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脸上的表情,终于龟裂,震惊失声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

难道当初暗闯琴房,偷走这凤尾琴的人,就是尉迟松

那人的气息掩藏的极好,他从未想过会和尉迟松有关

“老夫方才不是说了吗,这是昨天有人送来的一份大礼”

尉迟松捋了捋胡子,将那凤尾琴呈现给众人看了一圈。

“大家可以看一看,这到底是不是帝姬当初的那一把琴。”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沉默。

“江大公子对这东西应该是最熟悉的,不如来查一查省的等会儿有人说老夫是拿了一个假东西在这里凭空造谣。”

尉迟松说着,还往前送了送。

江羽丞就站在十步之远的距离。

依照他的眼力,从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就已经确定这的确是琴房丢失的那一把

可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东西为何会在尉迟松这里

他说是昨天有人送的送的那人又是谁

”我来看看。“

安静诡异的氛围中,一个人走了出来。

正是宇文崴。

他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当初帝姬殿下对这琴十分喜爱,特意让我为之准备了配套的许多物件。所以,我对这东西也算熟悉。我来辨认,大家应该是信得过的吧“

尉迟松将东西递了过去。

“请“

宇文崴虽然职位不比三公,但因世家传承千年,故而身份也是十分尊贵。

他出来说话,是颇有分量的。

宇文崴小心翼翼的将凤尾琴拿了过去,仔细的看了一圈,面色逐渐凝重起来。

片刻,他点点头。

“这的确是帝姬的东西。而且在这琴的内侧,的确有一个困龙阵”

“我也来看上一看“

简书夜也终于按捺不住凑了过来,凝目看去。

在凤尾琴之上,似有一道微光在闪烁。

将其翻过来,便可看到下面的确是有着一个巴掌大的玄阵,正熠熠生辉

江羽丞心中大乱

当初他只顾着对付上官玥,根本没有将这凤尾琴放在心上。

而这两年,他无数次给这凤尾琴擦拭松香,也从未发现过这些

想到这,他立刻道

“这玄阵之前是没有的我以前从未看到这上面有着这样的玄阵不过是一个三级玄阵,随便一个玄师就能在上面刻印下来尉迟阁主,即便你怀疑帝姬之死有问题,也不必用如此手段蒙骗大家吧”

尉迟松闻言却是冷笑连连。

“你之前自然没有看到过,因为这玄阵之上,本来就是有封印的是老夫将其封印破解之后,才露出这玄阵来”

江羽丞呆立当场。

“什、什么封印”

他竟是对此也一无所知

“这的确是困龙阵不错而且这气息确出于帝姬之手”

简书夜肯定的点点头。

“因这凤尾琴的材料极其珍贵特殊,所以一般人根本无法在这上面留下任何痕迹。这玄阵虽然只是三级,但能做到这一点的,绝对是顶级玄师若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帝姬用了自己的天经原脉之力,封印了这玄阵,遮掩了它的气息。“

尉迟松捋了捋胡子。

“不错。老夫将这封印破解之后,才看到这困龙阵。”

上官玥当初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八级玄师,她若是有意想要遮掩什么,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江羽丞的心不断下落,浑身冰寒。

疏忽了

当真是疏忽了

他竟忘了自己根本不是上官玥的对手,是以才连她的这等手段都看不出来

而如今,这些竟全成了凿凿确证

随后,又有几个人走上前来看,皆是点头确认,这的确是当年帝姬亲自所留。

因为她是天经原脉,所以其气息非常容易辨认。

天令皇朝这些但凡有些身份的人物,只要看上一眼,就能确认。

“咦,这是什么“

简书夜正说着,忽然看到那玄阵之下,好像还有什么。

他凑近了一些,面色微变。

“这上面是一个血字“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若非真的是出了什么事儿,这凤尾琴上,怎么会藏着一个血字

而且,还是用了这样繁复的手段层层遮掩

江羽丞的心猛烈一跳几乎要跳出胸膛

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也冻结

不会

不会的

当时一切发生的都很快,上官玥根本不可能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江羽丞不断的劝诫着自己,但心底深处,却还是有一道声音,在不断响起。

为什么不会

她聪慧机敏,运筹帷幄,又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这血字,也是帝姬所留”简书夜的脸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

宇文崴和其他几个站在近处的人,也都是变了脸色。

他们自然也都认出来了。

”那上面的血字是什么“

不知是谁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尉迟松笑了一声,眼中却没有笑意。

“江羽丞,你应该知道这上面的血字,写的是什么吧”

江羽丞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我不”

“江”

简书夜猛然将那凤尾琴抬起,厉声喝道

“这上面的,是一个江字”

“江羽丞,这不就是你的那个江吗”

------题外话------

天令权杖听说有人说我是个逗比

二月对她们都说你

天令权杖生气气

二月对所以不给她们加更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