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知非抿唇。

“感觉。“

他现在还拿不出证据,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很微妙,却也很明晰。

楚流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此时,门界上的波澜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见楚流玥没说话,林知非以为她不信,继续道

“我曾多次进出门界,所以对其还算了解。这门界,的确和寻常门界不同,而这不同,很可能就是玄阵造成的”

“你突破了大玄王师?”

楚流玥忽然问道。

林知非一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看到他这反应,楚流玥顿时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果然什么时候的事儿?”

周围人都看了过来。

林知非才二十岁出头,看起来非常年轻。

加上他早些年一直生病,气虚体弱,身形消瘦,更让他看起来如文弱书生般。

如今,楚流玥居然说他是大玄王师!

如何不让人震惊?

连岑一也有些意外,定定看了林知非一眼。

玄师境界并不外露,他虽然知道林知非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却也没料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竟是又突破了。

“十天前。”

林知非坦诚道。

其实那时候他已经隐隐听到一些关于桃花坞这边的消息,本想直接过来,奈何正好处在突破的关口,就拖延了一段时间。

虽然知道这边并不差他一个的战斗力,但这份心意,总是在的。

楚流玥轻轻吐出一口气,看向林知非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激赏。

她早就知道,林知非在这上面,有着惊人的天赋,甚至丝毫不弱于她!

林知非之所以能辨认出这一点,很大程度上,的确是因为他对门界的了解,比楚流玥多很多。

但同时,他那堪称恐怖的敏锐度,也帮了大忙。

”你说,这里面有玄阵,那能查出具体是什么玄阵吗?“

林知非摇摇头。

“这个暂且还无法看出。”

他能感觉到有玄阵的存在,但只凭这感觉,确实无法进行更加细致的判断。

这原本也在楚流玥的预料之中,所以她并未失望,只点了点头。

“没关系。既然已经查出了一点苗头,肯定还是有希望的。“

她再次看向身前的门界,眸子微眯。

玄阵

好端端的,门界之内,自然不会出现这种东西。

那么会是谁的手笔?

易家。

易文涛回来的消息,很快传开。

但众人并没有能见到他。

因为一回来,易文涛就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对外只说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他谁也不会见。懒人听书nren9

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

当日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易家众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何况,经此一役,他的脸面算是彻底丢尽了。

他甚至已经无法再在易家众人面前抬起头来。

不难想象,这个时候,面对易家的任何一个人,对他而言,都是极大的折磨。

当然,易文涛的住处已经换了。

——毕竟他已经不是家主了。

君九卿专门命人安排了一个极其偏僻的角落给他。

对易文涛而言,这是羞辱,也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这样,他就真的可以避免见到易家众人,也不必理会那些各色眼神。

君九卿只请了一同回来的那两位长老负责看守。

易家人谁也没想到,不久之前还意气风发的易文涛,再次回来易家,竟会是这样的境地。

暮色降临,月上中天。

易文涛独自躺在床上。

苦涩的药香,弥漫整个房间。

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木盒。

一颗丹药静静置于其中。

那药香味道,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

那是君九卿专门留下,给他疗伤用的。

但易文涛回来之后,从白天躺到晚上,都没有吃那颗丹药。

他睁着眼睛,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天花板。

他像是在看上面的纹路,又似乎是在出神,透过那些,在看其他的什么东西。

“家主。”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紧接着,是长老恭敬行礼的声响。

易文涛一动不动。

这一声家主,喊得自然不是他。

“我进去看看。”

君九卿的声音冷冷淡淡。

“你先下去吧。“

两位长老轮流值班,所以此时门外只有一人。

他的话语不容置喙,那位长老也很快道

“是。”

很快,君九卿推门而入。

易文涛闭上了眼睛。

君九卿看了他一眼,转身将门锁上,又布下了一层结界,确保声音不会传出去,这才开口。

“想清楚了吗?”

易文涛不说话,显然丝毫不想理会于他。

君九卿也不着急,走到了床边不远处。

他歪了歪头,仔细端详了易文涛那么一会儿,忽然没什么笑意的弯了弯唇角。

“看来你还对自己颇有信心,觉得自己能绝地反击?家主,我一向敬重你,却没想到,时至如今,你还这般天真。“

他轻轻敲了敲桌子。

“你知道那盾牌的来历,对吧?又或者,我该问问,你是何时与黑魔窟的那位有来往的?”

易文涛猛然睁开眼睛!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