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声音纷起,看起来,似乎所有人都在为这件事愤怒恼恨,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前往桃花坞报仇。

然而,当真如此么?

南一繁垂下眼睛,遮去了眼底的一丝冷笑。

他太清楚这些人的德行了。

表面看起来,一个个同仇敌忾,但实际上,指不定有些人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南漪漪死了,影响不是特别大。

但是,南禹行也死了!

这下,南一繁这一脉,就再没有合适的人选,能够成为南家的继承人!

南家看似一团和气,然,几脉之间竞争激烈。

前些年,不过是因为南禹行天赋出众,加上南一繁强势,才稳住局面。

而现在不同了。

南禹行死了,南一繁又肉眼可见的憔悴。

巨大的悲痛,几乎令他崩溃。

他根本已经分不出那么多的心神,去管其他事情。

但他也不想管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将他击垮。

众人只当他是因为痛失两个心爱的孩子而悲痛,谁又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折磨?

他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甚至亲自将南漪漪送上绝路,死无完尸,换来了南禹行的一条命。

结果呢?

没多久,就死在了桃花坞!

南一繁知道,下面的这些人,不少都心怀鬼胎。

但他已经懒得理会。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报仇!

他必定——要让容修和楚流玥,血债血偿!

反正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何必再对他们那般忌惮?

他点点头

“那这一次,我南家的血债和声誉,就全仰仗诸位了!”

议事的人很快各自散去。

偌大的房间之内,只剩下了南一繁一人。

南和田走了过来。

”家主,夜深了,您已经几天几夜没有闭眼了,还是先去休息休息吧。“

他颇为担忧的说道。

之前,南一繁连夜赶去了易家,派他在这里留守。

他本以为他会在那边待上几天,结果竟是很快就回来了。

算一算时间,南一繁几乎只是在易家待了几个时辰。

回来之后,他更是连口气都没来得及喘,就将族中众人召唤过来,进行了这一次的商讨,决定讨伐桃花坞!

就算是铁人,也禁不住这样连轴转的折腾啊!

南一繁摇摇头。

“我睡不着。”

他一闭上眼睛,满脑子就会浮现南漪漪死前的模样,还有南禹行的脸。

这些画面不断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如利刃一次次的刺入他的心窝,鲜血淋漓。

他怎么能睡得着?

南和田叹了口气。

他跟着南一繁很多年了,对他最为了解。

这次的事情,南一繁虽然没有明确的跟他提过,但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南和田停顿片刻,宽慰道

“家主放心,虽然那位不好惹,但这次既然易家肯帮忙,那咱们的胜算,还是不小的”

南一繁忽然扯了扯嘴角,表情有些僵硬,却又讽刺。

是啊,不好惹!

南家人这次死的死,伤的伤。

几位尊神强者联手,竟然也全军覆没。

直到现在,连一个逃出来的人都没有,甚至半点消息也没能递回来。

可以想到,骆衍他们现在在桃花坞,是怎样的境地!

这!

就是容修给他的警告!

如果是以前,他是不会这么想不开,和容修硬扛的。

但如今,他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事已至此,即便是我们不动手,他也不会放过我们。“

南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南一繁其实是对容修非常忌惮的。

在他们看来,容修,虽然有些名气,但也就是云天阙的圣子罢了。

一流世家,他们没什么好怕的。

南一繁故意没有说那么多。

因为他们知道的越多,肯定顾虑越多。

南和田眉头皱得更紧。

他心里其实也很担忧。

可就像南一繁所言,他们如今已经没有退路。

“也不知骆衍几人情况如何“

南一繁眉头拧起。

这其实也是他颇为担心的一点。

如果骆衍等人被策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那到时候,对他们就很不利了。

如果南家众人知道真相肯定不会对他善罢甘休。

到时候,他的处境只怕更是艰难。

非但仇报不了,连自己也会搭进去。

除此之外,他还担心流云飞图。

南禹行死了。

那东西八成是落在了容修和楚流玥的手里!

一想到这,南一繁更是难受。

“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他挥了挥手。

南和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看南一繁一脸疲惫憔悴的样子,终于还是俯首

“是。”

他退后几步,悄然离开。

南一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而今,只能希望一切顺利了。

桃花坞。

玥府。

清凉如水的月光,从窗户流淌而入。

楚流玥正独自立在房间之中。

她的身前,黑色盾牌静静悬浮。

经历过之前的洗礼,上面的铁锈已经完全剥落,露出光洁崭新的真容。

复杂神秘的铭文镌刻其上,透着某种苍茫遥远的远古气息。

它依旧呈现暗哑黑沉的颜色,但看起来更加深沉厚重了些。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

但楚流玥的确能感觉到巨大的不同。

那些幽蓝色的薄晶,融入其上之后,就迅速隐匿。

此时再看,除了那密密麻麻的繁复秘文,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楚流玥盯着那秘文,看了许久。

周围一片寂静,她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那双清亮璀璨眼眸深处,似有波澜涌动。

良久,她伸出手,缓缓从那黑色盾牌上拂过。

一股难言的悸动,从中传来。

“浑天盾”

她低声喃喃着。

似是受到了某种感应,面前的黑色盾牌上,那些铭文之下,又有莹光闪现。

楚流玥唇瓣抿起。

当日,在最后一片幽蓝色的薄晶,完美嵌合在这上面之后,她的脑海中,就浮现了这个名字。

这东西已经跟随了她数年,直到那时,她才知晓它的真正名字。

她看过无数古籍,但却从未听过这个名号。

但这并不是楚流玥最在意的。

此时,令她心情复杂的,还是这上面的铭文。

因为

当她完全看到这铭文,才发现——她先前的那一本笔记,用的也是这种文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