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确是在打流云飞图的主意。

开玩笑!

位列十大圣器的宝物,谁不想要?

虽然那天她忙着应付灭神劫,但还是注意到了这东西的。

现在,骆衍都落到他们手里了,流云飞图自然也要上交。

骆衍一时没有动作。

楚流玥挑了挑眉。

“怎么,不舍得?”

骆衍深吸口气。

都这个时候了,谈何舍得不舍得?

他将一卷赤色卷轴取出,递了过来。

楚流玥手中飞出一道赤金色火焰,幻化为藤条,越过结界,将之缠住,拉了过来。

骆衍最后看了那流云飞图一眼。

原本他还想着,凑到机会逃离这里。

但听完容修和楚流玥的那些话之后,他便是彻底绝了这份心思了。

无论是出去,还是留下,对他而言,最好的结果就是立刻死去。

楚流玥将流云飞图拿在手中,掂了掂,很是轻盈。

十大圣器之一的流云飞图,南家的镇宅之宝...

居然就这样轻松的落在了她的手里。

楚流玥唇角微挑,又问了骆衍一些问题。

大多是和南家有关的。

骆衍回答了大部分。

他已经心如死灰。

他怨恨楚流玥和容修,如果没有在神墟界遇到她们,南漪漪绝对不会走上后来的路。

他也憎恶南一繁,为了南禹行,为了那家主之位,他竟是对南漪漪也下得了手!

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

他要他们双方,杀个你死我活!

......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楚流玥和容修从地牢中离开。

骆衍没有求死,尽管他的确很想死。

但他还想看看这些事情最后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于是最后,他还是跟之前一样,沉默的坐在了那里,一片静默。

在外看守的燕青听到脚步声,立刻迎上来。

“殿下,王妃。”

看楚流玥脸上噙着几分笑,燕青瞬间明白,一切应该都很顺利。

他心中生出几分敬佩。

之前他用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让骆衍开口,殿下和王妃一去,就问出来了。

走出去之后,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看来回头得再加派点人手了。“

她可不想这几个人死的那么快。

容修赞同的点点头,不过没说要帮忙。

这里是玥府,一切还是以她为主。

何况现在玥府中能用的人不少,着实轮不到他来。

“你很想留下骆衍的命?”

他笑问道。

楚流玥点头。

“那是当然。虽然南弘阳也可以当证人,但显然没有骆衍来的更有说服力。何况...他刚才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看咱们和南家闹起来吗?那——我就给他这个机会,也算,圆他一个梦。”

楚流玥语调轻快。

骆衍在想什么,她一清二楚。

不过她并不在意。

南禹行和南漪漪都死了,骆衍等人又死的死,伤的伤。

更不用说,那流云飞图也落在了她手里。

这一次,南家损失惨重,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容修点点头,似笑非笑。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还有些兴奋?”

楚流玥眨眨眼:

“有吗?那么明显吗?”

她只是听说,南家的宝贝不少呢...

容修握住她的手。

“这边的事儿既然忙完了,玥儿总该分点时间给为夫了。“

说完,便直接拉着人往回走。

燕青忽然想起之前小八揶揄的笑,顿时停下了脚步。

......

楚流玥的确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又得了流云飞图,心情甚好,便任由容修折腾去了。

结果这一闹,又是直接到了晚上。

暮色四合,玥府之中华灯初上。

房间内,楚流玥半靠在容修怀中,一头绸缎般的青丝铺陈开来。

烛火辉映,衬得她越发眉目如画,清丽绝伦。

她从被窝中伸出手,玉藕般的手臂十分纤细,细腻白皙。

锦被滑落几分,便露出她锁骨上的几点红痕。

容修垂眸看了一眼,呼吸微热,又把人往怀里捞了捞。

楚流玥回头,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可惜这一眼,没什么威慑力,反而带着小女儿特有的娇憨与动情,格外勾魂。

容修捉住她的手,有些蠢蠢欲动。

正要翻身,楚流玥立刻道:

“不行!我还有事儿要忙!”

容修轻笑一声,把她的手拉到唇边轻轻吻了吻,声音带着几分低哑。

“什么事儿?”

楚流玥抽回手,连忙找理由:

“那、那流云飞图,我还没好好看看呢!”

本来她就对这东西很好奇,打算回来好好瞧瞧,结果还没来得及,就被容修抓过去了。

容修嗓子里低低的“嗯”了一声,似是噙着笑,又带着点漫不经心,细细的吻过她的手指。

好像那十大圣器之一的流云飞图,还没吻她的手来的更重要。

“你看就是。“

他手臂一揽,让楚流玥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他怀里。

楚流玥也懒得抽回那只手,心念一动,将流云飞图从乾坤戒中取出。

赤色卷轴,长约一丈,两端的柄头雕刻成祥云模样。

看起来像是一幅平平无奇的画卷。

楚流玥另一只手轻轻一甩!

流云飞图,赫然展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