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长老闻言一惊:

“家主的意思是...现在?“

南一繁点了点头。

“可...”

这会儿已经入夜了啊!

长老的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因为南一繁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不过是一天的功夫,南一繁看上去竟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

凑着清浅的月光,长老甚至看到他鬓边一下子花白的头发。

那张原本总是意气风发的容颜,此时只剩下满满的憔悴。

尽管光线很暗,但长老还是看到了南一繁那布满血丝的双眼。

撞上南一繁视线的一瞬间,他瞬间哑然。

剩下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苍凉、脆弱、悔恨、怨怼...

好像所有负面的情绪,通通汇聚了起来。

一股沉重压抑的气息,从南一繁的身上扩散开来。

几乎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立刻。”

南一繁说道。

长老心头猛地一跳,直觉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还从未见过家主这般模样...

难道是大少爷他们——

他连忙垂下了头,低声应道:

“是!有属下在,一切敬请家主放心!”

南一繁点了点头,而后抬脚从他身边走过。

一股凛冽的杀意,若隐若现。

长老心惊肉跳,等回过神,想要回头再说两句的时候,却发现南一繁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

被留在原地的长老眉头拧紧,心脏快速的跳动着,好像被什么紧紧攥住。

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南漪漪死的时候,家主虽然很伤心,却也没到这般地步。

发生了什么,简直是不言而喻!

良久,他才终于一声长叹:

“...只怕这神墟界...又要乱了...”

......

南一繁速度很快。

他用了一夜的时间,来到了梅河郡。

这里是易家的地盘。

与南家崇山峻岭的地形不同,梅河郡是一片广袤无边的平原。

苍翠的大地之上,一条宽敞清澈的河流,蜿蜒而过。

河畔,是蜿蜒盛放的梅花。

在这梅林之后,立着一座大气奢华的城池。

城门之上,悬着金字牌匾“梅河郡”。

有身着劲装的侍卫在城门看守。

南一繁抵达这里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城门处几乎无人往来。

所以当他的身影出现,立刻引起了侍卫们的注意。

“来者何人!?”

侍卫们当即警戒起来,刀横身前。

梅河郡是易家的地盘,平日里只有易家的人进出。

大早上的,忽然有人过来,的确令人生疑。

南一繁直接亮出身份:

“去通知你们家主,南家南一繁,前来拜访。“

......

“南一繁?好端端的,他怎么来了?“

易府,易家家主易文涛听到这话,惊讶的从书中抬起头。

“他带了多少人?”

“南家主并未带人随行,是孤身前来的。而且...行色匆匆,似是有要紧事。“

来报的侍卫恭恭敬敬的问道:

“那...家主,您见,还是不见?“

“自然要见。”

易文涛站起身,将书合上,放在了一旁。

他个子很高,看起来不过三十六七岁,五官俊秀,风度翩翩。

一身石青色长衫,更衬得他文雅如一介书生。

任谁看到,也很难想象他就是易家的现任家主。

神墟界中,有关易文涛的传闻很少。

在众人的想象中,易文涛应该是凶悍狠辣的。

似乎只有那样,才能镇得住整个易家。

但实际上,他和大多数人幻想中的模样,大相径庭。

“请南家主到会客厅。我稍后就来。“

“是。”

侍卫得了命令,很快退下。

易文涛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眉心微动。

南家和易家之间的往来并不多。

而且他对南一繁也有些了解。

这个人生性骄傲。

如今忽然亲自上门,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易文涛心里有些打鼓。

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竟能让南一繁撇下面子,亲自前来。

他想了一会儿,没有答案,终于还是决定先去会会南一繁。

“你在这安心修炼,不会有人来打扰。”

他忽然回头,交代了一句。

花梨木底座的八扇屏风之后,隐约映出一道身影。

“是。”

声色低沉,带着些微的嘶哑,却又噙着几分慵懒散漫。

易文涛点点头在,这才走了出去,并且亲自落锁。

叮嘱下人好好看守这里以后,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

南一繁被引入会客厅之后不久,易文涛就来了。

“哈哈,南兄,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易文涛走进来,笑容殷切。

南一繁抬头。

二人对视片刻,无声的交锋。

易文涛眼底划过一抹诧异。

印象中的南一繁,总是意气风发,骄傲非常的。

可这次一见,却是肉眼可见的憔悴,两鬓头发都染上了几许白霜。

他这是...经历了什么?

正当易文涛心中猜测的时候,南一繁已经直接开了口:

“南某前来,自然是有一件要事,想与易兄相商。”

说完,他停顿片刻。

易文涛很快反应过来,挥挥手,屏退了下人。

“你们都先下去。”

“家主——”

随行的心腹有些犹豫。

南一繁这样子,看起来着实不太好。

他要是万一发起疯来做点什么...

“下去。”

易文涛的声音冷了三分。

这里是易家!

南一繁敢孤身前来,难道他连和他单独对话的胆子都没有?

这不是让人看笑话?

下面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不敢多言,连忙退下了。

临走的时候,还悉心将门关好。

在这里,没人敢偷听。

他走过去,坐在了南一繁的对面,神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温和平静。

“南兄有话,直言便是。“

南一繁盯着他。

“我这次来,是与你联盟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