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难掩震惊。

她是听过流云飞图的名号的。

在赫赫有名的十大圣器之中,流云飞图其实是非常不起眼的那一个。

因为它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几乎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传送阵。

除了能在关键时刻把人送走,救人一命,大多数时间,它都是没什么作用的。

而且就连这一点,也未必次次都能完成。

骆衍他们之前不就失败了?

因为桃花坞结界崩塌,流云飞图又受到了楚流玥这边的干扰,最后硬是又把他们截下来了。

这么看来,流云飞图这十大圣器的名号,担的实在是有些虚。

楚流玥将它从骆衍那拿过来,其实就是出于“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宝贝”的原则。

外带还有几分好奇。

要说对这东西有什么期待...

真没有。

楚流玥自己已经有了天方圣鼎,而这个是十大圣器中名气最高的一个。

所以她再看其他的,其实也就那样了。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

原来流云飞图里面,竟是还藏着这样的秘密!

这么多的高级玄阵,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要知道,调动这些玄阵,只需要注入一道原力!

一位大玄王师累死累活,费尽心思勾勒出一道玄阵,或许还不及在这流云飞图上,这么轻轻一点!

这简直是根本性的碾压!

这是真真正正的至宝!

即便是见过无数宝物的楚流玥,此时也有点懵了。

这流云飞图,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

容修难得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兀自欣赏了好一会儿,心里又喜欢的紧,忍了又忍,才克制住没过去把人拉回来。

“流云飞图能列入十大圣器,自然是有理由的。”

他唇边噙了笑意,似是又在眉眼之间晕染开来,揉开几分暧昧春色。

楚流玥回头看他:

“...你早知道?“

容修失笑摇头。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流云飞图。不过,我倒是的确早就知道,南一繁对这东西十分看重。如今总算明了,原是这个缘由。”

楚流玥的手在流云飞图上轻轻拂过。

那三个玄阵,又很快飞回。

看起来和最开始的模样,并无区别。

楚流玥心里的波澜,却是久久未能平息。

她是玄师。

她太清楚这样的一件宝物,拥有着怎样惊人的战斗力了!

说是以一敌万,都毫不夸张!

“是啊,南家那般高傲,能让他们看得入眼的东西,怎么会是凡物...也是,只有这么多的玄阵共同存在,才能有着那样强大的,能随时碎裂空间的力量。”

楚流玥轻轻吐出一口气,

“但这流云飞图如此厉害,之前骆衍他们怎么没用?”

容修略作停顿。

“流云飞图是南家的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最开始应该是南一繁给了南禹行,让他以防万一用的。不过后来或许是骆衍说了什么,又或者是做了什么,将这流云飞图,弄到了自己手里。只可惜他并不知道这流云飞图真正的用处,就这样浪费了一次逃生的机会。”

若他当时能动用这些玄阵,就算桃花坞的结界崩塌了,他们应该不会被楚流玥的力量阻拦下来,进而顺利离开了。

楚流玥赞同的点点头。

她拿到这东西的时候,上面的禁制,的确没有骆衍的气息。

“这一次,南家损失如此惨重,南一繁应该不会毫无反应。”

楚流玥盯着流云飞图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将它收了起来。

“只是不知道,这次他们打算做什么?”

南一繁肯定是早就收到消息,知道这边都发生了什么了。

然而直到现在,他们还没什么动静。

这着实不太正常。

容修笑了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他的腔调带着几分散漫,眉眼舒展,好似并不觉得这会造成什么威胁。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她有些好奇,容修手里,到底握着南一繁的什么把柄了...

“对了,黑魔窟那边,怎么也一直没消息?”

楚流玥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奇怪的问道。

那一天,她已经清清楚楚的看到,墨昀的眉心,浮现的是黑魔窟的图腾。

整个墨剑门,应该就是黑魔窟的势力。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暗中派遣了一些人,在桃花坞建造起了一个所谓的墨剑门。

一方面不断吸收各种修炼天才,一方面又在觊觎桃花坞山下的这些珍宝。

后者,楚流玥尚能理解。

他们想争夺的,应该就是那些幽蓝色的薄晶。

只是他们想不到,忙活一场,最后却是被她给截胡了。

但前一个,楚流玥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黑魔窟暗中吸纳笼络那么多修炼者做什么?天赋好的他们留下,一般的他们就直接斩杀...他们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一想到之前看到的种种场景,楚流玥就觉得不寒而栗。

这几年,黑魔窟看似避世,但实际上,暗地里的各种动作,却是一点没少!

容修忽然道:

“你还记得当初你得到那盾牌的情景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