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垂下眼帘,将烟蒂的情绪掩去,再次抬眼的时候,眼眸如同刚刚浸润了水泽的黑曜石一般清透明亮。

她屈膝行礼,唇瓣动了动:

“多谢...陛下。”

上官宥看着站在下方的女子,不知为何心中忽然一动。

其实之前他在假作昏迷的时候,曾经听到过她的声音。

那时候只觉得这是个聪慧机敏干脆果决的女子,尽管身份不高,却依然能够利用各方条件,反逼上官婉,将劣势转变为优势。

如今一见,才发觉她竟是生的这般模样...

不知怎的,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

他迅速在脑海之中回想了一番,但想来想去,自己的的确确是不曾见过她的。

这将近两年的时间,他基本上都卧病在床,待在清风殿之中,不分日夜。

连宫里的其他人他都很少见,更不用说像楚流玥这样从天幕界之外而来的人了。

大约是因为那眉眼,和玥儿生的太过相似了吧...

想到这,上官宥心里一阵痛楚,看向楚流玥的目光,也更加慈和。

“你为玥儿如此辛苦,该是朕多谢你才是。若非是你今日主动提出要重查当年之事,只怕是有许多人,可能还要逍遥快活好一阵子。”

说到后半句,上官宥的语气已经完全冷了下来。

尽管他并未严声呵斥,但这低沉威严的语气,却充满帝王威压,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朗坤殿前的广场之上,所有人齐齐安静了下来,噤若寒蝉。

“宇文,将那封信给朕一看。”

宇文崴闻言,立刻应了一声,恭敬上前,双手将那封密信呈上。

上官宥将其展开,细细的看了一遍。

夏侯荣垂手而立,额头上不断有冷汗冒出,一颗心疯狂跳动,浑身血液齐齐上涌,似乎要连带着耳膜也要鼓破!

不一会儿,他的后背已经全部湿透!

不过才过了一小段时间,他竟觉得度日如年,煎熬不已!

终于,在这令人几乎窒息的氛围之中,上官宥终于开口。

“朕从未写过这封信。”

一句话清清淡淡,却如惊雷在众人心头炸响!

他没有写过!那就证明这封信,的确是其他人伪造的了!

无人应声。

空气似一寸寸冻结!

上官宥看向夏侯荣。

“这封信上的日期,是七月初三。那一日,朕与夏侯大人在御书房中商谈事宜,但不知为何觉得十分困顿,便先请夏侯大人离开,去了侧间小憩。再醒来...已是今日。”

人群中传来一阵倒抽冷气之声。

不是一直说陛下是因为听说帝姬身死,悲恸万分,一时受了太大的刺激,才重病卧床不起的吗?

怎么听陛下这意思,是从当年的七月三日就昏迷了?

要知道,帝姬死的时候,可是七月初十啊!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听不出这里面的问题?!

当初分明是有人对陛下也下了手,使得他昏迷过去,一觉不醒,同时伪造了这一封假的文书,将十三玥骗离西陵,再趁机暗害帝姬!

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已经不言而喻!

除了当日最方面的夏侯荣,还能有谁!?

“夏侯大人,看来那一日,你并未立刻离开御书房,反而是做了不少手脚啊。“

上官宥居高临下的看着夏侯荣,袖袍轻挥,便将那一封密信扔到了夏侯荣的身前!

“你自己看!这——是不是你写的!”

夏侯荣终于承受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陛下明鉴!微臣是冤枉的!微臣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夏侯荣一边喊冤,一边在心中暗自后悔。

他之所以一直留着这封信,其实是为了当做证据,钳制江羽丞。

他们虽然一起做了不少事情,但心里对彼此都是十分不信任的。

所以,他才留了这东西,有备无患。

可没想到,这封信竟然被楚流玥翻了出来,还被陛下亲自指认!

这下真是跳到河里也洗不清了!

早知今日,当初就应该将这一封密信直接毁掉的!

在这样的凿凿铁证面前,夏侯荣的申辩和哭诉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刚才朕在里面,似乎听到夏侯大人以整个夏侯府起誓,说若是真的背叛了朕,便让整个夏侯府上上下下,全部不得好死...”

夏侯荣猛然一怔,一股强烈的不安,骤然涌上心头!

“陛、陛下——”

“夏侯大人,想不到你对你的同族之人,竟也如此狠心啊...“

上官宥淡淡说着,摇了摇头。

“终究是朕看错了人。”

“陛下!微臣没有!微臣真的没有做对不起您的事情啊!陷害、这一定是有人陷害于微臣!陛下明鉴啊!”

夏侯荣大惊,慌乱跪行向前。

但没等他到达那九层台阶,上官宥便已经开了口。

“夏侯荣犯上作乱,意图谋杀于朕,此为罪一!仿造密旨,欺上瞒下,此为罪二!两罪并罚,着削掉夏侯荣太师之位,贬为奴隶,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另,夏侯近亲三族共同株连!远亲三族,无论男女,尽数发配边疆为奴!终生不得归!”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在大殿之前回荡!

夏侯荣动作猛地一顿,颓然的跪倒在地上,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霎时间消退!

一瞬间,像是体内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一般,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完了...

完了!

这一道判决下来,整个夏侯一族,就此彻底覆灭!

他的妻妾老小,他的亲属族人...

发配边疆为奴,那可是比直接斩首更加可怕!真可谓是生不如死!

“陛下!陛下开恩啊!求您念在夏侯一族忠心百年的份上,放过微臣的妻儿老小吧!“

若是夏侯一族在他手里覆灭了,那么他将会成为整个宗族的罪人!

上官宥看着他,目光深沉。

“夏侯荣,你也知道夏侯一族百年忠诚,皆是败在了你的手上啊!”

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夏侯荣瘫坐在地上,心彻底凉了。

“带下去吧!”

上官宥挥了挥手。

正当旁边的人正要上前的时候,夏侯荣却忽然发了狠一般的回头指向江羽丞,神色狰狞的厉声喝道:

”是他!是他和三公主逼着我这么做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