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那么聪明的人,若非是亲近至极的人,怎么会中了圈套,以至于最后决绝赴死!“

上官婉疯狂的笑了起来,因为愤怒和怨恨,五官扭曲的可怕,双眼猩红狠厉如恶鬼。

“别忘了,她死前受的那些罪,可都少不了你的那一份!”

尖利的声音划破长空,令所有人都心中发寒。

话音落下,场上的每个人,都是满脸的惊骇之色。

上官婉...刚才说什么?

她说,当年是江羽丞亲手害了帝姬!

甚至为此筹谋了三年之久!

而帝姬,根本不是所谓的练功走火入魔死的,而是被他们逼到了绝路,最终选择自裁!

短短几句话,却揭开了一个惊天秘密!

哪怕是之前已经猜测到是江羽丞他们害了帝姬的尉迟松等人,听到这话也是满心震惊!

上官宥胸口忽然一阵绞痛,脚步踉跄了一下。

宇文崴和简风迟立刻上前扶住了他。

“陛下,您...您要保重啊!”

宇文崴想要多劝两句,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说了。

帝姬一直是陛下最为疼爱的孩子,从小到大,陛下不知在帝姬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

平日里,哪怕是帝姬受点小伤,他都总是心疼的不得了。

无论是及笄的成年礼,还是大朝会,亦或是后来的大婚...

所有和帝姬有关的一切,陛下都总是要求给她最好的。

而那个被他捧在手心,生怕受一点委屈的孩子,如今,竟是被人如此筹谋算计至死!

他如何能受得了?

简风迟在一侧看着,脸上的笑容也早已淡去。

就连当初得知是上官婉他们害了自己的时候,陛下也从未露出过如此神色。

可见上官玥的死,对他打击有多大。

“陛下...”

上官宥摆摆手,缓缓挣脱了二人的搀扶,但整个人却像是瞬间老了许多,脸上似蒙了一层灰色一般。

他看向上官婉和江羽丞,压抑着心中巨大的悲恸和愤怒,一字一句问道:

“朕只问,玥儿她...可曾有半点对不起你们的地方?你们竟是要如此害她!“

只要一想到,当年玥儿被人暗算,最后却发现害自己的人不是旁人,而是她最为亲近信任的两个人...

他就心疼的无以复加!

时至今日,说起来不过是两句话的事情罢了,可这里面,掩藏了玥儿经受过的多少苦痛!埋葬了她承受的多少折磨!

这些人,即便是死一万次,也难以洗刷犯下的罪!

上官玥听到这话,那根敏感的神经再次被刺痛!

她尖声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说来说去,所有人都只会重复这一句!好像是我多么对不起她一样!可她的那些,不过是对我的施舍罢了!谁又稀罕!?“

“父皇,我也是你的女儿,可是从小到大,你可曾正眼看过我?!我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我在宫中受尽欺凌的时候,你又可曾想起过还有我这样一个女儿!你的眼里,从来都只有那上官玥一个人!”

上官婉声音颤抖,似乎要将这么多年的积怨,一并发泄出来!

“她只要招招手,想要什么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华丽宽敞的宫殿,高高在上的地位!甚至,连我喜欢多年的男人,她也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轻易夺走!我有什么?!如果我不去讨好她,不去依靠她,我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这种需要仰人鼻息的卑贱日子,她已经过够了!

所以,华阳殿她要抢,帝位她要抢,就连江羽丞——她也要抢!

上官宥看着如同发癫一般的上官婉,面容冷肃,眸光沉痛。

“即便是朕忽视了你,你来找朕就是!又为何要将这一切,全部算在玥儿的头上!你说那是施舍,你若是不想要,尽管说就是!可你一方面享受着她对你的好,一方面又嫉妒怨恨着她!她又何错之有!?“

说到底,她就是因为对上官玥充满嫉恨,所以看不得她好,千方百计的要害她罢了!

做下了这么多错事,最后还要将原因归咎于被她背叛伤害的上官玥身上,当真是无理至极!

上官婉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胸膛剧烈的起伏,片刻后,又忽然一笑。

“看,到了这个时候,你想的还是她。可惜——她已经死了!彻底的死了!哈!“

任凭这些人伤心欲绝,那上官玥也再不可能活过来了!

就算是今日一切败露,曾经发生的一切,也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她又看向江羽丞,眼中带着一丝疯狂。

“羽丞,我都承认了,你也承认吧!反正那些事情,都是我们一起做的不是吗?你看,那么多人喜欢她,爱护她,即便是她死了这么久了,还有人为她奔走,只为她求一个答案。而我,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喜欢你,你知道吗?只有我!”

说着,她便伸出手,想要去拉江羽丞。

江羽丞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避开了她的手,面无表情道:

“上官婉,你当真疯了。阿玥待你如亲妹,你却如此待她!是我看错了你!“

上官婉一怔,这才发觉他竟然还不肯承认,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又自嘲一笑。

“...我真是蠢...竟然会相信你...你念了她十年,最后不也是毫不犹豫的对她下手了吗?我又算什么。”

江羽丞这个人,对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女子,都能下得了手。

何况其他人呢?

她上官婉,其实也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

回想这几年的一切,简直像是个笑话!

江羽丞冲着上官宥双手抱拳,道:

“陛下,我知道我的这些解释很苍白无力,但是这些事,我确实不知——”

“江羽丞,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还是不肯承认,是么?”

楚流玥忽然开口问道。

江羽丞一顿,直直看向她。

“不是我做的,为何要承认?上官婉如今神志不清,她说的话,不足为信。”

“哦?”

楚流玥忽然笑了一声。

“她的话不可信,那么...我的呢?“

江羽丞一懵。

紧接着,便看到楚流玥忽然上前一步,眸中似有烈焰燃烧而起!

唰——

天令权杖高高举起,随后落下,龙目辉光,直指前方,威严大盛!

“忘了自我介绍。”

“本宫——上官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