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十分耐心的听完了。

但她脸上没有半分被揭穿被指责的羞愧和不齿,反而笑了起来。

这些话,她还没对上官婉说,对方就已经先倒打一耙了。

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一点没落下。

“看来在三公主的眼里,我当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不但能随意契约神兽,更是能恣意摆弄天令权杖。”

她清冷开口,唇角忽然跳起一抹笑意。

“三公主既然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若是不做点什么,岂不辜负了三公主的一番好意“

上官婉原本心里还颇为得意,以为自己已经占据上风,必将逼得楚流玥退让。

可听她这么一说,却又生出几分不安。

楚流玥这话,岂不是在说她贬损天令权杖

“本宫、本宫不是那个意思”

“陈珂长老,有一件事,我想请教一下。”

楚流玥却没理会上官婉,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的陈珂长老。

“什、什么”

陈珂长老没想到楚流玥忽然和自己说话,顿时愣住。

楚流玥看了一眼手边的天令权杖,红唇微勾,笑意深深。

“正如三公主所言,天令权杖乃是天令皇朝的圣物,尊贵至极。传闻,谁能将天令权杖拿起,便可顺利继承帝位。那若是我做到了呢“

陈珂长老顿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楚流玥疯了不成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拿起天令权杖她这难道还想公然谋权篡位不成

“绝不可能”

陈珂长老尚未来得及反应,上官婉便率先尖声否认。

“即便是你用了什么手段,让天令权杖一时失控,也绝不可能将其拿起,更不可能得到其认可”

这话,上官婉说的底气十足。

因为天令权杖当初是太祖所留,从古至今,只有拥有天令皇室血脉之人,能够靠近并且得到天令权杖的承认

楚流玥是什么出身,竟然也生出了此等念头

真是痴心妄想

“哦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楚流玥也不恼,耸了耸肩。

上官婉警惕起来。

“打什么赌”

“若是我能将这天令权杖拿起,并且得到它的认可,那么”

“你休要妄想”

上官婉立刻粗暴的打断她的话。

“楚流玥,凭你的出身,难道也妄想和我天令皇室扯上关系吗你想都不要想“

但凡楚流玥敢说她要凭借这一点争夺帝位,她势必立刻派人将楚流玥收押,以造反之罪治其死罪

楚流玥轻笑一声。

“三公主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我要打的赌是,若我能做到这些,那么,就请三公主重新调查当年帝姬之死”

平地一声响

楚流玥这一句,瞬间如惊雷落下,在众人耳边心头炸响

无数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楚流玥刚才说什么,要重新调查帝姬之死

这什么意思

当年帝姬不是自己修炼走火入魔身亡的吗再次调查,难道是说当年帝姬之死有什么猫腻

对这件事情有疑虑的人,其实不在少数,但这两年来,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相继停止了调查。

渐渐地,也就没人再提起这事儿了。

甚至有些人已不知为何,连对帝姬曾经的一切,也都讳莫如深。

那个曾经如云端高阳一般灿烂耀眼的女子,最终如流星滑落,彻底消失,归于沉寂,鲜少有人再提及。

刚才楚流玥说要打赌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猜测她可能会提出什么要求来。

可千想万想,也想不到她说的竟然是这件事

上官婉也懵了。

有那么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你说什么”

楚流玥慢条斯理的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怎么,三公主不愿意”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旁边的江羽丞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一张脸上如同覆了冰霜,眉头拧紧,冷声问道。

“当年帝姬仙逝,一切早有定论,你现在却说要重新调查,莫非是信不过我们”

他纵然再喜欢楚流玥,听到她说这些话也是忍不住了。

小打小闹无伤大雅,甚至楚流玥对上官婉冷嘲热讽各种针对,他也不会有多介意。

可是,牵涉到当年帝姬之事,他便不可能留任何情面了

楚流玥似是没听出他话中的威胁之意,坦诚的点点头。

“对啊,我就是信不过你们啊。”

江羽丞忽然噎住,好一会儿,他才道

“事关重大,岂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这不是有天令权杖吗”

楚流玥眨了眨眼,笑了。

“难道,尊贵至极的天令权杖,还换不来一个重新调查帝姬之死的机会”

楚流玥这话说的太过刁钻,谁也不敢说一声“不行”。

帝姬的确身份尊贵,声望极盛,可是和天令权杖比起来,却还是低了一头的。

敢说天令权杖的不是,岂不是在诋毁太祖

江羽丞只得换个说法。

“不是不行,但你若坚持如此,起码也要拿出证据,证明当年之事有误帝姬之死的确有问题否则,这件事绝对不可能答应你“

当年之事他们做的天衣无缝,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不管楚流玥为何忽然和这件事扯上了关系,都绝对不可能找得到什么线索,更不可能查的出当年真相

然而楚流玥听了,却是轻松至极的点了点头。

“好只要你们答允我的条件,那么我今日便可拿出证据来,希望到时候,三公主和驸马可不要反悔。“

看着楚流玥笃定的模样,江羽丞心里忽然”咯噔“一下,生出几分不安。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折腾,楚流玥绝对不是闲的没事儿干了。

她如此坚定,难道真的是

“本宫答应你就是”

不等他拒绝,上官婉就已经直接开口答应

“若你能拿起天令权杖,得到其认可,本宫就答允你重新调查但是,如果你做不到便自裁谢罪以敬天令如何”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楚流玥只是想调查帝姬之死,可上官婉这却是打算将楚流玥往死里搞啊

楚流玥下巴微抬,缓缓一笑,眸光凛冽似刀锋。

“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