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心头一震

那天令权杖的速度极快,在半空之上留下一道笔直的银色轨迹,顷刻之间已经从朗坤殿前飞出

其破空而来,尖啸声起



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传来

众人凝目看去,却惊骇的发觉,竟是之前陈珂长老布下的那一道结界被轻易洞穿

须知,陈珂长老乃是八阶巅峰强者其施展出的结界防御力量有多强可想而知

但在天令权杖之前,却如同一张薄薄的纸,被瞬间刺破

无数人紧张万分的仰头看去,目光随着天令权杖而行

只见它越过长空,直直的朝着这边的人群而来

惊人的威压扩散开来,许多人下意识的向后方退去

“快退后”

天令权杖的力量,可不是他们轻易能承受的了的

众人震惊慌乱不已

站在台阶之上的几位皇室长老看到这般场景,也都是有些慌了。

“陈珂长老,这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想办法将天令权杖拦下来啊”

陈珂长老拳头紧握,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几条。

拦下来

说的容易

就算是他们几人联手,也未必能完全控制的了这天令权杖

何况现在这东西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竟是忽然闹腾了起来

他见证过三次登基大典,却还从未看到过这般情形

可是这些话,他也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

如今局面大乱,若是不能及时控制,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

陈珂长老沉思片刻,当机立断

“快启动黑玄石“

黑玄石,就是那块承载天令权杖的黑色晶石

那上面刻印着一个顶级玄阵,是专门用来镇压天令权杖用的。

平日里,这黑玄石上的玄阵是开启的,而天令权杖则处在沉眠的状态。

只有这样特殊的时间,他们才会提前将黑玄石上的玄阵关闭,等皇室继承人成功将天令权杖拿起之后,得到其认可,放回去的时候会自然再次开启这上面的玄阵。

但没想到这一次,是要他们几人来做这件事了。

几位长老犹豫了一下。

一旦再次开启,那么短时间内,这黑玄石和天令权杖就无法触碰了。

到时候,选择新帝的事情又要后延。

可那天令权杖似乎有些脱离了掌控,怕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神色坚定的点了点头,身形一动,便又各自站在了黑玄石的周围,将其包围了起来

其中一人伸出手,数道银色的原力飞出

“启”

“且慢”

陈珂长老忽然一声惊喝

几位长老连忙停了下来,却看到陈珂长老正一脸震惊的看向某处

他们下意识的跟着看了过去,随后也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原本排列整齐热热闹闹的人群,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利剑,从中间劈开

人群尽头,站着一个红衣女子正是楚流玥

而天令权杖竟在她身前一尺之距,堪堪停下

一时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四周的空间也一寸寸凝结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皆是满心惊憾,说不出话来

天令权杖对上官婉抗拒万分,将其毫不留情的轰飞,转眼却又来到了楚流玥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意思

短暂的愣神之后,终于有人想起上官婉,僵硬着脖子回头看去。

此时的上官婉,已经从那九层台阶之上滚落下来。

大约是因为刚才遭遇的能量波动太过强大,她摔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只是此时的她,实在是狼狈不堪。

脸上手上剐蹭了好几道伤口,血流不止,原本精致漂亮的妆容,此时已经全部被毁。

盖头早已经被垂落,如云的鬓发散乱开来,华贵的凤钗歪歪扭扭的挂在一缕头发上。

不知是否因为受了内伤,她的脸色看起来苍白无比,眉心和唇角却是有些发黑,看起来极其诡异。

任谁也想不到,前一刻还风光华丽高高在上的三公主上官婉,此刻竟是会变成如此模样

一些人渐渐地回过神来,神色变得十分复杂。

这若是没记错的话,刚才上官婉似乎是被天令权杖的力量轰开的吧

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拿得起天令权杖的事儿了,这是根本就遭到了天令权杖的厌恶啊

以前虽然也有机会失败过,但好像也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上官婉贵为三公主,是真真正正的天令皇室血脉

如此行径,简直无异于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上官婉自己也觉得难堪至极,四肢冰冷,浑身血液似乎凝固一般,只有脸上是火烧一般的灼痛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好像都充满了讥讽和嘲笑

她的脑海之中不断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只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彻底消失

“婉儿,你怎么样”

江羽丞还算是反应快的,当即走了下来,快步行到上官婉的身边,拧眉问道。

上官婉刚想开口,胸膛之中一阵气血翻涌,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江羽丞就站在她身边,那血污顿时有不少溅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眉头飞快的皱了一下,但还是伸出手扶住了上官婉。

上官婉此时已经顾不上他,吐了血之后,她还是固执而快速的抬眸,看向远处人群中的楚流玥

“天天令权杖为何“

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眼中怨毒之色如刀,似想要将楚流玥千刀万剐一般

江羽丞也拧眉看了过去。

他心中何尝不好奇

事实上,此时此刻,偌大的朗坤殿内外,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皆是同样的百思不得其解。

楚流玥什么时候和天令权杖扯上了关系

好端端的,它为何单单飞向了她

尤其是,在上官婉的对比之下,这一幕看起来就更加诡异

江羽丞脸色凝重

“这天令权杖危险至极,你小心“

话没说完,天令权杖似是听懂了一般,忽然将周身那凶煞的气息收敛,而后往前凑了凑。

似讨好似撒娇。

在楚流玥的脸上,轻轻一戳。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