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松步步紧逼,一连串的质问几乎让江羽丞喘不过气来

他本以为齐大河到了冲虚阁之后不久就得死,哪怕他自己不死,冲虚阁的众人也会因为满腔恨意直接将其解决。

尉迟松等人就算有所怀疑,也不可能再翻出什么浪花来,这件事情将就此结案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尉迟松等人非但没有将齐大河弄死,反而还拼尽全力将他救了回来

算来算去,竟是他自己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江羽丞心里后悔不迭,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多此一举

哪怕是让尉迟松等人一直对他怀疑着,他们找不到什么证据,也都是白费力气

但凡那时候他多想一想,何至于将自己坑到如此地步

如今,齐大河被混元砂反噬的时间对不上,反而成了他们反驳他的最佳证据

江羽丞明白,如果这件事他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么从此之后,这个污名他就一定会担着了

“尉迟阁主,我实在是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齐大河以前是我的部下,但是从南疆回来后,我便将他们都遣散了。这一次若非是为了帮您,我根本就不会再去找他们。这么长的时间里,谁也不知他们都在做些什么,又跟了谁。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换了个主子,专门针对于我“

江羽丞是咬紧了牙,只说自己和这件事情无关。

“有一件事情,或许有不少人还记得。之前我曾经在府中造人偷袭,并且受了伤。为此,那一端时间我都在派人追查那人的下落。而那时候我要找的那个人,其实恰恰就是齐大河的好友”

“不瞒大家,那人名叫夏木,和齐大河乃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当年遣散之后,他们二人没有什么别的亲人,便成了邻居,相互照顾,感情极好。那夏木能刺杀于我,又焉知齐大河不是抱着同样的目的”

虽然江羽丞的解释有些苍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说服力。

毕竟当时他在江府被人刺杀的事情,在这一众权贵世家之中还是传的沸沸扬扬。

要说他是做戏,这未免也太全套了些

“齐大河这段时间的确是一直收押在我那里,但最开始,我只是为了调查夏木,才将他扣留。谁知后来才发现,他竟是被混元砂反噬了。我便以为他就是尉迟阁主要找的人,审问一番之后就将人送去了。至于其他,我当真不知。“

江羽丞说到这,冲着尉迟松拱了拱手。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我多有疏忽,还望尉迟阁主不要怪罪。但这些事情,确实与我无关。当年冲虚阁强者如云,我又何来的本事,能在一夜之间,将冲虚阁之中的大半修炼者全部斩杀尉迟阁主,您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听了江羽丞的这一番话,众人神色各异。

不少人眼中都是浮现动摇之色。

楚流玥在一旁听着,忍不住冷笑一声。

江羽丞这张嘴,还真是一贯的能说会道。

黑的说成白的,错的说成对的。

刚才尉迟松已经亮堂堂的摆出证据,几乎已经无可辩驳

他居然还能凭借这三寸不烂之舌,给自己挣得一席之地

她还真的小看了他。

“江大公子。”

楚流玥忽然开了口。

“按照你的说法,这凤尾琴之上的江字与你无关,这混元砂也和你无关,对吧“

江羽丞神色淡然,似乎十分坦诚。

“对。当年我与帝姬马上就要成婚,我为何要做这些事情,苦心积虑的害她”

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这也是他们最奇怪的一点。

江羽丞当时的身份地位,和帝姬比起来绝对是高攀了。

这一门婚事对他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但凡是个正常人,应该都不会亲手葬送自己的未来和幸福的吧

要知道当年多少青年才俊想要得到这个机会,都没能成功。

因为和帝姬订下了婚约,江羽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被西陵城中的很多世家子弟各种羡慕嫉妒。

他当年似乎也是真的对帝姬十分用心的,实在是没道理这么做。

不管他想要什么,只要和帝姬顺利成婚,不都顺理成章了吗

何必这样煞费苦心,又是杀害帝姬,又是斩草除根

而最后,只不过是换成了和三公主上官婉大婚。

比起帝姬来,甚至还差了许多。

楚流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也被他说动了一般。

“说的也是听说当年帝姬待你不错,而你也是好不容易才赢得了帝姬的青睐,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你的确是没有任何理由背叛她,不是吗”

她缓缓地说着,像是在陈述,又像是带着淡淡的疑惑。

不知为何,江羽丞看着这样的楚流玥,心里竟是莫名的生出几分忐忑和慌张。

她这话,似乎是意有所指

楚流玥忽然一笑,清丽绝伦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好奇和讽刺。

江羽丞看到她这个笑容,竟是一阵恍惚。

她清凌凌的墨玉般的眼睛里,似有暗光流淌,如锋利刀剑,直直刺来

“既然江大公子对帝姬如此情深义重,那么当年,你又为何与夏侯荣联手,伪造文书调虎离山,将十三玥骗离西陵呢“

这一句话,楚流玥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十三玥

当年他们不是叛主了吗

为此江羽丞还下了追杀令,一直到今天都还没撤销。

楚流玥这说的“伪造文书,调虎离山”,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众人的视线落在江羽丞身上,就连原本站在人群中的夏侯荣,也瞬间成了大家瞩目的焦点

夏侯荣没想到楚流玥会忽然提到自己,更直接将当年之事抖落出来,整个人都呆了,脸上一片苍白。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厉喝反驳

“楚流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楚流玥轻笑一声。

“我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啊。“

“你你放肆你不要以为你背靠冲虚阁就可以嚣张了若是你今日拿不出证据,休怪我”

话没说完,楚流玥便抬手轻轻一抖。

一封密信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里面的,就是当年夏侯大人亲手伪造的圣旨,不如夏侯大人亲自来辨认一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