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闻言,却是笑了一声。

“想不到,南家主对自家的尊神强者,这般不看好?”

一句讥讽,又是刺的南一繁脸色青白交错。

“你!”

”应该不用我来提醒南家主,之前来的那些人里面,除了南禹行,剩下的八位长老之中,可是有着足足五位尊神。“

楚流玥耸了耸肩。

“虽然现在活着的,只剩下四位,但好歹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尊神强者。南家主说他们任我摆布真不知是太高看我,还是太看不起你们自家人?“

南一繁胸膛剧烈起伏,肺都要气炸了!

“上官玥!你休要太过分!”

“我不过说两句实话,怎么就过分了?”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

“刚才那些话,不是南家主你亲口说的吗?南家的诸位,你们应该也都听到了吧?”

南家众人一片死寂,也是难堪万分!

他们想不明白,分明是他们来讨伐楚流玥等人的,怎么到头来,被质问的,成了他们?

南一繁深吸口气,终于缓过神来

“你!你!不管怎么说,我儿南禹行,还有南家的四位长老,都是死在这!你们敢说,这些事情,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今天,你们必须给我南家一个说法!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楚流玥奇怪问道

“南家主何曾对我客气过?“

以前他对容修倒是颇为恭敬客气,但现在也不再那样了。

这话说的,怎么好像以前他对他们多好一样?

南一繁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算是见识到了,这楚流玥的确是生了一张利嘴!

用舌灿莲花来形容她,都不够的!

吵架争辩他是说不过她的了,只给自己找一肚子的气!

“对了,既然南家主提到了,我便也就直接说了。其实就算这次你们不来,我们也是打算找机会上门拜访的。”

楚流玥扬了扬下巴,

“因为我们也正巧想找南家,要一个说法。”

南一繁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

本来是他们来桃花坞要说法的,她不但不给,反而还反咬一口?

“你说什么?”

南一繁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楚流玥勾了勾唇角,眼角眉梢,却是带着几分冷意。

“我说,南家主你趁着我们离开云天阙,只带着寥寥几人来桃花坞的时机,趁机派人前来,对我们进行绞杀,失败之后,又鼓动南家众人前来对我们进行声讨这笔账,咱们该怎么算上一算?”

她故意放慢了语速。

字字句句,清清楚楚!

在场之人,莫不变了脸色!

楚流玥这一句话,蕴含了太多的信息量!

南一繁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锤了一下!

他当即条件反射的厉声喝道

“你信口雌黄!“

“是我信口雌黄,还是南家主心怀鬼胎今日大家都在这,还不是一查就知?”

楚流玥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唇边带着笑,脸上却晕染开几分讥讽,几分不耐。

不得不说,南一繁这一系列的做法,实在是将她恶心坏了。

之前那些暂且不提,单单就为了救南禹行,选择将南漪漪杀死这件事,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得出的事儿!

后来,他又默许南禹行带着骆衍等人前来杀害她和容修,想要洗刷一番自己心中的愧疚,失败之后,又将这一切罪过,都推到旁人身上

楚流玥叹为观止。

他竟还真的有脸带着南家这么多人来桃花坞,说要为自己的儿子,和南家那些死伤的长老讨个说法?

她拍了拍手。

“岑一,将骆衍等人带过来。”

“是。”

岑一俯首,转身离开。

易文涛皱了皱眉,心头生出几分警惕!

这个岑一,之前是一直跟在容修和楚流玥身后的。

但是,直到他开口之前,就那么站在那,竟然没有半分存在感,简直如透明人一般!

就连他,刚才也没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存在!

这是楚流玥的手下?

察觉到这视线,楚流玥目光微转。

易文涛刚刚将眼神收回。

楚流玥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他一眼。

南一繁这样的人,不足为虑。

相较而言,似乎还是易家更难对付。

这个易文涛,表面看着温和无害,十分儒雅。

然而,能做到如今这位置的,又怎么会有简单人物?

更不用说,他还选择了和南家联手!

楚流玥的眼神,随后又落在了易文涛之后的两人身上,颇为玩味的笑了笑。

易家那边,竟是还有两位熟人呢。

易文琢,以及,君九卿!

她早知道易文琢出身不错,但以前一直不知,竟是这个易家。

而君九卿看样子,现在也已经算是易家的人了?

“副院长,上次一见,还没来得及好好跟您打个招呼。没想到,会在这见到您啊。”

楚流玥说道,话语之中,带着几分揶揄和讽刺。

来者不善。

易文琢现在已经全然不顾颜面,直接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