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没有做什么呢,这两人就先自己闹起来了。

当年她所经受的被背叛的彻骨之痛,而今终于也轮到他们品尝一二了。

楚流玥将颊边的碎发撩到耳后,摆出要看戏的阵仗。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看到这场景肯定想要立刻离开。

毕竟撕的难看至极的这两人,一个是身份尊贵的三公主,一个是权倾朝野的江羽丞。

但凡和这两人沾上边,只怕都要惹来一身麻烦。

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险。

楚流玥不一样。

这两个是她的宿敌,能看到他们这般闹腾,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有什么可怕的?

该怕的,是这两人才对!

江羽丞的这一巴掌,打的上官婉是眼冒金星,唇齿之间瞬间便涌上了浓重的血腥气息!

但这一下,终究是让她的理智稍微回来了一点。

——旁边可是还站着一个楚流玥!

若是刚才她真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抖落了出来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

上官婉捂着自己的脸,心中后怕的很,眼底涌上一股悔意。

江羽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心里当真是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上官婉一向冲动莽撞,骄纵任性,这两年来变本加厉,脾气越发的不好。

他一直在忍耐,可没想到,她竟然已经没脑子到了这种地步!

刚才如果不是他阻拦的及时,她是要将他们做过的事情,都大声的告诉所有人吗!?

江羽丞虽然喜欢楚流玥,可也从未动过心思,要将这些告诉她!

如此机密之事,牵涉人数众多,稍不留神他们都得死!

然而上官婉却是差点就将这些和盘托出!

“来人!”

江羽丞一声令下。

暗处立刻出来两个人,单膝跪地。

“见过大公子!”

“三公主一时神志不清,需要好好卧床静养,你们立刻去备一辆马车,随本公子一同送三公主回宫。”

“是!“

两个侍卫不敢多言,只全都按照江羽丞的吩咐去做。

上官婉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江羽丞一把拉住了手腕,从地上拽了起来。

她有些害怕的往后躲了躲。

刚才江羽丞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吓人!

而且,一想到江羽丞对上官玥倾心十年,至今念念不忘,她心里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恶心反胃的不行!

“婉儿。”

江羽丞手上用力,握紧了她想要挣脱的手,警告的看了她一眼,但语气却是温和了许多。

“婉儿,你好像生病了,我带你回宫好好休息。“

上官婉又是厌恶又是惧怕,手腕被钳制的生疼,可却再不敢放肆,一个字也不敢说了。

江羽丞这才满意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楚流玥。

“让你看笑话了,今天的事情你就当从未发生过就是。“

他不想杀楚流玥,何况现在的楚流玥,有了神兽和婆娑莲,身份已经不同以往,轻易动不得。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废话,直接抬脚,目不斜视的离开。

甚至在走远之后,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等楚流玥的身影终于消失,江羽丞才冷冷的看向上官婉。

“你知道了什么?”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像是在审讯犯人。

上官婉浑身瑟缩了一下,偏过头去。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江羽丞捏着她的手腕,骨头咯吱作响,疼的上官婉脸色惨白!

“说!”

“疼!疼!我说就是了!”

上官婉终于无法忍受,胆子一壮,硬着头皮喊道:

“我去了你的书房!”

江羽丞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脸色变得极其危险。

“你动了我的画?”

上官婉从未听他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过话,心里委屈万分,怨恨不已,却又带着深深的恐惧。

她淌下泪来。

“我就是动了!我看了你的画!那又如何?江羽丞,从头到尾,你爱的都只有上官玥!你倾慕她十年,又将我至于何地!?“

江羽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说这些都没有意义。看在明日大婚的份上,这一次我便放了你。但别再让我知道你做这样的事。等会儿我会送你回去,你好好准备,明天的一切都不许出错!至于今天的一切你最好永远别再提起!”

上官婉苦笑一声:

“江羽丞,我在你眼里,又算什么?可若你真的对她那么好,又为何找我来对付她?别忘了,是你将她逼到了绝路!“

江羽丞忽然凑近了些,掐着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

“那些事情是我做的没错,你不用一遍遍的提醒我!若你非要一个答案,那我就告诉你:我从未将你和她放在一起比较过。我可以杀她,更能杀你,懂么?“

说完,他一把甩开上官婉的脸。

上官婉垂着头,心底的恨意不断翻涌!

但最终,她还是道:

“我知道了。”

“明日大婚,一切都会按照你想的进行。”

天令皇朝元贞四十一年,六月初六。

三公主上官婉,与当朝太傅江栗左的长子——江羽丞大婚!

------题外话------

六点~16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