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的心跳忽然加快,砰砰作响。

她警惕的看了四周一圈,才小心翼翼的将那木盒拿了出来。

就连江羽丞都不知道,其实上官婉早已经大概摸清了他这书房之内的一些机关。

只不过之前她还从未做过这样的事。

因为她知道,一旦被江羽丞发现,他一定会大发雷霆。

但这一次,她实在是太好奇了!

上官婉仔细的看着手中的木盒。

这木盒是用沉香木打造,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漆面光滑,纹路精巧,十分精致华贵。

不知为何,这上面的锁竟是没有卡上。

上官婉心想,大概是那一日他将这东西收的太过匆忙,所以忘记将其锁起来了。

她屏住呼吸,将木盒打开。

里面果然藏着一副画卷!

不知为何,上官婉竟是紧张的手心有些出汗。

她心里有种预感,这画卷之上,或许真的藏着江羽丞的秘密

随后,她将那一幅画拿了出来。

这东西似乎是有些年头了,无论是卷轴还是画纸,看起来都有点泛旧。

不过保存的很好,可见其主人的珍重。

上官婉眼睛一眨不眨,缓缓将那画卷展开。

当看清那上面的内容,上官婉陡然睁大了双眼!

画面上,是一个身着宫装的女子。

她正站在湖边,不知听到了什么,回头看来,嫣然一笑。

雪肤樱唇,明眸善睐,周身的装束衬托的她贵气逼人,但这粲然一笑,眉眼之间的狡黠灵动,又让人觉得心动不已。

若说她本来皎皎如明月,清冷尊贵高不可攀,那么这一笑,便瞬间多了三分烟火气,让人觉得仿佛伸出手,便可上天揽月。

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大概就是这样的了。

然而,让上官婉震惊的,不是江羽丞收藏了这样一幅女子的画像,而是——这画上的女子,是上官玥!

就是那个曾经高高在上,仿佛永远高不可攀,最后却选择决绝fen,堕入死亡深渊的上官玥!

“啪嗒”一声,那副画从上官婉的手中掉落下来。

但画上的女子,却依然笑的那般动人。

好似天地之间的颜色,都集中在了那一人的身上,无与伦比。

一瞬间,如惊雷从天而降!上官婉的脑子彻底一片空白!

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整个人如坠冰窟,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冰寒彻骨!

她踉跄一步,撞在了椅子上,差点摔倒在地。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上官婉低声喃喃着,不知是在为谁解释,又是在尝试说服谁。

那是上官玥

那可是上官玥啊!

她知道江羽丞曾经是喜欢过上官玥的,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是吗!?

是他亲手下的毒,是他亲自将她绑送到了宗祠!

更是他——亲自对上官玥动的手!将她逼到了死路之上!

但凡他对上官玥,还有一星半点的珍视和眷念,又怎么会那么做!?

恰恰也是因为那些事情,才让上官婉确信,江羽丞是彻底对上官玥没有感情了。

可直到现在,她才恍然发觉,自己以为的,其实都是错的!

上官婉脸色苍白如鬼,双眼无神,一颗心像是被人绞紧!疼的几乎窒息!

她像是忽然回过神来,又匆忙将那一幅画捡了起来,咬着唇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画像上的上官玥,看起来还有些青涩,似乎只有十三四岁。

片刻,上官婉心头一震!

她想起来了!

这身宫装,的确就是上官玥十四岁及笄的时候,穿的那一身!

她生来贵为帝姬,及笄之礼自然也是隆重非常。

上官婉还清楚的记得,那一日宫中来了许多许多的人。

所有人都在笑,所有人都在夸赞上官玥。

刚刚及笄的上官玥,其实还不过是一个豆蔻少女,却已经引来了无数人的仰慕。

有的人,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万众瞩目!

上官玥,就是这样的存在!

江羽丞为何会有这样的一幅画?

上官婉目光微转,就看到了画面下方的落款。

那是一行小字。

“元贞三十一年,八月初十。见玥心喜,心向往之。”

这是当年当日,江羽丞亲自所作!

距今,竟是已经十年之久!

上官婉死死盯着那一行字,像是要在上面烧出一个洞来!

她的手紧紧抓着卷轴,指节泛白。

若非是还存有最后一丝理智,她必定会将这一幅画直接撕烂!

原来

原来!

这么多年,江羽丞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她上官玥一人!

倘若不是心中惦念,又怎么还会将这样的一幅画,如此小心珍重的收藏?!

而她上官婉,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哈!”

这几年来他为她出谋划策,他对她千依百顺。

她一直以为,自己对江羽丞而言是不一样的。

可现在她才终于知道,自己其实在江羽丞这里,一文不值!

她一把将那幅画扔在了桌子上,双手捂住了脸,又哭又笑,整个人都似是疯了一般。

前一刻,她还在想着,要主动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哪怕是她主动低头也没关系,她愿意。

只要他们能和好,只要明天的大婚能顺利举行,只要以后一切都好好的

上官婉胸口似有什么在疯狂涌动,随后竟是脸色一白,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她的气息迅速萎靡了下来,跌坐在了椅子上。

外面的侍卫听到动静,有些担心的敲了敲门,压低了声音问道:

“殿下,您没事儿吧?”

上官婉脑子混混沌沌。

她愣怔了一会儿,浑身僵硬的将那幅画收了起来,重新放了回去,而后起身走到外面,一字一句的问道:

“他现在——到底在哪儿?”

辛荔园,琴房。

楚流玥来到这里的时候,正瞧见江羽丞正站在湖边。

他身着一袭青衫,背手而立,看着湖面,似乎在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听到脚步声,他回头看来。

瞧见是楚流玥,他的目光温和了许多。

楚流玥眸色微动,走了过去。

“大公子,您找我有事儿?”

江羽丞看着她,眼底似有暗潮涌动。

片刻,他忽然道:

“我要娶你。”16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