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安眉头拧起,又很快舒展开来。

“不过是点小伤,将养十天半个月便可恢复。”

说着,他看向了那受伤的青年,

“是就此下山,放弃进入神墟界的机会,还是再继续坚持,你自己选。”

楚流玥心中冷笑。

这话说的可太有意思了。

来到这的,都是奔着神墟界去的。

他故意这么说,当然会让人动摇。

果然,之前还有几分犹豫的青年听到这话,神色顿时又坚定了几分。

“我选择...留下来。“

身上的伤势虽然不轻,但是好好调养,一定还是能在一个月内完全恢复的。

好不容易通过了试炼,来到了太阴山的山顶,若就此放弃,选择离开,他心里实在是不甘心。

听到他的答案,鸿安的脸上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不错!想要成为强者,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须得付出极大的努力和代价才行。若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心生怯意,踌躇不前,那以后,也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的!“

一番话连消带打,让周围不少人面色变了变。

这不就是在内涵他们呢吗!

但鸿安身份尊贵,而且说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众人便都沉默了下来。

“行了,都各自好好待着吧!“

鸿安环视一圈,撂下这一句后,便走到了一旁。

这次他没有再上去,而是站在了众人旁边的不远处。

看样子,似是打算严加看守了。

众人不好再说什么,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安静的待着。

贺子兰拉了拉贺子冀的袖子,压低了声音:

“大哥,我觉得这地方着实古怪...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吧?”

贺子冀当然不会同意。

为了这一场试炼,他们准备了那么久,不知付出多少,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眼看贺子兰似乎的确有些畏惧,贺子冀拍了拍她的手,耐心的劝了两句。

“好了,子兰,别想那么多了。你看鸿安大人现在不就在旁边吗?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贺子兰唇瓣动了动,看到自家大哥那坚定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说不通了。

于是只得作罢。

“知道了。”

贺子冀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这才收回视线。

然而这安慰,却并未能让贺子兰安下心来。

她垂下头,双手搅作一团。

大哥不知道,她却是清楚的。

刚才肯定就是有人偷袭了她!

而且,对方的实力,绝对在她之上,不,应该说,是在鸿安之上!

能够避开他的审查,悄无声息的动手,还是两次...

简直可怕!

神墟界她当然想去,但那也得有命才行啊!

贺子兰满心焦躁,脑子里一团乱麻。

她没办法静下心来修行,时不时就得朝着周围看上一看。

而在场的其他人,也有不少,是和她怀抱着同样的想法的。

能来到这的,都不是一般人。

有些事情一旦细想,就会隐隐察觉到不对,进而令人后背发凉。

一天时间,就这样在众人的不安与怀疑中,缓缓流逝。

......

时间转眼来到了第二天夜晚。

楚流玥盘腿而坐,双眸轻合。

当一轮明月升起,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传来。

这一次她早有准备,故而在体内原力被吞噬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

她心中一动——

这山石之下,有玄阵!

昨天还不明显,今天,那能量的波动,却已经昭然若揭!

不知是本来就是这样,还是鸿安出于担忧,又动了手脚。

不过不管怎样,总算是让楚流玥确定了之前的猜测。

她唇角微挑,划过一抹极淡的笑意,转瞬即逝。

......

月上中天,夜风清凉。

众人悬了大半天的心,终于逐渐安稳了下来。

看来昨天的事情,真的只是意外了...

然而他们并未高兴多久,便又有一个少年,身体一震,直接吐了血!

“噗!”

砰!

那少年脸色一白,直接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在原本就十分安静的山顶之上,显得格外清晰。

“三弟!”

旁边一个看起来稍微年长一些的青年登时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去扶他。

“三弟!你怎么了?“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当看到那少年脸上身上凌乱殷红的血迹,皆是神色一变。

鸿安也是立刻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

那少年支撑着起身,嘴里全是血,脸色煞白。

”我...我...“

刚说了两个字,他就猛烈的咳嗽起来。

那狼狈的模样,瞧着实在是令人心惊。

在他旁边的青年先是帮他把了脉,随后脸色便是难看了起来。

“三弟受了内伤,没有一两个月,只怕是难以调养好了...”

说着,他直接撕开了那少年的衣服。

后背之上,赫然多了一道紫红色的印记!

很显然,这是刚刚多出来的伤痕,也正是这一道力量,令他受了内伤。

那少年闻言,脸色更加晦暗。

一两个月,这还是往好了说的。

反正无论如何,是没有办法继续参加这试炼了。

拖着病体去神墟界,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鸿安的眉头也是拧作一团,心中如有火焰疯狂燃烧!

怎么会这样?

他一直就在旁边待着,而且看守的十分仔细,这些人但凡有什么动作,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发现!

但现在,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而他半点没有察觉!

周围一片安静。

众人的视线,在鸿安与那少年身上来回徘徊,目光各异。

鸿安如芒在背。

有一有二,不能有三!

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很显然,在场的这些人,心思都已经动摇了起来。

再用之前的说法搪塞,绝对不行了。

那青年犹豫片刻,咬牙道:

“鸿安大人,我想带三弟下山。他的伤拖延不得了...”

那少年立刻劝阻:

“二哥!我自己下去就行,别耽误了你——”

“你这样子,自己如何能行?”

那青年打断他的话,不容置喙。

虽然放弃这次机会非常可惜,但还是自家三弟的命更重要。

鸿安深吸口气,似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你们都不用离开。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养伤就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