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风迟甩了甩手中的面具,笑的一派风流。

“说起来,本公子可是也照顾了陛下好一段时间呢。虽然是顶了左明希大人的名头,不过...这也是为了陛下好。相信在场的诸位都对陛下忠心耿耿,肯定也不会介意的吧?“

这帽子太大,谁也不敢说个”不“字。

他能站在陛下的身边,随同陛下一同从朗坤殿之中走出来,就证明陛下对他信任至极!

哪儿还轮得到旁人多嘴?

“其实这事儿啊,还得从三公主说起。”

简风迟笑吟吟的开口。

“本公子还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用左大人的身份进宫的时候,正巧遇上三公主。不知三公主可还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

上官婉脸色惨白。

她连简风迟什么时候冒充成了左明希都不知道,又怎么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可是...她一向非常相信左明希,有关父皇的事情,的确是没有对他隐瞒过什么...

“当时,三公主对陛下迟迟不醒十分担忧,便让‘我’,再减轻用药,务必想办法让陛下醒来。”

简风迟由衷赞叹的鼓掌。

啪。

啪。

啪。

“三公主一片孝心,当真天地可鉴!为了能让陛下再次清醒,甚至都舍得不给陛下用那些药了。单单是这一点,在场的,应该就无人能比得上了吧?嗯?”

简风迟的话,像是利剑,直接刺破了上官婉虚伪的外衣!

她强壮镇定的表情,终于龟裂!

“本、本宫没有...”

她下意识的反驳,但神色惊慌,脚步虚浮,分明是被说中了!

上官婉终于按捺不住,冲着身旁的左明希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左明希,亏得本宫如此信任你!你竟然敢如此欺瞒背叛本宫!“

若非是他和简风迟联手,又怎么会闹成这等局面!

“你、我...微臣什么都不知道啊!”

左明希想说点什么,却又一阵心虚,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的确是不知道简风迟一直在偷偷冒用他的名号进宫,可也不是全无察觉。

这段时间,他偶尔会觉得自己似乎比以前变得更喜欢睡了,脑子好像也变得糊涂了起来。

尤其是到了他轮值的时候,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他隐隐觉得不对,可却不敢声张,生怕被上官婉他们知道了以后,直接将自己杀了灭口。

可没想到,还是没能瞒住!

甚至在今天闹成了这样!

上官婉心中恨极,可也知道现在说这些是没什么用的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将这些事情甩脱,力证自己青白!

可又哪儿有那么容易!?

她想起自己之前在清风殿之中,仗着父皇一直没有清醒,毫不遮掩的说过许多话。

若那些也全都被父皇知晓了的话...

“哦,对了,还有江羽丞。“

简风迟目光微转,唇角一勾,便扬起一抹邪肆的笑来,眼中满是讽刺。

“后来你也说过类似的话,我可是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江羽丞脸上的表情似乎凝固了一般,眉眼口鼻,全都森冷僵硬的可怕!

他的脑海之中,不断有之前的画面闪过!

怪不得...

怪不得前段时间,他觉得左明希有时候有点怪怪的,原来是因为的确换了人!

刚才看到简风迟陪同陛下一同出来的时候,他心里就十分不安,现在果然爆了!

不管简风迟说的是真是假,他和上官婉都没有办法否认!

——谁让他现在就站在陛下的身边!

简风迟现在说的这些话,显然是已经得到了陛下的允准,甚至...根本就代表着陛下的立场!

“本公子进宫的次数呢,其实也不多。不过,但凡遇到你们两个,那就要说道说道这当年用药的事儿。夏侯大人刚才说的,可不就是这点破事儿么?怎么着,还不肯认?”

这证据都甩到脸上了,还抵死不认的,脸皮可真个厚实!

死寂。

江羽丞和上官婉皆是沉默了下来。

这已经不是否认就能撇清嫌疑的事情了。

毕竟这其中的很多事情,极有可能陛下也是知晓的!

若他早已经醒来,那么...有许多事情,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但就在众人以为,真相已经大白,他们终于要认罪的时候,江羽丞却忽然开了口。

“当年陛下中毒之事,我的确不知。婉儿告诉我,当初是陛下为了调理身体,导致某种药用多了,才会一直昏迷不醒。关于少用药的事情,我们的确也商量了许久,但我不知那是毒。“

听到这番话,上官婉逐渐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江羽丞。

“你、你说什么?”

江羽丞面露歉色。

“抱歉婉儿,之前我被你欺瞒,才会帮你。但现在既然事情已经明了,那么...我就不能再帮你说话了。你自己做了什么,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的。“

楚流玥听得暗暗称奇。

要不是现在这氛围不合适,她都想为江羽丞这辩驳的本事鼓掌叫好了。

什么叫是非颠倒,她今天算是见识了!

眼看着事情败露,他便率先舍弃了上官婉,只求保全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狠辣残酷,倒是他一贯的作风。

上官婉哪儿是他的对手?

果然,听到这番话,上官婉短暂的惊骇之后,也彻底炸了!

“江羽丞!你到底在说什么!你现在是想要将罪名都推到我身上了是不是?!好!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

上官婉上前一步,走到中间,声音尖利:

“刚才夏侯荣说的都不错!一切都是江羽丞指使的!是他对父皇下了手,也是他将十三玥调离!更是他偷偷派人暗袭冲虚阁!他才是这所有事情的主谋!“

江羽丞额头青筋暴起,压着声音冷声道:

“婉儿,你糊涂了!“

上官婉却是不管不顾。

今天她已经丢尽了脸面,本就情绪不稳,再加上简风迟等人这么一刺激,当下就扛不住了。

反正她已经无可抵赖,以后也再难翻身。

别说那帝位和她无缘,便是这三公主的身份,也未必能保全了!

今日之后,是生是死还未可知!

这个时候,江羽丞竟主动背叛了她,那她也没什么情面可留了!

她双眼猩红的瞪着江羽丞,冷笑连连:

“哈!怎么,不肯承认吗?你可别忘了,当初可是你给上官玥下了三年的化元散,最终在大婚前夕对她动手,将她囚禁到了皇室宗祠的!”

------题外话------

后面两更可能稍微晚一点,大约一点半能更完,么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