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文涛的眼中,掀起惊涛骇浪!

他本想否认,但以抬眸,就撞上君九卿那充满审视,仿佛什么都已经看透的沉沉眼神。

这让易文涛的心慢慢凉了下去。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足以说明,君九卿知道的,比他之前猜想的多得多!

之前他竟是半点都没看出来!

早知如此,他就该提防着他的!

“家主过奖。我也不过就是随口猜测一番罢了。真相到底如何,还是得您亲自来说,才更清楚。”

君九卿说着,直接在旁边坐了下来。

看那样子,如果今天易文涛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是不打算走了。

“家主为易家尽心尽力多年,最后却落得如此境地,连我都为您感到可惜呢。”

君九卿的话,一字字如利刃,狠狠刺入易文涛的心头!

“您想要什么,只管跟我说,我帮您去取就是,您觉得如何?”

易文涛心中冷笑。

说得好听!

君九卿不过还是为了他自己罢了!

房间内陷入死寂。

易文涛一言不发,君九卿也不说话。

两人就这样无声的对峙。

暗夜中,这样的冷寂,几乎令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易文涛终于闭上了眼睛。

“她手上的,是浑天盾。”

君九卿抬眸,眼中似有微光闪烁。

“浑天盾?”

神墟界内有名的神器,他都有所耳闻,但这个却是从未听过。

但,能让易文涛如此大费周章,必定是极珍贵的物件。

按照楚流玥的说法,易文涛表面看是为了桃花坞,实际上却是奔着那浑天盾而去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

这个浑天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能比偌大的一个桃花坞,更能吸引易文涛?

“不知那浑天盾是何等宝物,竟让家主如此心向往之?“

君九卿问道。

易文涛忽然笑了一声,扭头看向了君九卿。

他那带着一丝猩红的眼眸,在暗夜中闪烁着嗜血的微光,令人不寒而栗。

随后,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也在房间之内响起。

“其他的我不清楚,然,一旦拥有了那浑天盾,便极有希望突破尊神!”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似是随时都会消散在风中。

然而君九卿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眉头猛地皱起。

尊神之上,还有更高等级的存在。

然而,神墟界内,已经有万年时间,无人突破这一桎梏。

所有修行者困于尊神之境,无论如何努力修行,都无法更上一层楼。

然而现在,易文涛竟然说

有了那浑天盾,便能突破尊神?

难怪他如此在意!

天下修行者千千万,有谁不想变强?

易文涛这样的顶尖尊神强者,更是如此。

俗世的许多东西,他见了太多,他也根本不在乎。

真正能让他为之狂热的——只有这个!

若这消息给其他人知道,只怕又要引起一场天大的风波!



这种事情,谁能确定真假呢?

仅仅是靠着一个盾牌,就能割裂那万年的束缚绳索?

君九卿对此保持怀疑。

但他也没有彻底否认这个可能。

无风不起浪。懒人听书nren9

易文涛肯下这样大的手笔,就证明他是有着一定的依据的。

否则,按照他那谨慎的性子,绝不会如此贸然行动。

易文涛看着君九卿神色变幻,低低的笑起来。

“呵你说这样的东西,谁不想要呢?”

“这件事,南一繁并不知晓。”

君九卿打断他的话,淡声道。

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陈述。

易文涛也不意外他能猜到。

毕竟南家这段时间的一系列事情,足以说明一切。

南一繁若是知道这一点,绝不会那么冒险。

“那有关浑天盾的消息,是家主从黑魔窟那边听来的?“

君九卿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帘一抬,定定的看着他。

易文涛深吸口气。

“不错。”

“这倒是奇怪了。这样重大的消息,黑魔窟的那位怎么会舍得告诉家主你呢?他似乎更需要这个吧?”

君九卿颇有意思的问道。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易文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但心中却并不震惊。

自从君九卿刚才问出那句话之后,他就知道,君九卿知道的内容绝不会少。

“这消息,自然不是白白得来的,而是我换来的!“

君九卿眯起眼睛。

“家主好本事,竟能换来这样的一个消息那不知,您是用什么换的?”

易文涛冷笑。

“你以为,几年前,他是如何从容修的手下逃出的?“

桃花坞,玥府。

院落内,立着几株桃树。

桃树下,放着一把青色藤椅。

此时,正有一人,半躺其上。

微风拂来,粉白色的桃花纷纷落下,衬得那人越发白衣胜雪。

他闭着眼,五官清隽,线条流畅,堪称完美绝伦。

整个人远远看去,如上天用了最好的玉石,精心雕就而成。

不似人间颜色。

余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跟在容修身边多年,其实早已经习惯了自家殿下的绝世容颜。

但此时再看,他的脑子里,却忽然浮现了一个念头

如果燕青真的有断袖之癖,那也应该喜欢自家殿下的吧?

这天下,难道还有比殿下生的更好看的男人?

不,殿下这已经不能用好看来形容了,简直是——

正当余墨胡思乱想的时候,容修睁开了眼睛。

他朝着这边看了过来,便正好瞧见余墨正盯着他,一脸若有所思,眼神更是

容修凤眸微眯。

余墨猛然觉得一道寒气袭来,终于回过神来,定睛看去,正和自家殿下的眼神撞上。

他顿时打了个激灵。

嘶——好冷!

殿下这眼神好可怕!

他本想拔腿就跑,但强大的求生欲最终还是催促着余墨上前

“殿下,您之前让属下清查的那件事,有结果了。”

容修半坐起身来。

“说。”

余墨神色一肃,躬身道

“您猜测的不错,几年前,与您交手的那些人中,的确有一部分,不是黑魔窟之人。”

他顿了顿,才继续道

“有三人,来自易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