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容修的话,楚流玥也惊讶万分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骆衍是南漪漪生母的亲哥哥?

南漪漪和南禹行的母亲,名为叶蝶,也是南家的当家主母。

听说当年在生下南漪漪之后没多久就去了,所以南一繁格外疼爱这个女儿。

而骆衍,外界一直传闻,他是叶蝶的一位远方亲戚,因为家无亲人,无依无靠,又天赋出众,就被带去了南家,成为了半个南家人。

这些年来,骆衍也确实不负众望,一路顺利修行,突破成为了尊神强者。

再加上叶蝶这一层关系,他在南家地位更是尊贵。

这也是为何他对南禹行和南漪漪都格外照顾。

但楚流玥怎么也没想到,骆衍竟然是叶蝶的亲哥哥?

而且,看骆衍的反应,分明是真的!

想明白这其中的关卡,楚流玥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若是这样的话,那...骆衍喜欢上南漪漪...

难怪他之前怎么都不肯承认!

这种事情若是被世人知晓,那他和南漪漪的名声,就算是彻底毁了!

尽管南漪漪已经死了,可骆衍还活着!

这样的污名,一旦沾上,再想洗掉,可是千难万难!

楚流玥这边兀自震惊着,而牢房之内的骆衍,已经快崩溃了。

容修的那一句话,直接挑断了他脑子里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

巨大的震惊和恐慌涌上心头!

他的确是叶蝶的亲哥哥。

准确来说,是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他是叶蝶父亲的私生子。

这么多年来,他的身份一直被遮掩的很好。

除了父亲和叶蝶,再没有其他人知晓。

尤其是,那两人早已经去了十数年,这个秘密,几乎已经被彻底封印在了岁月的尘埃中,不见天日。

叶蝶对他极好,可惜去的早。

后来他就想好好照顾那两个孩子,尤其是南漪漪,生的和叶蝶实在是很像,他自然也就更疼爱几分。

但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日积月累,这份感情竟是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

他不敢面对,一直深深埋藏,也从未奢想过什么。

他怎么也搞不清楚,容修是怎么知道的!

骆衍所有的镇定和从容,在此刻全都消散!

他神色疯狂的看着容修,像是恨不得将他凌迟。

可惜这种攻势,对于容修而言,没有半分作用。

他神色如常,清隽妖孽的面容,在昏暗的灯火下,半明半暗。

看在骆衍的眼中,几乎如同从地狱而来的杀神。

“若南一繁知晓这些,应该...也容不下你的吧?”

他轻声说着,又挑眉笑了一声,

“哦,也不一定。毕竟,南漪漪是死在了他的手上,再怎么说,他才是最对不起南漪漪的那个人,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你?”

昏暗逼仄的牢房之内,一片死寂。

楚流玥耳中只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声。

骆衍一手撑着墙壁,另一只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胸膛,微微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气。

各种难闻的几乎令人窒息的味道疯狂灌入鼻腔,他却已经毫无所觉。

容修的话,像是锋利无比的剑刃,撕开了他用来麻痹自己的最后一层伪装。

南一繁...

当真是他!

是啊,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他是这两人的亲生父亲,南禹行恢复的那段时间,一直是他陪伴左右。

如果不是他做的,他肯定早就察觉到不对了!

但他什么都没做。

粉饰太平,漫天过海!

巨大的痛苦涌来,如朝浪般将骆衍彻底淹没!

......

楚流玥也是拧起了眉头。

她之前也曾猜想过,会不会是南一繁动的手。

但始终不敢确定。

毕竟,那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他从小宠到大的掌上明珠。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南一繁在看到南漪漪受伤之后,那满脸的愤怒与心疼。

那不是装出来的。

也正因如此,他做出这件事,才更令人不敢置信。

手心手背,他怎么狠得下心?

楚流玥抿了抿唇。

容修既然这么说了,应该就是肯定了。

甚至...他很有可能,已经知道是谁下的手。

剥夺一个人的原脉,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体内,是非常复杂、且消耗能量的一件事。

南一繁不是天医,绝不是他亲手做的。

实际上,放眼整个神墟界,有这个能耐的,应该也不多。

良久,骆衍才终于直起身来。

楚流玥注意到,他扶着墙的手,因为用力,已经扣的血肉模糊。

”你们想问什么,又想让我做什么?”

骆衍缓缓问道。

他的脸色一片灰败,像是瞬间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整个人都颓丧了下来,如行尸走肉一般。

事已至此,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

容修与楚流玥对视一眼。

楚流玥轻轻颔首,旋即上前一步,问道:

“这一次,是南一繁授意你们前来暗杀我们的?”

骆衍点点头。

之前他一直不说,是因为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

但容修的话,彻底击碎了这一切。

南家?

南一繁?

都是戕害南漪漪的罪魁祸首!

而他那死死隐藏的心思,如今也已经被人察觉。

他还有什么继续遮遮掩掩的必要?

他不想活了,那些人...也全都应该跟着陪葬!

一丝疯狂,逐渐从骆衍的眼底涌出。

“南一繁自己应该没有这个本事。你可知道他请谁出的手?“

楚流玥试探性的问道。

骆衍闭上眼。

“不知。”

他当初是陪着南漪漪一起去了云天阙,被拒之门外之后,他好不容易说服南漪漪回去。

但两人在云天阙外不远处的一座山上遇袭了。

他当时也陷入昏迷,再次醒来,就在南家了。

也是那个时候,他听说南漪漪死了。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楚流玥没有再问。

看样子,骆衍是真的不知道了。

不过他既然肯承认,这一次是南一繁指使的他们,已经足够了。

那么机密的事,想也知道,南一繁不会轻易跟任何人说。

楚流玥伸出手:

“那个东西,现在留在你手里,也没什么用了,不如给我?”

骆衍先是一愣,旋即才明白楚流玥的意思。

她这是在要流云飞图!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