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脚步声。

容修眉心微动,玲珑纤细的身影,已经映入眼帘。

正是楚流玥。

余墨转身行礼

“见过王妃。”

楚流玥原本微微低着头,似是在思索着什么,闻声抬头看了过来。

容修已经起身,走了过去。

“想什么,这么出神?”

他正说着,余光一瞥,就看到她的手上泛着淡淡的红痕,似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压过一般。

有一丝殷红的血迹,将将渗出。

他眉眼微敛,

“这是怎么了?”

楚流玥回神,摇了摇头

“没事儿,一点小伤。”

甚至对她而言,这都不算是伤。

容修的手指搭在她的腕间,查探了一番,确定她确实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并无大碍之后,神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但到底还是心疼。

他拉着楚流玥,走到了藤椅旁,让她坐下,取出了药来,亲自帮她轻轻涂在手上,又细致的按摩开。

淡淡的药香中,混杂着一丝桃花香气。

冰冰凉凉的感觉从手上传来,之前那有些火辣的疼痛感,瞬间削减了不少。

楚流玥原本对这些伤并不在意,但看容修微微低着头帮她擦药的模样,又觉得十分安心。

本来她还想自己来,想来想去,还是任由容修去了。

“殿下,王妃,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余墨对这种场面早已经见怪不怪。

容修应了一声,就放他走了。

院落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楚流玥微微侧首,盯着容修看了一会儿。

他的神情很认真,他的动作很温柔。

在神墟界,容修声名赫赫,很多人都对他闻风丧胆,敬畏万分。

连南一繁和易文涛,也不敢轻易冒犯。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如今就陪在她身边,只因为她的手破了,便耐心细致的帮她上药。

好像天下间,没有比这更要紧的事儿。

她心中似有波澜涌动,终于忍不住起身,在他脸上轻吻。

“夫君真好!”

蜻蜓点水,很快便退开。

容修眼帘微抬,轻轻挑眉。

“不要以为这样,就能不解释了。”

自从楚流玥突破神体之后,就很少受伤了,能在她手上留下这样一道痕迹,显然并不寻常。

何况,还是在桃花坞——她自己的地盘。

楚流玥吐出一口气,又躺回了躺椅里面。

“还不是因为那门界。”

容修动作一顿。

“很麻烦?“

其实他已经料想到这和桃花坞的门界有关。

之前楚流玥和岑一等人一同前往门界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她竟是会受了伤。

楚流玥点了点下巴。

“那门界里面,不知被谁藏了一道玄阵。而且那玄阵极其厉害,已经影响到了整个门界。现在,那门界已经无法正常进出了。”

她耸耸肩,又好气又好笑。

“倒是不用派人负责看守了。即便是上神强者,也未必能安然躲过。“

说着,她举起自己的手。

“诺,这只手就是因为这个受伤的。”

听了林知非的猜测之后,她觉得颇有道理。

为了能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决定自己亲自试一试。

结果这只手刚刚探入那门界,便似有极其强大的力量,从周围涌来!

她直觉不好,立刻毫不犹豫的将手抽出。

尽管如此,还是受了点伤。

“还好我躲得快,不然”

容修剑眉微凝。

要知道,楚流玥现在虽然还只是上神境界,但已经用灭神劫淬炼出了神体。

她现在的神体,甚至可以与尊神强者一战!

之前的易文涛,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此看来,那门界的确已经变得十分危险。

容修沉吟片刻。

“明日我与你一起去看看。“

楚流玥颔首。

几片花瓣飘摇落下。

楚流玥抬眸看去。

满树的桃花,正在盛放。

忽然,有什么落在眉心,一片冰凉。

楚流玥一愣。

“下雪了?”

容修也抬眸看向天空。

原本还一片蔚蓝的天色,不知何时成了暗沉沉的铅灰色。

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正缓缓飘落。

他收回视线,俯身将人打横抱起。

桃花坞的这一场雪,来的很是突然。

不过对于在桃花坞中待了很长时间的众人而言,这却并不算是什么意外之事。

多年来,桃花坞的气候一直十分多变。

大多数人早已经习惯。

门前走廊中,叁叁正揣着手,迈着悠闲的步伐,一步步向前走去。

一边走,还一变哼着小曲儿,一双小眼睛笑得眯起来,似是心情颇好。

鱼玖和十方正好和他撞上,远远就瞧见叁叁一副乐颠颠的模样。

鱼玖二人跟他打了招呼。

“三哥,遇上什么事儿了这么高兴?”

叁叁笑眯眯道

“没什么没什么!”

鱼玖二人对视一眼。

能让他这么高兴的,只有一个解释。

“看来三哥这是又发财了?”

鱼玖揶揄道。

叁叁揣着两只手,笑得满面春风。

“哪里?还不都是托了主子的福!我这是正要去跟主子报喜呢。“

十方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看来已经有人开始联系三哥了?”

叁叁竖起手指,眨了眨眼。

“嘘——这事儿还没完全定下来。等主子拍了板,再高兴不迟!”

话虽这么说,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满的溢出来了。

说完,便匆匆和二人告了别,朝着里面去了。

鱼玖双手抱剑,眼神在叁叁和十方之间来回转了转。

“十方,你好像知道点什么?”

十方不甚在意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三哥打算把生意开到外面去。“

鱼玖顿时了然。

原来是要扩大生意规模。

这么做的话,就意味着有更大的利润。

难怪他那么高兴了。

“三哥会这么做,本也正常。不过开到外面?是指的哪儿?”

十方一脸怀疑的看向他。

“我怎么知道?”

鱼玖“”

就知道这种事不能指他

叁叁来到内院的时候,楚流玥正和容修坐在屋檐下赏雪。

“主子,殿下。“

叁叁努力克制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这才上前。

楚流玥扭头看他,眉头一挑

“看来最近联系你的人挺多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