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荣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楚流玥手中的那一封密信,脸色惨白如鬼,下意识的否认。

“不不可能”

那东西他一直在书房好好的收着,就连夏侯廷安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怎么可能会跑到了楚流玥的手上

“夏侯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江羽丞脸色冰冷的可怕,沉声质问道。

这么重要的东西,夏侯荣竟然让楚流玥拿到了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夏侯荣看了他一眼,心虚不已

“我我不我没有啊我对陛下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是或不是,一看便知。”

楚流玥说着,将那封信递给了宇文崴。

“宇文大人,您对陛下的笔迹十分熟悉,不如亲自看一看,这封信到底有没有问题。”

宇文崴神色一肃,双手接了过去。

这封密信已经被人打开过,但上面残存的金色印泥,很显然是皇室专用。

甚至就连这信封的规格和纸张,也都是严格按照相应标准来的。

懵的看去,还真是和真的一模一样。

他将信封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一封信。

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大意就是边疆有险情,责令十三玥前往处理。

按理说,十三玥是帝姬的私人卫队,是不会听从除了她之外任何人的指令的。

但因为平时帝姬的确会处理很多边疆的事情,加上这封信上,一直在暗示这件事情或许会威胁到帝姬,所以才劝动了十三玥共同前往。

又因当时帝姬大婚在即,不方便离开,十三玥就让她留在西陵,而他们则是独自前往边疆,打算将这事情处理好之后再回来。

后来他们才意识到不对,拼命赶回西陵,但还是晚了一步。

这些人布下了重重陷阱,就是为了将她身边所有可靠的力量全部支开,最后对她动手。

楚流玥千防万防,也想不到会是这两个人密谋杀她哪里防的了

“这信封,这信纸,还有这笔墨和印章,全都是陛下专用之物。但这笔迹,不是陛下亲笔。”

宇文崴眉头紧紧拧起。

“而且这封密信,看起来的确是两年前的东西了。”

宇文一族向来对天令皇朝忠心耿耿。

既然宇文崴都这么说了,那么就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如此一来,这些事情就都说的通了

当年,先是有人仿冒了这样的一封信,将十三玥调离西陵,而后趁着帝姬身边无人,对她暗下杀手最后,还不忘将想要调查此中真相的人全部斩草除根

一系列手段可谓是天衣无缝

如果不是提早就有人谋划好的,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

这是摆明了要将帝姬逼到死路啊

宇文崴脸色凝重,看向楚流玥。

“敢问楚小姐,这封信当真是在夏侯府上找到的吗”

楚流玥笑眯眯道

“这是自然。这天底下,能伪造出这样一封比真的还真的陛下密信的人,似乎不多吧“

除了笔迹,其他的一切都是真的

想也知道,这必定是深得陛下信任之人才能做得到的事

算来算去,夏侯荣贵为三公之一的太师,平日辅佐陛下,与陛下的交流来往是最多的。

他也是最方便最容易做这件事的

这下,便是围观的群臣,看向夏侯荣的脸色也变了。

伪造圣旨,这可是死罪

若是情节严重,极有可能还会株连三族

夏侯荣是疯了不成,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夏侯大人,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宇文崴脸上那温和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厉之色

对于朝堂之上的争权夺利之事,宇文一族向来不掺和。

可若是牵涉到陛下,那这事儿就严重的多,他们必须得追查到底了

夏侯荣心一横,打算咬死了不承认。

“楚流玥,你说这是从我夏侯府找出来的,可有证据谁知道是不是旁人做的,你拿来便诬赖到我头上我夏侯荣,对陛下忠心耿耿,从未做过对不起陛下之事”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

“夏侯大人既然如此坚定,那可敢发誓若你真的做了对不起陛下之事,便让整个夏侯一族彻底覆灭“

夏侯荣喉间一哽,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我、我问心无愧,有什么不敢的倘若倘若我真的背叛了陛下,便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楚流玥双手抱臂,摸了摸下巴。

“还没说完呢,不是还有全族呢吗”

夏侯荣眼角狠狠一跳“楚流玥你可别太过分”

“我过分我这可是在帮您力证清白啊”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不是您自己说,您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吗怎么,不敢继续说了”

夏侯荣进退两难。

要是不说,楚流玥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会显得他十分心虚。

可要是说了

“举头三尺有神明夏侯大人,若堂堂正正,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楚流玥清清淡淡的说着,但每个字都像是锋利至极的刀,一点点的将夏侯荣逼到绝路之上

周围无人说话,可是每一道视线,都有如实质,落在他的身上,形成了无形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江羽丞冷冷道

“夏侯大人,你问心无愧,发誓又有何不可”

若真是从夏侯荣这撕开了口子,后果不堪设想

夏侯荣咬了咬牙。

“我夏侯荣发誓若我真的做了对不起陛下的事情,就让我夏侯府的所有人,不得好死”

啪。

啪。

啪。

一片死寂之中,忽然有鼓掌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一下一下,极有节奏。

与此同时,一道低沉的中年男人声音,也随之而来

“夏侯大人,说的好啊“

听到这声音,夏侯荣脸色剧变

就连江羽丞上官婉等人,也都是猛然睁大了眼睛,回头看去

只见朗坤殿之内,正有一人,身着明黄龙袍,缓步走出

或许是因为常年卧床,他身形消瘦了许多,但骨架高大,肩背挺直,站在那里,周身依旧是带着高高在上的尊贵气息

正是天令皇朝当今圣上上官宥

------题外话------

第五更大约十二点半啦,稍微晚那么一丢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