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刚刚走出皇宫没多久,就遇到了正在找她的孙琪。

“楚小姐,我家大公子有请,邀您去一趟辛荔园。”

孙琪言简意赅,态度客气。

楚流玥心中生疑。

这个时候,江羽丞来找她做什么?

而且,还是去辛荔园?

楚流玥笑了笑。

“江大公子今日应该很忙才对,怎么有空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儿吗?”

大婚前一天,江羽丞不是应该好好准备明日的事情吗?

难道是古琴的事情被发现了?

楚流玥心底刚刚闪过这个想法,就被她迅速否决。

不可能。

那天的事情她做的十分隐蔽,没有留下任何隐患,甚至从那之后,她也从未当着任何人的面动用过手腕上的桃花印记瞬移。

又或者是她夏木的身份暴露了?

好像也不太可能。

那天方圣鼎之内的透明业火,这些人也是毫不知情的。

何况,无论是这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江羽丞都绝对是会亲自来找她算账的,而绝不会是派遣一个孙琪过来,而且十分客气有礼。

“这个属下也并不知晓。”

孙琪微微垂着头。

“还请楚小姐行个方便。”

楚流玥原本是不想答应的。

她多看江羽丞一眼都觉得恶心,何况还是这样的专程邀约,随便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思虑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好。”

时间缓缓流逝,经过一段漫长的煎熬,上官婉脸上那又痛又痒的感觉,终于逐渐消失。

此时的她已经浑身大汗淋漓,整个人都像是虚脱了一般。

但她清醒之后,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旁边的铜镜之前看自己的脸。

铜镜之中倒映出自己的面容。

她的脸上,之前那些一直在持续不断溃烂的伤口,此时竟然都已经结痂!形成了浅粉色的疤痕!

虽然看起来还是十分可怖,但比起之前确实已经好了太多!

上官婉惊喜不已,小心的触碰着自己的脸。

服下那神兽之血才多久,就已经这般见效!

若是之后再用点其他的药,肯定很快就能完全恢复了!

容貌的问题已经折磨了她许久,到现在总算是能松一口气。

”本宫一定能好起来的“

上官婉低声喃喃着,眼神执拗阴森的可怕。

“来人!”

在外面等候的蝉衣闻声,立刻推门而入。

“殿下有何吩咐?“

她恭敬的行了一礼,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立刻惊喜道:

“殿下,您的脸大好了——”

上官婉虽然极其厌恶别人看到自己已经被毁掉的脸,但此时她是正在好转,何况蝉衣是在为自己高兴,她也就没计较这些。

“还得再养养才行。你先去准备,本宫要沐浴更衣。”

蝉衣连忙道:

“是!奴婢这便去!”

正当她要退下的时候,上官婉却忽然又叫住了她,唇瓣蠕动了两下,才迟疑着问道:

“羽丞可曾回来过?”

蝉衣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上官婉的心忽然一凉。

“殿下,大公子他他并未回来”

蝉衣垂下头,声音轻了许多。

房间内一时陷入死寂。

上官婉银牙紧咬,眼底划过一抹深深的怨色。

以前两人很少吵架,但最近这几个月,他对自己越发的不耐烦,今天更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自己下不来台。

本以为他会回来哄她,可是已经这么久了,他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殿下,大公子可能是最近事务繁忙,才会一时没忍住,和您说了重话的”蝉衣看她脸色不对,连忙劝解,“大公子毕竟也是担心陛下,何况您想,明日就是大婚,大公子肯定是希望以后都能和和美美的,您却说了那种话,大公子听了怎么会开心呢?“

上官婉听着,心情总算是稍微缓解了一点。

思虑片刻,她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罢了,等沐浴洗漱之后,本宫亲自去找他便是。”

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他的。

明天的大婚,她已经等了太久,实在是不想二人闹得这般僵。

大不了她先低头就是了!

江府。

此时已经是下午,江府众人忙碌了一天,但府中依然是十分热闹。

各处精心装点,看起来十分喜气。

上官婉换了一身装扮,悄然而来。

因为以前她也经常暗中去找江羽丞,所以江羽丞身边的人看到她来,也都会直接放行,甚至帮忙打掩护。

可使上官婉顺利到了江羽丞的院子之后,才发现他竟然并不在府中。

算算时间,他从宫中离开之后,应该是早就回来了才对。

那么就是半路去了别处?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还能去什么地方?

上官婉扑了个空,心中不满。

正当她打算先在这里等着的时候,却忽然想起那天在书房的时候,江羽丞曾匆匆忙忙的藏起了一幅画。

这倒是个机会,可以去一探究竟!

于是,上官婉便打算先去书房看看。

然而走到门口,却被几个看守的侍卫拦下。

“殿下,大公子有吩咐,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入书房。不如您先去旁边的屋子歇着吧?“

上官婉闻言嗤笑出声。

“本宫明日便要和羽丞大婚了,难不成连这书房,本宫也进不得?”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也都是十分为难。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几人终于还是选择了放行。

毕竟上官婉的身份若是再上一层,他们就更加得罪不起了。

之前她也有几次是直接进入书房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上官婉这才如愿进入了书房。

她对这里的一切,虽然说不上了然于心,但因为以前曾经来过不少次,所以也算熟悉。

房间之内,收藏着许多书和画,其中大多都极其珍贵。

但或许是因为本身有着不少好东西,所以江羽丞对这些都并不是十分在意。

桌案书架之上,都随意的放着许多珍品。

上官婉心中更是疑惑。

按照江羽丞的眼光,到底是怎样的一副画卷,竟是能让他那般珍重的保存?

她按照那天见到的场景,走到了桌案旁,摸索了好一阵,才终于找到关卡,将下方的暗格打开!

一个木盒,静静躺在其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