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关键的是,这似乎还是专门被驯服的那种,与寻常的契约魔兽,还有些细微的区别。

灰翼魔狼脖子上那一圈伤痕,已经结痂愈合,而且被毛发遮掩的很是严实,如果不靠近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

从那伤疤的痕迹与状态来看,应当是挺深的。

这只灰翼魔狼,估计吃了不少苦头。

在神墟界之外,若能契约到九品魔兽,高兴都来不及,谁还会下此狠手?

除非,对方根本就没有将这九品的灰翼魔狼放在眼里。

贺子冀与贺子兰对视一眼,皆是有些奇怪,不明白楚流玥二人一直盯着那灰翼魔狼的尸首看。

但想到她刚才所展现出的实力,两人心中的波澜,依旧未能平息。

她这么做应该有她自己的理由吧

“看来这太阴山,的确不怎么太平。“

容修唇角轻挑,淡淡笑道。

楚流玥看了他一眼,知道两人是想到一块去了。

她点了点头,也笑了起来。

“是啊。不过这一趟,来的倒是挺值的。“

她看向山顶的方向。

“走吧!不知道上面还有什么’惊喜’,在等着我们呢!”

几个人就这样继续朝着山顶前行。

大约是因为还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贺子兰不敢再放肆,跑到了贺子冀的身边,一言不发的跟着。

她时不时的朝着楚流玥看去。

眼中带着好奇与探究,还有一丝羡慕与嫉妒。

这个女子看上去,也才不到二十岁的模样,浑身上下,平平无奇,没有半点惹眼的地方。

可谁能料到,她一出手,实力竟是那么厉害

这样的水准,估计在这试炼中,都能拿到前几名了。

而她那位夫君,虽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怎么出过手,但贺子兰也已经不敢再小瞧他们。

没有了贺子兰的聒噪,周围瞬间安静了不少。

贺子冀几次想要开口询问几句,最后都选择作罢。

这两人,只怕是比他之前预想的,还要强啊

几人就这么安静的走着。

大约是楚流玥的身上带着灰翼魔狼的血腥气息,颇有威慑,之后的半个时辰,他们都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

嗤!

一道破空之声,骤然传来!

几人同时停下了步伐。

贺子冀率先警惕出声

“谁!?”

片刻,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几人的视线之中。

楚流玥心中一定。

小舟!

他速度极快,身法灵活,在山林间几个跳跃,便已经到了几人身前不远处。

随后,他在一棵树上停下了动作,抬眸朝着几人看来。

贺子冀兄妹二人顿时紧张起来。

“是你?”

这不就是之前那个在铜镜前反复犹豫的少年吗?

他生的极其漂亮精致,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更是令人见之不忘。

他们对他印象很深,是以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想做什么?”

贺子冀察觉到这少年的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眉头拧紧。

然而小舟并未理会他,只是神色淡漠的扫过,便回转过身,从树上折下一截拇指粗的树枝,反手飞出!

紧接着,不远处传来一道痛苦而短促的痛呼之声。

贺子冀与贺子兰皆是神色一变这是人的声音!

他这是在杀人?

然而短暂的震惊之后,他们便迅速接受了这一事实。

因为在这太阴山的试炼中,生死不论!

彼此竞争甚至残杀,是被允许的!

一旦死在了这里,也怪不得别人。

要怪,只能怪自己实力不够!



只随手掷出一根树枝,便了却了一个修行者的命

这等实力,也实在是令人不可小觑!

小舟回头看了过来。

正当贺子冀以为他要过来的时候,他却是又收回了视线,几个腾跃,快速离开。

那消瘦单薄的身影,不一会儿就彻底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他就这么走了?”

贺子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我还以为他要过来跟咱们动手呢!“

贺子冀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咱们人多势众,他应该不敢乱来的。”

说着,他看了旁侧的楚流玥与容修二人一眼。

不知为何,他总是隐隐觉得,刚才那少年之所以没有过来,似乎是因为这二人

大约是出于某种忌惮?

不过不管怎样,总算是避免了一场麻烦。

那少年的实力,显然也在他们之上。

想到这,贺子冀嘴里有些发苦。

早就听闻来这云州城参加试炼的,都是顶尖的天才,各个不凡。

但他也没想到,自己遇上的这几个,竟然都比他强!

本来他还对自己挺有自信的,如今,试炼才刚刚进行没多久,他的自信几乎已经快被击溃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似乎并未对几人造成什么影响。

当小舟离开之后,他们也很快继续向前。

路上,他们又遇到了几次麻烦,不过在楚流玥和容修看来,都不算什么。

他们二人甚至都没太怎么出手,大多数都还是交给了贺子冀二人。

这两兄妹的天赋与实力,其实也算是不错的。

——如果不和楚流玥他们二人相比的话。

当然,这个比较本来就很流氓。

在这个过程中,楚流玥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了那些在林中出现的魔兽身上。

他们后来又遇到了两只九品魔兽。

毫不例外,他们的身上,也和灰翼魔狼一样,有着极其类似的伤痕。

显然,这就是有人豢养魔兽,并且在这个时候,故意放了出来。

至于目的

昭然若揭!

无非就是想对这些参加试炼的人,进行快速的筛选!

两天时间,匆匆过去。

到了第三天的清晨,一道清亮悠扬的哨声,从山顶传来!

楚流玥抬眸看去。

此时他们已经在山的三分之二高的位置,勉强可以看到山顶上空,那悬立着的鸿安的身影。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那里,监察,或者说监视着整个比赛的进程。

“看来已经有人到了山顶了。”

容修挑眉,轻声说道。

贺子冀兄妹皆是露出失望之色。

没能拿到第一,总归是遗憾的。

贺子冀想了又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百里兄,你们分明有机会争得第一的,为何——”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