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气十足的通传声响起,瞬间传遍整个朗坤殿!

殿前广场上的所有人,闻声齐齐看去!

只见恢弘大气的宫门处,正有两人携手而来!

左边那人是江羽丞。

他今日着一身红袍,衣领袖口皆是绣着蛟龙暗纹,腰间配一条指节宽的青玉带。

一眼看去,当真是丰神俊朗。

别的不说,单单这容貌,便的确是一等一的好。

“咱们这位驸马爷还真是风流倜傥,也无怪乎三公主如此钟情与他,说什么都要与其大婚了...”

“嘿,你也不想想,那江羽丞当初可是曾入过帝姬的眼的人!寻常人物自然不可与之相提并论!”

“说的也是。就算是放眼整个西陵,这年轻一辈之中,他各方面也都算得上是顶尖了吧?”

众人议论纷纷。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中却忽然传来一道有些突兀的声音。

“哼,不过是个汲汲营营的小人罢了!脸皮生的再好,那也是丑陋不堪!“

说话之人并未故意压低声音,加上在场的人实力都不弱,所以几乎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原本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齐朝着声音的来处看了过去,想要看看是谁竟然这般大胆,敢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流玥闻言,也是微微抬眸,随后微微一怔。

说话之人是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十分魁梧,皮肤黝黑,站在那里,完全像是一座可以移动的小山。

然而引人注意的,并非是他的外貌,而是——他身着一身黑色铠甲!腰间更是配着一把长剑!

分明是一位武将!

而整个天令皇朝,可以如此光明正大佩剑进宫的...寥寥无几!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站在群臣的最前面,可见身份贵重!

当看到是这男人在说话之后,原本还打算看热闹的一些人连忙收回了视线。

啧,竟然忘了这位杀神!

他可是黑骑军的总统领——蒙靖之!

说起这位,可谓是赫赫有名,整个天令皇朝的人,无论老幼,几乎都知道这位猛将驻守西疆数十年,战功赫赫!

虽然他不经常回西陵,但说起他的名头,依然足以威慑人心!

这一次若非是因为三公主要登基,他也不会赶回来。

如今江羽丞把持朝政,大权在握,敢公然这般辱骂他的,恐怕也就只有手握兵权的蒙靖之了!

“蒙将军,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栗左身为太傅,三公之一,也站在群臣之前,距离蒙靖之,只有几步之遥。

听到这话,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

蒙靖之却是嗤笑一声,非但没有半分退让之色,反而继续道:

“怎么,本将说错了?但凡他当初对帝姬还有半分情分,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和谁在一起不好,偏偏是要和三公主?想当初帝姬是怎么对待他和三公主的,如今仙逝尚未三年,他们二人就如此迫不及待的大婚,当真可笑!若是在西疆,但凡有谁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必定会被蛮荒子斩落人头!“

他本就是武将,常年征战沙场,浑身带着浓厚的血杀气息,凛冽非常,加上如今是真的对这事情看不过去,语气更加凶悍,就更是气势惊人。

就连身后站着的几个官员,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生怕被波及。

江栗左没想到他说话如此直白且难听,一时间气的脸都白了。

“你!你!蒙靖之!你放肆!你这是在羞辱三公主!“

旁边的宇文崴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拦在了二人中间,神色温和的笑道:

“好了好了,人马上就到了,这个时候闹大了多难看?都各自消消气!“

江羽丞愤怒的手都在颤抖。

明明是这蒙靖之先挑起的头,他骂完了,他痛快了!却不让人反驳?

刚才的那些话,周围这些人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蒙靖之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

“嘿,这事情是他们自己做的,本将不过实话实说罢了,怎么又成了羞辱了?看来...江栗左你也知道这事儿说出去多难听啊?”

“蒙靖之!你休要猖狂!“

江栗左气的不行,恨不得立刻上前,将蒙靖之狠揍一顿。

可蒙靖之乃天令皇朝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他上去不过是自讨苦吃罢了!

一旁的宇文崴一边拦着他,一边冲蒙靖之使了个眼色。

“蒙将军,到底是殿下的大日子,您就少说两句吧,全当给我个面子。”

蒙靖之这才收了声。

周围无数目光看了过来,江栗左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他憋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

“若你有胆,便当着三公主的面去说这些话!老夫倒是要看看,今日过后,你还能如何嚣张!这君臣之道,你懂是不懂!“

蒙靖之不以为然,冷冷一笑。

“本将从来只效忠于天令!“

君?

且不说如今陛下尚且活着,便是他也仙逝了,三公主上官婉能不能举起天令权杖,还未可知呢!

至此,这一场小小的闹剧,总算是平息。

然而四周众人的反应却是不一。

有人羡慕,有人欢喜,有人不屑,有人讥讽。

虽说蒙靖之有点拥兵自重的嫌疑,但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却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江羽丞先前是和帝姬定了婚约的,甚至也已经到了要举行大婚的时候。

没想到帝姬出了事儿,一切就都变了。

到如今,其实距离帝姬身死的日子,还不到两年。

江羽丞就和上官婉这般大婚,也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合适。

但这话可没几个人敢说。

如今蒙靖之闹了一场,顿时让场中的氛围变得十分尴尬,四周的空间都似乎冷凝了几分,仿佛冻结。

楚流玥看了蒙靖之一眼,心里五味杂陈。

因为她从未想过,蒙靖之竟然会帮自己说话。

印象中,她只见过蒙靖之几次,而且他总是黑着一张脸,看起来十分凶悍。

加上当初她扶植了慕青和为黑骑军的副将,从某种程度上瓜分了蒙靖之的权利。

她一直以为蒙靖之对自己应该是没什么好感的。

没想到...

“新人到,行初礼——上九天台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