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若惊雷,重重落下顷刻间让所有人都震惊当场

那凤尾琴之上藏着的血字,竟然是“江“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帝姬用如此繁复的手段,在这凤尾琴之上留下了这暗号,绝对是意有所指

困龙阵

血字



这连起来,不就是暗指是江羽丞害了她吗

朗坤殿前,瞬时一片死寂

江羽丞耳中一阵轰鸣

简书夜的厉声质问,如同重拳落下,打的他措手不及,彻底懵在了原地

他以为当初的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绝对没有人能够找到任何线索。

可是万万没想到,上官玥居然自己留了一手

那凤尾琴之上,居然还藏着这样一个惊天的秘密

周围一道道的目光汇聚而来。

怀疑、震惊、愤怒

各色视线,如火焰将江羽丞包裹起来甚至整个人都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江羽丞从未有一刻像是此时一般,难堪至极

他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尽量先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一个江字,并不能说明什么。别说是天令皇朝,就单单只是一个西陵城,姓江的也是数不胜数。为何几位乍一看,便直接认定是我若这个字,并不是指的名姓,而是指代其他呢“

简书夜气极反笑。

“江羽丞,你不要在这装傻。姓江的是不少,但是能让帝姬殿下记在心上的,只怕是没几个吧若非是被逼到了绝境,帝姬绝对不可能留下这等暗示。也就是说,她极有可能就是在琴房出的事儿而你不正是最经常去琴房陪同的人吗你对此,难道真的一无所知“

江羽丞眸色微动。

“简山主说的不无道理。但这事情,的确与我无关。当年我与帝姬情投意合,又正要大婚,有什么理由要去害她“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

尉迟松忽然接口,不咸不淡的说道。

“所谓情投意合你不也在帝姬去了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又和三公主在一起,甚至还举行大婚了吗“

“说的不错”

尉迟松这边刚说完,另一边便又有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

正是从一开始就对这一门婚事十分不满的蒙靖之

“不说让你为帝姬终身不娶,起码也得有所表示吧结果你前脚办完帝姬的丧事,后脚就和三公主在一块儿了,这还有脸说是情投意合嘿,若是在西疆,你这种可算不得什么男人,便是连女人也瞧你不上“

江羽丞和上官婉在一起,为情分是假,为身份是真

若上官婉不是这样的地位,他江羽丞又怎么会多看她一眼

蒙靖之虽然常年驻守西疆,不常回西陵,可这不代表他对西陵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是个武将不错,但却是个有眼力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坐在这个位置数十年

当初,就连慕青和带兵平定大荒泽叛乱,都没能顶替了他的身份

其人本事,可见一斑

江羽丞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发黑。

而上官婉原本还在为那凤尾琴的事情满心震惊和担忧,下一刻就听到自己也被连带着骂了,气的脸都白了。

可看了一眼蒙靖之,她又生生将那些难听的话都咽了回去。

这人可是个硬茬子

今天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再招惹一个蒙靖之,就更是火上浇油

江羽丞不为所动,只淡声道

“我与婉儿的婚事,与此无关。就算帝姬之死当真另有猫腻,只凭着这一个血字,诸位应该也不能就此将罪名扣在我江羽丞的头上吧”

他是打算咬死这一点

那上面的字是“江”不错,他那时候是帝姬最亲近的几人之一也不错

任何人看到这些,都难免会联想。

但他们只要拿不出其他的证据,他就还有一线余地

“没错空口无凭,你们如此诬赖羽丞,我江家绝不会就此罢休,任人宰割”

江栗左站了出来,沉声喝道

“老夫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将我江家拖下水将这盆污水,倒在我儿头上”

江栗左到底是太傅,身份极高,加上江羽丞现在已经和三公主大婚,整个江家的身份都更提升了一层。

一般人还真是得罪不起这江家

然而,尉迟松却忽然笑了笑。

“这盆污水到底是谁的,大家终究都会知道的。既然你们想要证据那么,给你们就是”

江羽丞眉头狠狠一跳。

看尉迟松这笃定的模样,难道真的还有什么证据

尉迟松盯着他,缓缓说道

“帝姬是老夫亲眼看着长大的,承蒙帝姬厚爱,尊老夫为半个师父。而自从帝姬出事之后,我冲虚阁也是接连遭受打击,阁中长老和弟子被打的七零八落,所剩人数寥寥无几,几乎山门难撑”

“而造成这一切的起因,其实不过是老夫要调查帝姬之死罢了。“

尉迟松脸上神色逐渐凝重森冷了下来,连带着周围的空间也似乎跟着冻结。

“不只是我冲虚阁一家,这两年来,想要调查帝姬当年之死真相的人不在少数,但这些人,或死或伤,还有的悄然无声的消失,再也没出现过,好像是有人在不择手段的刻意阻拦一般。诸位应该对此也都心中有数,这天下最不想让当年之事的真想暴露的,最有可能就是伤害帝姬之人“

一些人暗自点头。

这事儿虽然明面上没人说过,但大家心里都是有底的。

江栗左气极反笑。

“怎么,尉迟松,你这意思是,对你冲虚阁暗下杀手的,是我儿不成“

江羽丞也皱起眉。

“尉迟阁主,之前我已经将那齐大河给您亲自送了过去。他对冲虚阁用了混元砂是不错,但这事儿我之前的确不知”

“是或不是,让他过来,一同对质不就知道了”

尉迟松淡淡道。

江羽丞觉得荒唐至极,忍不住道

“您明知那齐大河已经神志不清,还如何能对质“

“哦,你说这个啊。”

尉迟松忽然笑了一声。

“老夫已经给他治好了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