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

若说之前的各种争执辩驳,都是暗潮涌动,那么上官宥的出现,就彻底的在众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令皇朝谁人不知当今圣上重病昏迷,长达两年的时间都未曾醒来!

有许多人甚至猜测,他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可没想到,他不但醒了,而且是在这个时候出现!

楚流玥闻声,心中一震,下意识的也抬头看去。

尽管之前她已经猜到父皇今日会出现,但...亲眼看到他站在那里,她心中却还是压抑不住的欢喜和激动。

看到那张熟悉的慈和的面容,她的脑海一瞬间全是空白。

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忽然模糊,唯有那一个人,占据了全部视线,越发清晰。

楚流玥张了张嘴,却喊不出话来,只剩下满心的眷恋思念,在这一刻汇聚!

终于...

终于得以再见!

当初她自觉已无生路,而父皇也被他们掌控,才最终决绝选择zìfén身亡。

然而重生之后,她才无意间得知,其实父皇还活着,只是一直在昏迷。

虽然不知上官婉和江羽丞为何一直没有对父皇下杀手,甚至后来开始尝试让父皇清醒过来,但对楚流玥而言,到底是一件幸事。

为此她一直耐心的等待,不知熬过了多少日夜,才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场面似乎静止了一般。

就连尉迟松等人,也都没料到上官宥的忽然出现,全部神色震惊的站在原地。

反应最快的是夏侯荣。

可能是因为之前发了毒誓,又或者是因为被点了名,他比其他人都最先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呆愣愣的仰头看着站在上方的那个男人,嘴唇颤抖:

“陛、陛下?您——您醒了!?“

一句话出,终于惊醒了其他人。

上官宥抬眸,看了一眼天色,半眯着眼睛,神色感慨:

“是啊!朕醒了!怎么,夏侯大人很失望?”

“微臣不敢!”

夏侯荣立刻“噗通”一声跪下!

“陛下醒来,微臣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失望!?”

江羽丞也是神色一整,跪下行礼: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这一动,终于带动了其他人。

殿前广场上的众人,呼啦啦的跪倒一大片!

喊声震天!

”恭贺陛下!陛下万岁!“

上官宥垂眸,看着下方跪着的众人,目光晦涩。

“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依次起身,但有了上官宥在,气氛和之前相比,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大多数人选择了噤声,生怕说错做错了什么,给自己惹来祸端。

但凡是个有脑子的,此时都反应了过来,今天这哪里是要大婚登基的?

这分明是早有人布下了一个大局!只等着好戏上演!

表面看风平浪静,实际上早已经是暗潮汹涌!

江羽丞冲着上官婉看了一眼,提醒道:

“婉儿,陛下醒了,这下你之前的努力,都不算白费了。”

上官婉一愣,迅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神色一变,眼圈就瞬间红了。

“父皇——“

她快步奔上前去,两行清泪顺流而下,看起来似是喜极而泣。

“婉儿见过父皇!父皇,您醒了,实在是太好了!”

说着,她摸向了自己的脸,顾影自怜一般喃喃:

“能看到父皇平安,婉儿这伤...也算是值得了。”

上官宥静静的看了她一眼,但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心疼之色,好像有些无动于衷。

旋即,他淡淡问道:

“看这阵仗,你是打算登基了吗?”

上官婉的哭声顿时像被人强行掐断了一般消失。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连眼泪也顾不得擦,慌忙道:

“不、不是——因为您迟迟没有醒来,所以、所以...”

身为帝王,最忌惮的就是有人觊觎他的位置!

上官婉这显然是犯了大忌!

虽然说起来,天令皇朝不能一直群龙无首,她上位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当着上官宥的面,这话却是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毕竟他还没死呢!

尤其是现在他还醒了!

“您、您是什么时候清醒的,女儿竟是不知,实在是失职了...”

上官婉想努力为自己挽回一点局面。

但这一招对上官宥显然没什么用。

“都是靠左大人的精心照料,朕才能如此顺利的醒来。“

上官婉一愣。

左大人?

就在此时,从上官宥的身后,又走出一个人。

正是左明希!

所有人都蒙了一瞬。

上官婉旁边,也有一个左明希!

这怎么两个——

“你、你是谁!?”

上官婉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站在上面的那个“左明希”忽然轻笑一声。

“喊什么,本公子你们不都认识么?”

说着,他将脸上的面具去掉。

容貌俊朗,眼眸如冰魄般清透,笑的眉眼风流。

却是简风迟!

看到简风迟的一瞬,上官婉如遭雷击!

江羽丞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眼底骤然划过一抹惊色!

难道——

上官宥站在九层台阶之上,目光微转,看向了楚流玥,微微一笑。

“楚姑娘是吧?别担心,朕来做你的人证。”

楚流玥鼻尖一酸,忽然涌出泪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