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依旧应对自如:

”帝姬是怎么想的,旁人不得而知。但所有人都知道,第二天除了大婚,还是她的登基大典。她这样做,或许也是为了拿起天令权杖,以更好的姿态站在上面吧。何况,她是天经原脉,突破九阶武者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可能毕生不可求。但对她来说,却或许容易的多。“

这话不无道理。

帝姬从出生之后不久,就被测出是天经原脉,自此后数年间,她一直是整个天令皇朝最顶尖的天才。

无论是武者修行,亦或是玄师或者天医,她都有着极高的天赋!

她若有这样的想法,似乎也不奇怪。

楚流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旋即又问道:

“既然这样,帝姬打算专心突破,为何不在自己的地方,反而偏偏要去宗祠?我记得,天令皇室的宗祠,也因此被毁于一旦吧?”

“帝姬身为天令皇位继承人,去宗祠又有何不对?”江羽丞反问。

“当然没什么不对。按照这个说法,帝姬是前一日一整天都在宗祠之中?而江大公子你...一直在外护法?”

“这是自然。这一点,当日伺候的人都可以作证。”

这些问题,江羽丞已经回答过不知多少遍,完全应对自如。

他眉头逐渐拧起,看着楚流玥,冷冷道:

“若你说的重新调查,就是在这里当众将这些问题重新问一遍,那我告诉你,这没有任何意义。若你真的对当年之事有所怀疑,须得拿出证据来。否则...便无须继续了!“

“急什么,我还没问完呢。”

楚流玥笑了笑,忽然看向旁边的尉迟松。

“师父,您应该也有一些话,想要问一问江大公子的吧?“

众人闻言,齐齐看向尉迟松。

尉迟松点点头,看向江羽丞,沉声道:

“之前老夫曾经去过千景园琴房一趟,想要取回之前留在那里的一些物件。但...却在那里,发现帝姬的凤尾琴,有些不对。”

听到“凤尾琴”那三个字,江羽丞的心猛然一沉!

“大家都知道,帝姬生前十分喜欢那把琴,但老夫却在上面,发现帝姬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玄阵!”

尉迟松死死盯着江羽丞,一字一句道:

“老夫虽然不是顶级玄师,但在这方面也算是有所涉猎。帝姬在那一把琴上刻印的玄阵,不过是一个sānjí玄阵,但重点是,那玄阵的名字,叫做’困龙阵‘!“

“若真是没什么问题,那帝姬为何要在那一把十分喜欢的古琴之上,留下这样一个玄阵?依老夫看,那玄阵的等级和威力都不足挂齿,但那玄阵的名号,却是大有深意!“

“困龙阵——当是为龙被困,向外求援!帝姬这分明是遇到了危险,故而留下这玄阵,暗示自己被奸人所害!“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如果尉迟松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真的大有问题!

要知道,帝姬从小在这上面就天赋出众,绝对不可能在那么珍视的物件上,留下区区一个sānjí玄阵!

尉迟松的解释,是唯一合理的答案!

江羽丞心中大惊,双拳紧握!

大意了!

他看管琴房两年,却从未发现那古琴上,竟是还有这这样的暗示!

当时就是在琴房之内,上官玥弹奏完一曲,他给上官玥端去了最后一杯茶,引诱她毒发。

之后她迅速意识到不对,便要反抗。

可那时候的她,已经不是江羽丞的对手,最后被他偷偷带回了宫中,押入皇室宗祠。

当时他一直以为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可如今回想,她那时候的确是在古琴旁边挣扎停留了挺长的一段时间。

难道那玄阵,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江羽丞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面色冷沉的说道:

“尉迟阁主,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

“证据就在那凤尾琴之上!”

尉迟松当即道。

“琴房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掌管,只要派人将那凤尾琴取来,一看便知!”

众人闻言,也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看向江羽丞。

江羽丞抿了抿唇。

在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当日尉迟松在琴房之中,发现的秘密竟然是这个!

怪不得那之后他的态度变了许多,原来是从那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上官玥是为人所害!

而作为和上官玥最亲近的几个人之一,他又是最经常陪着上官玥去琴房的,怀疑自然是最大!

“那凤尾琴...前段时间丢了。”

江羽丞深吸口气,说道。

此时,他竟是无比庆幸那一把古琴不见了!

否则的话,拿过来一经验证,若真如尉迟松所言,那这事当真是怎么都洗不清了!

众人一片哗然!

丢了!?

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就丢了!?

”琴房不是一向都由江羽丞看管的吗?怎么东西会莫名其妙的丢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人群中传来低低的质疑之声。

江羽丞也有些难堪。

但此时,这无疑是最好的挡箭牌。

“是我看管不力,才导致了那凤尾琴的丢失。这段时间,我一直派人暗中找寻,但是始终没什么进展...这条线索,暂时只怕是要中断了。“

江羽丞面上似有一丝愧色,但眼底神色却是十分坚定。

“东西不在,就无法证明尉迟阁主刚才所言,到底是真是假。尉迟阁主,并非是我信不过您,只是事关重大,没有切实的证据,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尉迟松反问道:

“也就是说,只有找来那凤尾琴,你们才肯承认老夫的话?”

江羽丞顿了顿。

“是。若是没有那凤尾琴,那么今日的这一切,也将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一切都是空谈。“

不少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还以为终于找到了点线索,没想到就这样没了...

若帝姬真的是被人所害,那么拖的越久,也就越不好查明当年真相啊!

正在这时,尉迟松忽然道:

“巧了,昨日正好有人给老夫送来了一份礼。”

江羽丞豁然抬眸!

随后,就看到尉迟松袖袍一挥,一把古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正是那一把凤尾琴!

“东西正好在这,不如,我们亲自看上一看,如何!?”

------题外话------

第五更大概要一点啦~~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