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等这一天,已经太久。

本以为是情投意合终成眷属,可实际上,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从头到尾,从未对她有过半分喜欢。

礼乐之声悠悠传来,此时的她,万众瞩目,高高在上。

她本以为这一天她会扬眉吐气,欢喜非常。

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忽然觉得空落落的。

想到那幅画,她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心里又涌上无尽的恨意

江羽丞本来就要弯腰了,但却看到上官婉似乎没有要动的意思。

他的眼底划过一抹冷色,转瞬即逝。

旋即,便温柔又低声的喊了他一句。

“婉儿。”

他脸上是带着笑的,声色也很是柔和,好像生怕惊扰到了什么一般。

可他眼中的神色,却如此冷冽。

此时的上官婉,其实是看不清他的模样的,只能瞧见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

但听到他这一声,上官婉还是不自觉的心里一颤,生出几分恐惧。

昨天他对待自己那凶悍冷酷的样子,现在还清晰的刻印在她的脑海之中

她强忍下心中的情绪,闭了闭眼,终于弯腰行了这最后一礼

看她听话,江羽丞心里也放心不少,几乎同时与她对拜。

那老者欢声喝道

“礼成“

人群顿时欢呼庆贺起来

鞭炮礼花齐放

偌大的广场之上,热闹非凡

然而这一切,听在上官婉的耳中,却无比讽刺

每一句庆贺,每一声祝福,此时此刻都好像变成了对她的诅咒

什么喜欢,什么真挚,什么伉俪情深

都是笑话罢了

为了这一天,她等了那么久,努力了那么久,结果到头来,嫁的不过是一个从未将她放在心上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甚至还在他们大婚的前一天,去向另外一个女子求婚

只是因为那个女子和他念了十年的上官玥,有几分相似

“婉儿,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江羽丞俊朗的容颜上,展开一道宠溺的笑容,走上前来,将上官婉的盖头掀起。

今日的上官婉,妆容精致,头戴凤钗,华贵漂亮。

站在江羽丞的身边,竟也是十分般配。

“三公主殿下和驸马真是一对璧人啊”

“是啊无论是家世容貌亦或是其他,可真没有比这更加相配的了”

人群一片喧闹,仿佛所有人都欢欢喜喜、

“这就算是礼成了吧”

牧红鱼看了一眼,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凑到楚流玥身边,低声道

“流玥,你觉不觉得他们两个怪怪的”

”嗯哪里怪“

“就是就是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就觉得他们两个好像都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虽然站在一起,可好像彼此之间都有些疏离总之有点奇怪,好像不是很般配。“

她也不是没看过人成亲,尽管场面没有这般盛大,可成婚的两人却大多都是浓情蜜意,只一个对视,什么都不用说,便能看出感情真的是很好。

然而上官婉和江羽丞却不是这样的感觉。

楚流玥唇角微勾。

“怎么不般配我倒是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看到那两人站在台阶之上,行礼成婚,她心里竟是一阵庆幸。

幸好当初她没有和江羽丞大婚,否则的话,只怕是要恶心一辈子了

这样的人,配上官婉是最最好的了

台上,上官婉也在笑着。

两人瞧着都似是十分欢喜的模样,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此时心里在想着什么。

江羽丞伸出手,握住了上官婉的手。

上官婉浑身冰冷,心中只觉恶心。

但她不敢强硬挣脱,只得又笑了笑。

二人的演技不分上下,一时间倒是迷惑了不少不知内情之人。

在大多数人看来,一切都进展的顺顺利利,那站在台阶之上的二人,也是和和美美。

正在这时,唱礼的那位老者又开了口。

“请天令权杖”

这一声中气十足,在朗坤殿的上空久久回荡清晰无比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所有人精神一振立刻聚精会神的看了过去

剩下的五位皇室长老点了点头,转身进入了朗坤殿。

无数目光集中到了那一道门前,迫切又激动。

他们都知道,接下来的,才是真真正正的压轴大戏



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忽然从朗坤殿之中传出

不少人神色微惊,连忙运转原力,在身前布下结界



唱礼的长老袖袍一挥,便在台阶之下,布下了一道银色结界,将这可怖的波动阻拦

恰在此时,那五位长老终于从朗坤殿走了出来

一块巨大的方形黑色晶石,被几人协同搬出

随后,坐落在地



一声闷响

几乎连地面都跟着狠狠颤了颤

那黑色晶石足有半人之高,而在那上面,静静悬浮着一根权杖

莹莹辉光将其笼罩,看不清具体的模样,却威压惊人

尽管前方已经布下结界,大殿之上的众人依然觉得有些难以呼吸

但此时,他们已经顾不得那些。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那处

那便是天令皇权的象征天令权杖

唱礼的老者单膝跪地

“恭请三公主执杖”

------题外话------

六点大道魔医文\\灰萌萌,1v1爽文无虐,她逆天而行,为证魔道他披荆斩棘,只为护她他说你要天下,我要你。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