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

上辈子没来得及等到大婚之日,她自然也就没能见到天令权杖。

在楚流玥的心里,天令权杖一直是十分威严而神圣的存在,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所以今日,当天令权杖主动朝着她飞过来的时候,她心里是既惊讶又欢喜。

权杖在手,似乎也算是对当年种种缺憾的一种弥补。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天令权杖竟然这么粘人啊

看着眼前兴高采烈欢欣鼓舞只待夸奖的天令权杖,心理素质强如楚流玥,也感觉有那么一瞬间的扛不住。

你倒是高兴了,考虑一下我啊喂

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一般情况下,楚流玥对其他人的目光其实都不怎么在意。

唯独此时,竟是也有了种灼灼燃烧的感觉。

“咳”

楚流玥一手握拳,抵唇咳嗽了一声。

旋即,她伸出手,推了推。

“那个您好像该回去了“

天令权杖似是没听到一般,依旧摇头晃脑的转悠着,半分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楚流玥眼前一晃,竟是团子忽然飞了出来,和天令权杖面对面对峙,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

说了让你回去,你怎么还赖着不走

天令权杖顿了顿,又换了个位置摇摆,在楚流玥的手边徘徊。

你管我

它又不是神兽,和它吃什么醋

团子

楚流玥“”

明明一只是神兽,一件是圣物,随便哪个拿出去都是让人艳羡不已的存在。

可为何她莫名觉得有种丢人的感觉

眼看它们还有继续争吵下去的趋势,楚流玥当机立断,直接抓着团子的翅膀,将它拎到了肩膀上。

然而刚一松手,团子就挣扎着又冲了出去,天令权杖也是来回跳动,似挑衅一般。

楚流玥无奈扶额,终于按捺不住的喊了一声

“都不许闹”

终于清静了。

天令权杖老老实实的立在一旁,团子也重新窝在了楚流玥的肩头。

楚流玥长舒一口气,看向江羽丞。

“那个我已经尽力了这种事情我也实在是没办法“

江羽丞的脸色很古怪。

没办法,任谁看到刚才的场景,心情都不可能平静。

但江羽丞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此时竟是也很快稳了下来。

眼看天令权杖真是赖在楚流玥身边不走了,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只会让上官婉这边越发脸上无光。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其忽略。

于是,江羽丞直接转换了话题。

“这件事暂且不提。至于你刚才说的事情我们稍后会派人组成一个小组,专门重新调查“

“不必。”

楚流玥轻笑着打断江羽丞的话。

“那样未免太麻烦,直接在这里开始就行了。”

“什、什么”

江羽丞难得也懵了一下,一时间竟是不知道楚流玥是什么意思。

就连上官婉也忍不住再次开了口,冷声斥道

“在这里开始这怎么能行楚流玥,你搞清楚,这里可是朗坤殿,岂容你在此放肆“

靠着天令权杖出尽风头不算,竟然还想在这里直接开始调查上官玥的死因

未免想太多了

江羽丞也皱起了眉。

“今天毕竟是我与三公主大婚的日子“

就算江羽丞对上官婉不怎么在意,但是他对这一场婚事还是十分看重的。

上官婉那边已经闹得够难看的了,如果再牵出上官玥的事情,那只怕是真的要鸡飞狗跳了

听江羽丞这么说,上官婉的脸上也带上了几分怨色。

“楚流玥,你执意如此,难道就是看不得本宫高兴吗本宫大婚的日子,你却故意提这些,是诚心诅咒本宫吗“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一脸不解。

“三公主这话从何说起您不是一直说,帝姬是您最敬重的长姐吗怎么会觉得在今天提起她的事情,是对您的诅咒呢”

上官婉登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楚流玥笑吟吟

“帝姬殿下对您一直十分疼宠,若是知道今日您和驸马大婚,若是知道了,想必也会为你们高兴的,您说是不是”

上官婉后背陡然窜起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

“够了”

她粗暴的打断楚流玥的话。

“你想做什么尽管做就是了”

当初上官玥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所有的证据和线索基本上也已经损毁,根本查无可查

她就不信了,这些人在两年后,还真的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婉”

江羽丞下意识想要阻拦,但上官婉话已出口。

他袖中的手缓缓握紧,不知为何,心里一直有种莫名的慌张。

“多谢三公主体谅。”

楚流玥笑着应了,随后向前一步。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神色各异。

楚流玥直直看向江羽丞,脸上的笑意逐渐淡去,眼中似有冷芒闪烁。

“当初帝姬的后事,是由三公主和驸马共同操持的,那么对这前前后后的所有事,最了解的,也就是你们二人,对吧”

江羽丞不知她要做什么,但还是点点头。

“不错。“

那时候他还是低级的未婚夫,上官婉又是皇室子嗣之中唯一年龄稍大一些的,自然就由他们二人负责。

这一点,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那就好,我有几个问题,想要先问问二位。”

楚流玥竖起一根手指

“第一个当初帝姬出事,是驸马你先发现的,是吗“

“是。”江羽丞毫不犹豫的给出了回答,这些问题其实早已经无数人问过,他和上官婉等人也早已经编造出了一套说辞,哪怕楚流玥当众再问一百遍,他也还是会这么说的。

“当日帝姬说要修炼,打算尝试突破九阶武者,便选择了闭关,我在外面护法。但没多久,我就发觉动静不对,闯进去的时候,就发现帝姬已经不行了。“

江羽丞说的很流畅,也很平静,似乎当日景象,当真如此一般。

楚流玥竖起第二根手指。

“好。第二问帝姬为何早不练晚不练,偏偏要在大婚前日这样重要的日子,尝试突破九阶武者所有修炼者都知道,突破有风险,而且越是等级高的,在突破的时候消耗的时间就越长。她这样做,难道是不想参加第二日的大婚了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