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重的血腥气息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数道力量汇聚!

紧接着,天色忽然暗沉了下来!

无数乌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原本还算清朗的天空,顿时一片阴沉!

狂风大作,呼啸不止。

轰隆!

一道巨大的声响,在堆积的云层之后炸开!

如银蛇般的天雷,若隐若现,快速游走!

容修抬头看了一眼,凤眸微眯。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引动天雷,可见威势之大...

十三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睁大了眼睛,扭头看向岑一。

“大哥,这不是——”

这不是和他渡望神劫那天感受到的气息,几乎完全一样的吗?

当时他虽然在忙着突破,但对周围的情况也还是有所关注的。

那一日,除了他自己引动了数道天雷之外,不远处的墨剑门等人,也引来了许多天雷,造成了极大的动静。

他当时隐隐觉得双方召唤来的天雷有些不同,却没来得及分辨,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但现在再次看到这场景,他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这和那天的阵仗,如出一辙!

岑一淡漠狭长的眸子里,飞快的划过一抹冷光。

当天他也在场,而且作为旁观者,看的更加清楚。

他看了十三一眼,轻轻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墨剑门想要引动天雷围攻主子,这份杀心太过浓烈,以至于他们竟是毫不遮掩,直接出手!

......

此时的墨昀,的确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以往那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墨剑门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考核。

每一次,他们都会专门挑选一个隐蔽的地方,并且确保没有外人窥探,才会开始。

如今光天化日,当着这么多双眼睛,直接施展出血祭阵,必然会引起不少人侧目。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眼看楚流玥还打算继续劈山,墨昀实在是不敢保证,若是任由她这样放肆下去,情况会如何发展。

所以如今,只能赌!

只要先将楚流玥解决了,剩下的这些...慢慢来就是!

想到这,墨昀也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左手掌心划破!

鲜血飞出!

一道堪称恐怖的力量,汹涌而出!

跟在他身后的墨剑门众人,自然也是接连动手!

金色的结界两边,无数血色汇聚,各自交汇成奇异的纹路。

正是墨剑门那双剑拱月的图案!

远远看去,就像是容修的结界,将这偌大的血色图案,从中间一分为二!

两边力量夹击,使得结界晃动的更加厉害!

轰隆!

终于,第一道天雷,轰然劈下!

几乎就在同时,那剧烈震荡的金色结界,也猛的碎裂开来!

砰!

一时间,流光四散!

狂暴的能量四处冲击而去!

两边的血色图案,开始朝着中间汇聚而来!

......

此时,刚刚抵达又一座山峰的楚流玥,也察觉到了这动静。

她抬头看去,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还真是没完没了...”

墨剑门的人这是终于反应过来,打算彻底和她撕破脸了?

“上官玥!现在所有人都要你的命!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

南禹行抬头看了一眼,当意识到墨剑门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也是为了斩杀楚流玥的时候,不由十分解恨。

楚流玥瞥了他一眼。

“手下败将,还有心情在这叫嚣?我要是你,输给比自己足足低了一阶的修炼者,怕不是要蒙羞而死。”

南禹行的脸色登时涨成猪肝色。

”你!“

“还有,之前你原脉尽断,按理说是不可能完全恢复的。而你,不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彻底痊愈,而且还顺带突破成为了尊神...南禹行,难道你自己就没想过,这情况有多诡异么?“

楚流玥的质问,在南禹行听来,简直如同笑话一般。

“哈!我能恢复,自然是因为我福大命大!又有高人相助!当然,这样的人物,像你这样出身低贱之人,自然是没有资格见到,甚至连听都没听过的!”

楚流玥嘴角勾了勾,对他这一番贬损不以为意。

“我的确是没有见过这等高人。不过...身为天医,我倒是听过一种法子,能迅速让一个残废之人,变成天才。不知你可有兴趣一听?“

原本,南禹行是不想和楚流玥说那么多废话的。

但她脸上那莫名的笑容,却是令他心中有些莫名的发颤。

“谁要听你的胡言乱语!”

他冷声斥道。

楚流玥却是对他的态度不慎在意,挑了挑眉,忽然道:

“南禹行,不瞒你说。从刚才你和我交手,我就觉得,你身上的气息...很是熟悉呢。“

南禹行冷笑。

”你我在神墟界中早已经有过往来,你会觉得熟悉,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楚流玥笑了笑。

“我说的熟悉,当然不是指你的气息。”

南禹行的心脏猛地一跳!

楚流玥继续问道:

“南禹行,难道你真的没有半点感觉么?你这原脉...分明与你以前的原脉,有着极大的差别。我不相信,你连这个都察觉不出来?”

南禹行的双腿忽然一软,不受控制的退后一步。

他的脸色也变得一片惨白。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休要在这妖言惑众!上官玥!你——“

“是我妖言惑众,还是你不肯正视现实...恐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的吧?”

楚流玥打断了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如同锋利的尖刀,狠狠刺入他的心中!

“若是没记错,南漪漪虽然舌头被割了,但体内的原脉还是完整的...若是将之取出,放入另一个人的体内,进行融合,倒也不算是浪费——“

楚流玥每多说一个字,南禹行的脸色就白一分。

他的唇瓣颤抖着,嘴里喃喃着否认。

但他心里,却也不受控制的涌上了无数猜测。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到底是如何恢复的原脉。

但是父亲只说是请了一位高人帮忙,他也就坚信不疑了。

实际上...

他心里当真没有半分怀疑么?

当然是有的!

只是那个猜测太过可怕,他完全不敢往那边去想!

他只念叨着要为南漪漪报仇,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那躁动不安的心,稍微平复一些。

而此时,楚流玥的一番话,终于揭开了最后一层纱!

“南禹行,自己妹妹的原脉,用着可是顺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