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先是一惊,随后下意识问道

“谁?”

容修略作沉吟,解释道

“传闻是万年前的一位炼器师,天赋和实力极强。世人不知其具体名姓,只敬称一声‘苏先生’。留下这五件圣器之后,便销声匿迹了。”

楚流玥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

“那剩下的五件呢?难道——”

容修笑着看了她一眼。

“不错,剩下的五件,是另一个人炼制而成。而这个人,倒是声名显赫,是当时神墟界最为顶尖的炼器师唐珂。”

楚流玥听过这个名字。

换句话说,只要是炼器师,几乎没有不知道这个人的。

唐珂,出身一个寻常宗族,却有着极其出色的炼器天赋。

他成名以后,整个家族也都因为他风光无两,一度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宗族之一。

可惜的是,后来有一次他炼器的时候,一时不慎,出了意外。

在他死后,唐家也迅速落没,最终湮灭。

但楚流玥竟是不知,十大圣器中,竟然有一半,都是唐珂炼制的!?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楚流玥喃喃着,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容修挑眉。

“这件事在《冶》上有记载,炼器师中,几乎是人人知晓吧。你竟是现在才知道?”

《冶》,在神墟界,算是炼器师的入门书籍。

其中记载了一些非常基础的炼器师内容,以及许多厉害的炼器师的事迹。

但凡要成为炼器师的修行者,都会仔细研究。

然而楚流玥是个例外。

她还真的是没看过这本书。

因为

她是去了灵霄学院之后,才开始接触炼器师的。

而那时候,带她入门的——是容修。

她天赋很好,凡事都领悟的极快,就直接跳过了这最一截。

以至于如今她手里已经有了三件圣器,竟是连来历都还不知道。

楚流玥难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咳,你当初也没说啊”

容修那时候帮她挑了很多相关的书,大多是一些颇为高深的。

她整天忙着研究那些东西,也就没在意那么多了。

容修举起手,凤眸中盛放着化不开的温柔笑意

“好好,都怪夫君”

楚流玥嗔了他一眼。

眼波流转,还带着几分难得的娇憨妩媚,容修看的心中意动,长臂一揽,把人抱入怀里。

“其实这十大圣器,的确来的很有意思。”

“当初,唐珂已经名声显赫,是整个神墟界最有声望的炼器师。无数修炼者登门拜访,献尽殷勤,只为请他帮忙炼制一件趁手的神器。但唐珂的脾气很是古怪,要求极高,能请动他出手的人极少。”

楚流玥点点头。

炼器师的地位本就极高,何况他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样的人物,恃才傲物也很正常。

“后来,那位苏先生忽然横空出世,亲自给唐珂下战书,要求比试,决出胜负。”

容修握着楚流玥纤细白嫩的手指,兀自把玩着。

“唐珂本不想理会这等无名小辈,但大约是太久没有人挑战过他,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赴约。两人这一比,足足比了三年。”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三年?那、那十件圣器——”

容修笑了一声,颔首。

“十件圣器,都是在那三年的时间里,炼制而出的。”

楚流玥倒抽一口冷气。

三年时间,两人各自炼制出五件圣器!

这得花费多大的耐心和精力?

圣器,是比尊者神器等级更高的存在,珍贵至极,也难炼至极!

哪怕是强大如太祖这样的人物,时至今日,也始终只能炼制出尊者神器。

他曾经说过,他连圣器的门槛,都还没有触及。

而唐珂以及那位苏先生,不但炼制出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件!

“这一战,二人算是打了平手。而那位苏先生,也自此声名鹊起。只是,此人十分神秘,几乎无人知晓他的姓名和容貌。而且之后不久,他就消失了。半年之后,唐珂薨逝。“

楚流玥有些诧异。

这样听起来,总觉得这两人最后的结局,都有些莫名啊

“唐珂死后,唐家大乱。众人虎视眈眈,群起而攻之,唐家树倒猢狲散,很快就没落了。但关键是众人在唐家搜出的圣器,并非是五件,而是十件!“

楚流玥微微拧眉。

“苏先生的那五件,也——”

“不错。二人炼制的十件圣器,其实都被唐珂带了回去。只是这件事,一直无人知晓。唐家倒了以后,才为世人所知。而为了争夺那十件圣器,各家又是大打出手。一番混战之后,十件圣器有的被人强行抢夺,据为己有,有的遗失,自此下落不明。“

而又因为从那之后,再没有人成功炼制出新的圣器,就将那十件,共称为十大圣器。

“这么说,所谓的排名,也是后人自己选定的?”

容修笑着点头

“其实本就没有什么排名。既然都是圣器,那么自然不会相差太大,只是各自专攻不同罢了。何况,这种等级的物件,落在不同人的手里,也会发挥出不同的威力。你那流云飞图,不正是如此?“

南家人小心翼翼的将流云飞图珍藏了那么多年,结果却是从未真正了解过它。

反而是楚流玥,一拿到手,就成了流云飞图的新主。

流云飞图并非是战斗力不够,而只是南家那群人没有察觉而已。

谁知道其他的圣器,是否也有这样的情况?

楚流玥看向身前的三件圣器,眸光微凝。

”那这三件“

“这三件,都是出自那位苏先生之手。”

容修道。

虽然没人亲眼见识过当年唐珂和苏先生是如何对决的,但那些圣器,各自出自谁之手,世人还是知道的。

楚流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难怪

难怪她觉得这上面的气息有些相似。

原来还真是同出一源。

笃笃。

正当楚流玥陷入沉思的时候,敲门声忽然传来。

“殿下,王妃,易家来人了。”

这是燕青的声音。

楚流玥从容修怀中站起,将三件圣器收起,朝着门外走去。

容修也跟了过来。

“来的是谁?”

楚流玥问道。

燕青神色微动,俯首

“来人易家家主——君九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