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口雌黄“

上官婉听到这话,当即就反驳出声。

“好端端的,天令权杖怎么会如此本宫可是天令皇室的血脉”

哪怕曾经有人尝试拿起天令权杖失败了,也从未听闻过天令权杖主动攻击谁

楚流玥这话,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

“是啊,您如此身份,到底是为何,才会惹得天令权杖如此“

楚流玥淡笑一声,反问。

“没记错的话,刚才你尝试拿起天令权杖的时候,好像它对您就有些抗拒呢。“

上官婉正要对楚流玥大肆讨伐,可听到这话却是顿时噎住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难受的不行,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她瞬时间心虚了起来,眼神躲闪。

其实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天令权杖从一开始就对她很不客气,没有半分要归顺的想法,后来当她请示前辈帮忙的时候,它更是直接爆发,将她狠狠轰飞

难道是这个缘故

刚才她正在气头上,所以不管不顾的骂了出口,可此时楚流玥的一番话,却顿时又让她不确定起来。

如果真是因为这

她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

“本宫不知你在说什么“

周围人的神色,纷纷变得有些微妙。

楚流玥说的不无道理啊

从上官婉尝试拿起天令权杖开始,就一路不顺,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就算是她拿不起来,得不到天令权杖的认可,也不至于直接从上面打落,从九层台阶上滚落下来吧

难道真的是上官婉有问题

“你、你你休要为你自己的罪责开脱你明知道本宫的脸,当初就是被你那魔兽抓挠才会成了这个样子,如今你又如此当众对待本宫,不就是想让本宫出丑吗”

上官婉见情势不对,立刻话锋一转,将脸上的愤怒怨恨之色收敛起来,垂着脸哭诉起来,似是十分委屈。

楚流玥心中冷笑。

想将脏水泼到她身上

那也得看她肯不肯要

“三公主,您说这话就误会我了。您的脸被抓伤的时候,我还没有和它契约呢,此事实在非我故意为之。而团子之前惹下的祸端,虽然与我无关,但我心中过意不去,特地回来之后,就直接进宫将神兽之血供奉给了陛下和您。若我真的和您过不去,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楚流玥语气清淡,神色真诚。

上官婉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睁大了眼睛,胸膛剧烈起伏,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那神兽之血分明是她主动要的,怎么到楚流玥的嘴里,就成了她主动献宝

谎话当真是张口就来

可是,上官婉心中愤怒至极,却不能反驳。

难道要她当众承认,是她逼迫着楚流玥拿出神兽之血的吗

看上官婉一番理亏的模样,不少人心中暗自鄙夷。

既然是契约之前犯下的错,那这事儿自然和楚流玥没什么关系。

她肯如此主动帮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然而上官婉却倒打一耙

人品如何,可见一斑

此时,江羽丞终于开了口。

“即便如此,你伤了三公主是事实,总该为此负责。”

在众人面前,他自然是要站在上官婉这一边的。

何况,现在他也不确定楚流玥的身份,更不知道她到底打算干什么,心中自然警惕万分。

楚流玥瞥了天令权杖一眼。

真是比她还会惹麻烦

天令权杖微不可查的抖了抖。

“此间事了之后,我自然会做我该做的。但现在这一场赌局的胜负,总可以判定了吧”

楚流玥说着,抬起手臂,手腕翻转



天令权杖被她紧握手中,龙首直直指向江羽丞

江羽丞心中一震

不知为何,对上那金色的龙目,他的心底竟是莫名生出了一股慌张。

好像他的全部,都被看透了一般

他下意识的转开了视线,眉头皱起。

”这天令权杖,我已经拿起,并且得到了它的认可。那么“

楚流玥眼眸危险的眯起,红唇微购,眼底却是一片冷然。

“帝姬之死,可以开始重新调查了吧”

偌大的朗坤殿前,一片安静。

楚流玥手握天令权杖,其龙目生辉,所有人都明白,这一场赌局,的确是楚流玥赢了

听到她再次提起重新调查帝姬之死,不少人都是神色复杂。

谁能想到,这一场盛大隆重的典礼,最后竟是闹成了这样

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上官婉和江羽丞。

众目睽睽,他们总不能当场毁约。

这次是必须要查了

江羽丞目光紧紧盯着楚流玥,好一会儿,才道

“好既然你做到了,那么三公主与我,自然是愿赌服输“

人群顿时哄乱了起来。

这便是答应了

他们真的要重新调查帝姬之死了

两年前,一切事情都发生的太快,的确还存在许多疑点。

而现在终于要全部彻查了吗

“你们说,会不会当初帝姬之死,真的是有什么猫腻天令权杖感念帝姬有冤,这才让楚流玥得以成功,换来这一次机会”

“不会吧那时候不是都已经盖棺定论了吗就连帝姬身边的亲信,也没怎么闹呢如果真有问题,他们能善罢甘休”

“怎么不会帝姬当初的亲信,如今可是死的死,伤的伤,尤其是十三玥,更是至今还在被追捕,剩下的心腹已经寥寥无几。非要说的话,就只有一个撑场面的慕青和了”

“我看也是若非如此,实在是没办法解释楚流玥到底是如何拿起了天令权杖的她如此坚持,莫非也是当初帝姬的人”

众人低声议论着,各种猜测纷纷出现。

江羽丞七七八八听到一些,心乱如麻。

他看向楚流玥,沉声道

“你先将天令权杖放回黑玄石,之后的事情都好说。“

到底是天令皇朝的圣物,一直被楚流玥这样拿在手中算是什么事儿

尤其旁边还有个狼狈不堪的上官婉

对比简直惨烈如笑话一般

楚流玥眉梢轻挑。

“好。”

说完,她便手腕一甩

天令权杖迅速飞出

然而,刚刚飞出去没多久,天令权杖忽然调转了方向,又飞了回来,重新立在了楚流玥的身前

那龙首在楚流玥的手背上轻轻一点,随后摇摇晃晃的跳动起来,似是在邀功一般。

嘿嘿我又回来了想我吗

楚流玥嘴角一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