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心中顿时应该能航无尽惊慌和恐惧,尖叫一声,便立刻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掩自己的脸。

可刚才她愣神的功夫,众人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那张原本娇艳美丽的面容,忽然间变得疤痕遍布丑陋无比,远远看去,活像是一条条蜈蚣在脸上横布,令人心惊

围观的众人顿时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不少人面面相觑,暗流涌动。

怪不得之前三公主从大荒泽回来之后,就一直对外称病不肯离开华阳殿。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求见的人越来越多,需要她亲自处理的事情也越来越麻烦,她才开始重新见人,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也还是不会离开宫中。

众人只当她真的是为了陛下受了伤,所以需要好好卧床静养,却不知原来背后原因,竟是如此

她的容貌,已经彻底毁了

感受到周围无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上官婉心中恨极,恼极,怨极

尽管之前她已经从楚流玥那要来了神兽之血,脸上的伤势开始有所好转,但因为才上药不久,所以还没有完全恢复。

那深深浅浅的疤痕,对比之前她脸上不断溃烂的时候是好了很多,但在此时的众人看来,却依然是十分可怖

上官婉浑身颤抖,恨不得立刻从这里消失

四下安静无比,却让她感觉无比煎熬

“殿下”

在后面站着的蝉衣看到这情形,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连忙冲上前去,想要将上官婉扶起来。

“滚”

上官婉一把将蝉衣推开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罢了

她干脆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余光一瞥,就看到掉落在地上那残破的面具。

不过薄薄一层,沾染了灰尘和血迹,看起来脏污无比。

就好像是她的脸面,也被人撕下,狠狠践踏

她缓缓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楚流玥,双眼之中充满怨毒,似乎恨不得啖其肉喝其血

“你是故意的”

上官婉的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带着深深的愤怒和怨恨

知道她容貌被毁的,一共也就只有那几个人,楚流玥这么做,分明就是想要让她在所有人面前出丑

楚流玥看着她,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歉色。

“啊,三公主,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刚手滑了一下,你没事儿吧”

手、滑、了、一、下

上官婉几乎要被这句话气笑了

她还真是小瞧了楚流玥,居然连这种理由都编造的出来

楚流玥手握天令权杖,在场那么多人,为何偏偏打中了她

而且,还将她的面具弄掉了

要说不是故意为之,打死上官婉都不会信

“你这个贱”

“婉儿”

正当上官婉要破口大骂的时候,旁边的江羽丞立刻开了口,强行将她的话打断

他沉着脸,箭步走了过来。

“你身体受伤了,还是先看看伤为好,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

上官婉此时已经被气疯了,要是再让她闹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左大人”

他冲着左明希喊了一声。

左明希连忙上前。

“三公主的伤,就交给你了。”

“是“

左明希连连应了,取出一颗丹药。

“殿下,您先服药吧”

看这样子,外伤不说,内伤只怕也是有点严重啊

“你”

上官婉正要甩脱江羽丞的手,身上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她的脸色猛然一白,冷汗“唰”的一声就下来了

江羽丞将药接了过去。

“婉儿,先吃药。”

上官婉艰难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双眼睛里,没有半分心疼,只有一片冰冷漠然,以及一丝警告。

那是在警告她,绝对不要在这个时候惹事

上官婉心里骤然涌上一股酸楚。

尽管早已经知道他对自己没有半分情谊,可这个时候,自己受了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揭了伤疤,脸面荡然无存

他竟也还是没有半分动容

自从她昨天和他闹了那一场之后,他便连演戏也不肯了

他分毫不担心,今日之后,她将会被多少人嘲讽讥笑

上官婉心里的绝望,如潮水涌上,逐渐将她淹没。

江羽丞将丹药喂了过来,她机械的张开嘴,吞了下去。

随后,在江羽丞的示意下,蝉衣和左明希齐齐上前,为她看伤。

把了脉之后,左明希脸色一惊。

上官婉体内,竟似乎有两道力量在疯狂厮杀

若是不尽快解决的话,只怕是危险

“殿下,您的伤势比较严重,不如先下去处理吧”

左明希小心翼翼的说道。

上官婉却直接拒绝,咬着牙死死盯着楚流玥。

“本宫不走”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也是她登基大典的日子

她才是今天的主角,凭什么她走

登基大典尚未开始,她走什么

她倒是要看看,今天这楚流玥,到底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左明希求助的看向江羽丞。

江羽丞也没勉强,上官婉只要知道厉害就行。

如果她真的走了,今日这局面就更难看了。

他点了点头

“好好照看三公主。”

说完,他转身,看向了楚流玥。

他的脸上已经没了一开始大婚时候的温柔笑意,此时一片冷凝,眉眼之间还带着几分怒意。

“楚流玥,你可知故意伤害三公主是何等罪行”

即便是他,也认为刚才楚流玥那一下是故意的。

楚流玥轻叹口气,看了手中的天令权杖一眼。

此时,冲破云霄的金色光柱已经逐渐消散,只剩下那一双龙目,依然泛着璀璨的光芒,明亮耀眼,威压十足

要怎么解释,他们才会相信,刚才那一下,真的不是她故意的,而是这天令权杖自己做的

当时它正在觉醒,浑身气息爆发,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它就已经朝着上官婉发出了那一击

在她看来,那一下,说是攻击,倒更像是警告。

否则的话,上官婉受的伤,绝对不止于此

想到这,她眯了眯眼睛,看向上官婉。

“实不相瞒,刚才是天令权杖自己出手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