他?



鸿安没想到一向对自己青睐有加的窦闵,到了关键时候,竟是真的半点余地都没有给他留,甚至还在背后推了他一把!



这是还嫌弃他死的不够快!?



一时间,鸿安也是心头火起。



他立刻道:



“掌门明察!这次的事情,属下真的也是冤枉的!属下——“



“你做的很好。”



墨时谦不耐烦听他们在这里推诿扯皮,直接打断了鸿安的话。



虽然他之前是在休息,但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是知晓的。



他们各自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也是一清二楚。



现在,他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去处理这些。



鸿安猛地愣住。



旁边的二人,也都一脸震惊。



刚才...掌门什么?



他...做的...很好?



鸿安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了墨时谦一眼。



然而只是一眼,他便察觉到了警告,连忙又低下头。



“提前将他们带回,本是重罪。不过,这次就算将功抵过。”



墨时谦的意思很明白。



就是因为这金发少年的存在,才打算不追究鸿安的过错!



鸿安一时间又是震惊,又是茫然,但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欢喜!



听掌门这话——他不会死了,甚至,连惩罚都很可能不会有了!?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他带回了那金发少年?



窦闵顿时难堪起来。



墨时谦的这一番话,无疑像是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但...



那金发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竟是能让掌门如此看重!?



不只是他们,此时,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着同样的疑问。



这金发少年赋和实力是不错,但似乎也没有到那种十分夸张的地步。



何况刚才,他刚才还妄图和墨时谦动手。



这样的人,通常只有死路一条。



他身上有什么,是值得墨时谦看重的?



难道——就是那一把剑?



......



墨时谦将那把剑收起,重新打量了羌晚舟一眼。



这把青铜云剑,虽然不算顶级神器,但却也看的出来,是废了大心思的。



楚流玥肯将此剑赠与,可见这金发少年,与她关系匪浅。



“她现在可谓是风光无两...



墨时谦若有所思的喃喃着,轻笑一声,



“若她知道你正在本座手中,不知又会是什么反应。”



想必,心情是不会好到哪儿去了。



羌晚舟紧紧盯着前方的那道身影。



因为黑雾的笼罩,他看不清对方的容貌,甚至连身形,也只是看一个大概的轮廓。



他知道对方实力极强!



这种危险的气息,他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过。



墨时谦问道:



“你叫什么?”



羌晚舟不话。



墨时谦笑道:



“你以为这样,本座便拿你没办法了?”



这金发少年的容貌极其打眼,稍微一去打听,便不难知道他的身份。



墨时谦的目光,落在了下方众人身上。



那犀利冰冷的视线,如同刀锋,从他们身上狠狠刮过!



一些人腿软,几乎已经站立不住。



“谁能报出此饶姓名与背景,本座将有重赏!”



墨时谦道。



众人一片死寂,无人回答。



且不他们不知道,就算知道,这话也是不出口的。



羌晚舟可是刚刚救了他们一命!



墨时谦声色淡了几分,似笑非笑。



“哦?不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