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安顿时警戒起来:

“哦?你曾见过?”

楚流玥笑道:

“当初我曾无意间在一处小摊上看到过一块类似的木牌,猛一看上去,还真是挺像的。不过那个远没有您这个精致,仔细看的话,模样形状也不太相同。”

鸿安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原来如此...

小摊上的能是什么好东西?八成也就是一块凑巧有些相似的木牌罢了。

毕竟木牌这种东西,大体上相差都不会很大。

“您身份尊贵,身上带的物件自然也不同寻常,岂是那些粗陋东西能比的。”

楚流玥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彻底打消了鸿安的怀疑。

他哈哈一笑。

“行了,都是些不要紧的小物件,没什么可在意的。你们快些进去,别耽误了就是。”

楚流玥从善如流。

容修率先上前一步,经过那结界的时候,眼帘微垂,眸底划过一抹深色。

“玥儿。”

他回过头,喊了一声。

楚流玥握住他的手,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道细细的波澜,朝着周围荡漾开来。

容修不动声色的抬手。

那道波澜瞬间湮灭,彻底消散。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整个过程不过瞬息,鸿安的视线又正好在看着别处,半分未能察觉。

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结界之内。

贺子冀兄妹二人,也很快跟了上去。

......

穿过结界,楚流玥站定,向前看去。

山峦叠嶂,郁郁葱葱。

下方是一处山谷,一道河流蜿蜒而过。

天地能量充沛,甚至比起云天阙,也毫不逊色!

但这还不是最让楚流玥吃惊的。

她目光微凝,定定的看着远处天边的景色。

天空蔚蓝,万里无云。

一道光幕,从天垂落!

竟真是——门界!

前前后后陆续抵达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纷纷怔在当场,看着那一道威压赫赫,如同神迹一般的光幕门界,满心满眼,皆是激动与兴奋。

“门界!那便是门界!?“

“鸿安大人所言果然不错!这里天地能量充沛,比外面高了数倍不止呢!”

“只要越过那道门界,便可抵达神墟界了吧?这里已经是如此仙境般的存在,真不知那神墟界之内,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来,大多是感叹与向往。

显然,眼前的一切,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就连之前还有些不情愿的贺子兰,进来之后,看到这一幕,也是惊住了,不由呐呐感慨:

“原来这里面,竟是这样的...“

短暂的愣神之后,她激动的晃动着贺子冀的胳膊,

“大哥!幸好咱们没走!要不然真是亏大了!这试炼——果然名不虚传!“

贺子冀的脸上,也是难掩兴奋。

“要不然,能有那么多的修行者,前赴后继的来这里吗?这样的修炼宝地,何其难得!“

是啊。

神墟界之外,怎么会出现这样堪比神墟界内一流世家的修炼地界呢。

楚流玥神色微敛,心中闪过无数念头。

神墟界之所以为无数修行者神往,就是因为其天地能量充沛,各种资源充足,早就了无数强者。

在神墟界之外,想要突破上神,几乎是千难万难。

但如果有了这样的修炼环境,与神墟界之内,又有什么区别?

那道门界,甚至可以算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装饰品了。

这样一个地方的出现,显然是不正常的。

容修捏了捏她的掌心。

“小心行事,这里有尊神强者,而且不止一位。“

声音传入耳中,敲打着她的心脏。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进来这里的一瞬间,她就感觉到周围有着数道隐晦而强大的气息。

只是因为她本身境界还并未突破尊神,故而并未敢十分确定。

但既然容修也这么说了...

楚流玥越看越觉得这里诡异。

此时,鸿安作为最后一人,也进入了结界。

他一抬手,就将那木牌收了起来。

不过身后的结界,却是并未消散。

因为那本就是存在的,之前的木牌只是将其引召而出。

忽然,一道身影从远处的山头之上飞来。

那人速度极快,几息时间,便已经到了众人眼前!

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身黑袍,身材高大。

他的脸上带着一道刀疤。

楚流玥眉梢微挑。

这也是一个上神强者。

“鸿安,你怎么这么早就放人进来了?”

刀疤脸皱起眉,本就严肃冷厉的面容,更添几分凶悍。

原本还兴冲冲满心激动的众人,听到这话纷纷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这人是谁?

怎么好像很不欢迎他们一样?

鸿安上前:

“太阴山那边出了点问题,我便提前带他们过来了。反正最终都是要来的,早一些应该也不打紧。”

一边说,他一边冲着刀疤脸使了个眼色。

然而刀疤脸并不吃这一套。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

“太阴山能出现什么问题?就算是有,你也该先传消息回来,怎能如此贸然带他们回来?”

当着众人的面被这么指责,鸿安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他脸上的神色也淡了些。

“这些都是天赋极好的修行者,其中几个更是翘楚。若主子见了,必定也会高兴。”

一提到“主子”,那刀疤脸显然忌惮了不少。

他复又看了众人一眼,这才有些不耐的道:

“人是你带来的,你自己负责!”

说完,便是转身走了。

鸿安咬了咬牙,本想破口大骂,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种时候,没必要因为这些小事儿浪费心情。

然而二人之间的这番话,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怀疑。

“主子?什么主子?”

贺子兰怔怔问道,

“大哥,咱们到这里,不是要前往神墟界的吗?怎么忽然冒出了什么主子?”

听鸿安那意思...

难道他们还要去见那什么主子?

这之前可没说啊!

贺子冀摇摇头,示意她先别说话。

实际上,此时他心里也是生出了一丝不安。

刀疤脸走后,现场便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鸿安回过头,似是没有察觉到这诡异的变化,道:

“诸位跟我来就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