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兰!“

贺子冀心惊肉跳,连忙上去捂她的嘴。

“胡说什么!”

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

贺子兰脱口而出那一句,登时也是后悔不迭,连忙朝着鸿安看去。

不过此时的鸿安已经闭上了眼睛,似在沉思,并未在意这边的情况。

确定他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贺子冀这才松了口气。

他整个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湿。

贺子兰的眼泪落到他的手背之上,让他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但那火是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子兰,这里可不是家里,能任由你任性!之后千万要谨言慎行,知道吗?”

贺子兰哭着点头。

这会儿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楚流玥笑了笑,声色温和:

“是啊。这里可是太阴山,怎么会有问题呢?肯定是误会。“

贺子冀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本来觉得这女子性情有些冷淡,没想到这个时候竟是也帮着说话。

“多谢你。”

“不用。大家一起安安全全的就行了。“

楚流玥说完,便不再多言。

......

一切似是又恢复了正常。

然而刚才贺子兰的那些话,却是被周围的不少人听到了。

一些人暗暗交换眼神,都是生出了几分怀疑和不安。

看贺子兰那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

毕竟造这种谣,对她而言也没有任何好处。

她何必这样吃力不讨好?

但她那情况,的确有些诡异。

如果在场的这些人都没动手,那还会是谁?

这太阴山...难道真的有问题?

表面看上去,这闹剧的确是平息了,但很多人心里,却都是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先是贺子兰,谁知道之后这种事情还会不会发生,还会轮到谁的头上?

更甚至,下手会更重也说不定...

心思乱了,也就没有心思疗伤和修行了。

一种莫名的不甘与焦躁感,在山顶的众人之间悄然涌动。

......

鸿安皱了皱眉头,终于睁开了眼睛,朝着下方看了一眼。

这么一闹腾,之前的准备算是白费了...

他心里窝火,却又不好发作。

这些人并不愚蠢,一旦发现什么不对,肯定会很快反应过来。

所以,他也须得小心谨慎些才行。

就算被耽误了,也只能接受。

大不了后面再补回来就是....

这么自我劝说了以后,鸿安的心情才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

然而,这样的平静,并未持续太久。

两个时辰之后,同样的事件,再次上演!

只不过这一次,被“偷袭”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他的肩胛骨被打裂了。

而且,他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第一次或许还能说是误会,但这一次,可是没法再这么解释了。

而且,这一次的伤势,比之前重了!

看着那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疼的不断吸气的青年,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沉。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一次两次...会不会还有第三次,甚至更多?“

“这谁说的准...万一之后更加凶残,只怕受的伤也会越来越严重,甚至——”

“难道真的是这太阴山有什么猫腻?”

众人议论纷纷,还有不少人已经想要对这太阴山进行查看。

鸿安压抑着的怒火,在胸口涌动。

“太阴山没有任何问题!这绝对是有人在搞鬼!”

发生了这事儿,他也没办法继续高高在上的待着了,只得重新回到了山顶。

他走到了那少年的身边,亲自检查了一番,却什么都没发现。

这让鸿安越发头疼。

其实他一直都密切关注着山顶上的情况。

但这件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他一点儿都没有察觉!

好像那偷袭的力道,就是忽然凭空出现的一般!

但这太不对劲了!

在场的这些人,若有什么动作,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

可他硬是什么都没发现!

鸿安让旁边的人上前帮那个青年包扎好伤口。

周围一片寂静。

接连两次出现这事儿,大家心里都十分不安。

贺子兰忍不住低声道:

“...大哥,我就说这地方不对劲吧...真不是我瞎说,你看现在这...”

万一这只是个开始呢?

谁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贺子冀眉头紧锁,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说。

但就算贺子兰不说,其实在场众人心里也都已经生出了同样的想法。

鸿安站起身,思量片刻,袖袍一挥!

一个巨大的红色结界,顿时将众人笼罩其中。

“好了,都别胡乱猜忌!如今布下结界,绝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了。你们继续安心休息就是。“

鸿安沉声道。

然而这个时候,这种话显然已经没什么效果了。

大家都还站在原地,不敢再坐下,也不敢再休息或者修炼。

那样总觉得不安全。

容修忽然道:

“这位兄台受了伤,应该是没办法再待下去了,是否应当送他下山?”

他这一声清清淡淡,却是瞬间提醒了众人。

是啊!

肩胛骨裂了,的确影响很大。

这种情况下,鸿安竟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让他走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