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剩下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差点噎个半死,脸上神色变换,好不精彩

而周围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没有比江羽丞的反应好到哪儿去,齐齐懵了

这怎么回事儿

说好的天令权杖威严赫赫,不可亵渎呢

说好的举起天令权杖者,才可掌握皇权,就此登顶呢

怎么现在忽然成了这样

天令权杖前一刻强势非常,直接甩飞皇室三公主,下一秒居然在楚流玥面前这么、这么

未免也太诡异了

四周安静无比,无数双眼睛落在了楚流玥的身上,神色各异。

楚流玥自己其实也吃了一惊。

刚才看到天令权杖朝着自己飞来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只是没想到,它竟是比预想中的待她还要更加亲昵。

是的,亲昵。

当它飞到眼前,并且凑过来在她脸上点了一点之后,楚流玥心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天令权杖好像对她很是亲近和喜欢。

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却是真真切切。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看向眼前的天令权杖。

此时,它的周身依然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莹光。

但因为距离靠的极近,所以她也能大概看到它的模样。

这是一根通体呈现乌色的圆柱状权杖,上宽下窄,长约三尺。

首端似乎雕刻着一颗龙首,而尾端则是比较尖锐,似乎雕刻着某种纹路。

尽管它已经收敛了周身气息,但依旧可以隐约感觉到那仿佛来自远古时空浩瀚而磅礴的威压

楚流玥清晰的感觉到,天令权杖的确是奔着她来的

有那么一瞬间,她心中涌起一股冲动,差点就要直接伸出手将其拿在手中

但,她还没有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更加没忘记周围还正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

就在她打算将自己心中的念想压下去的时候,一道满含怒意的尖锐的声音,忽然传来

“楚流玥你放肆“

这一声厉喝刺耳至极,登时让不少人都惊醒了过来。

楚流玥也抬眸看了过去。

说话之人,正是上官婉。

此时,她正怒不可遏的盯着楚流玥,双目圆睁,神色愤怒

“天令权杖乃天令皇朝千年供奉的圣物,是皇权的象征岂容你如此玷污“

不少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微妙起来。

只要不是瞎子,刚才都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那天令权杖自己朝着楚流玥飞过去的,也是它主动靠近楚流玥的。

从头到尾,楚流玥一直站在自己的位置,什么也没做。

上官婉却说是她玷污了天令权杖

这话未免有些颠倒黑白了啊

楚流玥黛眉微扬,不怒反笑,轻声道

“三公主,您的意思是,是我召唤了这天令权杖而来,也是我控制着它,做了刚才的那些事情“

上官婉一噎。

若她说是,那不是承认了天令权杖是受区区一个楚流玥摆布传出去皇室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可若说不是天令权杖又怎么会忽然如此邪门

它拒绝自己的靠近,甚至直接将她击伤,转眼却在楚流玥面前如此温顺服帖

便是数遍天令皇朝的千年历史,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事

最尴尬的是,此时天令权杖还静静的悬浮在楚流玥的身旁,仿佛跟定了她一般,没有半点要回来的趋势。

她可是要拿起天令权杖的啊

现在这情况,又要怎么办

上官婉心中恨极

楚流玥

又是楚流玥

前一天晚上,江羽丞对她倾诉衷肠,主动求娶。

而今,连天令权杖也主动追随,伴其左右

“谁知是不是你用了什么手段”

上官婉几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指着楚流玥就想直接开骂,被旁边的江羽丞快速拦下。

“婉儿,你冷静一点”

他紧紧抓着上官婉的手,眼含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她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模样

若再情绪失控,大闹一场,就算是彻底完了

上官婉死死的咬住唇瓣,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江羽丞目色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流玥,和她身前的天令权杖,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

“陈珂长老。“

他喊了一声。

“您一直负责看管天令权杖,可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被点名的陈珂长老立刻快步而来,也是一脸愁容

“这这微臣一时也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令权杖极少离开黑玄石的啊”

“您是皇室八大长老之首,更是亲自负责这些事由,若是连您都不知晓,那还能有谁明了“

江羽丞的语气冷了几分。

“无论如何,务必将天令权杖请回若耽误了三公主的登基大典,便唯你们是问“

陈珂长老心里也是暗暗喊冤。

这事儿和他有什么关系

别说是这天令权杖主动找的楚流玥,谁也管不了,就算是楚流玥不在这,上官婉就一定能将其举起吗

刚才发生的一切,可还历历在目呢

天令权杖对上官婉充满抗拒,连碰都不愿意让她碰一下更别说其他

还耽误她的登基大典

那也得她有上位的本事才行

没有天令权杖的认可,今天的大典,根本不可能继续

想到这,陈珂长老的神色也淡了一些。

“驸马爷,我等的确是负责看守天令权杖不错,但从来不可将其掌控请恕老夫无能,未必能按照您所说的做到。”

江羽丞心中顿时着急了起来。

上官婉闻言,心中更气,当即抬高了声音,指着楚流玥

“不管怎样,你们都得将天令权杖请回黑玄石否则的话,本宫如何继续“

陈珂长老双手抱拳,弯腰行了一礼,一字一句道

“三公主,您不是不知,这天令权杖乃是整个皇朝传承千年的圣物,是有着自己的灵性的。它若认可您,自然会答允您的请求。无论它在何处,您都能将其举起,无须一定要在黑玄石之上。可它若是不认可那便是我等,也无能为力了”

上官婉脸色涨红。

这是、这是在公然骂她没有资格继承这皇位吗

她双全紧握,看向楚流玥。

“本宫命令你,即刻将天令权杖奉还”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