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心尖忽然一颤!

楚流玥的话,如同惊雷,在她耳边炸响!

她心里登时心虚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楚流玥。

这话难道是意有所指!?

可楚流玥眉眼弯弯,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多指什么。

上官婉心里像是憋了一口气,上下不得。

“你只要说,那神兽之血,你给还是不给!?”

楚流玥笑眯眯道:

“三公主要了,我岂能不给?团子——“

她扭头看向肩上窝着的团子。

它已经蜷成一团,脑袋偏了过去,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

别说这血对它而言很珍贵,便是它不要的东西,它也不愿给那个上官婉!

楚流玥在旁边哄了两句,团子才不情不愿的又贡献出一颗血珠。

上官婉眼睛一亮。

那颗血珠悬在手心,楚流玥说道:

“三公主,你想要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必须拿出等价的东西来交换。“

上官婉不屑的嗤笑一声。

这楚流玥,说来说去,不过还是想要东西罢了。

“你想要什么?”

楚流玥唇角微勾。

“我想要什么明日自会告诉你。还望到时候,三公主不要吝啬才好。“

上官婉眉心微蹙。

“明日是本宫的大婚之日,到时候可没时间再理会你。”

楚流玥眼中似有流光一闪而过。

“那就是我要想的事了。”

上官婉不以为意。

明日大典,她要做的事情可是多着呢,区区一个楚流玥,到时连和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本宫答应你就是!”

楚流玥这才轻笑着点头,屈指一弹,那血珠便飞向了上官婉。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在这预祝三公主大婚顺利,与江大公子百年好合了。”

说完,楚流玥便不再过多停留,转身离开。

上官婉连忙将那血珠抓住,而后,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直接将其吞噬!

一瞬间,似是有火焰从胸口燃烧而起!

上官婉连忙将那一张面具摘下,一股又痒又麻的感觉,从脸上的伤口传来!

整个身体都像是被火焰包围了一般,灼热而痛苦!

上官婉死死的咬紧牙关,强行忍下了这份折磨!

只要容貌可以恢复如初这些都不算什么!

楚流玥离开了清风殿,一路脚步轻松。

团子已经回了她的体内。

“演的不错。”

楚流玥在心中夸赞道。

团子扬了扬翅膀,眼神得意。

楚流玥瞧见它这反应,有些忍俊不禁。

她回头看了一眼,在这里已经只能看到那殿宇飞扬的屋檐。

这个时候,上官婉应该已经迫不及待的服下了那“神兽之血”了吧?

这份小礼,不知上官婉会否满意呢。

停顿片刻,楚流玥继续朝前走去。

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楚流玥脚步微转,朝着另一个方向迈去。

跟在她身后的宫人连忙道:

“楚小姐!那边您去不得!”

楚流玥脚步一顿,随后才恍然大悟一般:

“瞧我,竟是认错方向了。“

说着,她便又转身,走向另一边。

宫人连连赔笑。

“您进宫的次数不多,认不得路也是正常。只是以后啊,您可得多个心眼,千万别随便往那边去咯!”

楚流玥进宫来献药,为陛下医治的消息已经在宫中悄然传开,大家都猜测,如果没意外,这位的身份,以后肯定是了不得了,是以争相献起了殷勤。

楚流玥笑起来,似是无意的问道:

“哦?这是为何?”

那宫人神色纠结,但最后还是压低了声音,小声道:

“那边是皇室宗祠,前两年烧毁了,如今刚刚修整好,一般人可是去不得呢!“

楚流玥似是了然的点点头。

“原来如此多谢你了。“

宫人受宠若惊,连说不谢,在路上又说了不少宫中的各种规矩,还有一些小道消息。

楚流玥一一听了,却逐渐发现,上官婉似乎对那被烧毁的宗祠也十分在意。

甚至,从某种角度来看,比看守父皇还更加严格。

当时她选择fen,宗祠应该是被烧的很严重的,剩不下什么证据。

上官婉,到底在害怕什么?

江羽丞从宫中离开之后,便直接回了江府。

但直到这个时候,他心中的火气还未曾完全散去。

一想到上官婉那无理取闹咄咄逼人的模样,他心里就一阵烦躁。

而更让他焦躁不安的,是当时楚流玥听到他们二人争执的时候,那完全无所谓的模样。

她像是一个局外人,在平静的看着一场与己无关的戏。

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他一眼,神色也没有半分波动。

江羽丞按着胸口。

不知为何,一想起这些,竟然觉得胸闷得很。

他闭了闭眼,像是忽然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冲着跟在身后的孙琪道:

“你去请楚流玥去一趟辛荔园的琴房。“

孙琪一愣。

“大公子,您这是“

明天可是就要和三公主大婚了啊!

这个时候,大公子约楚流玥,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且——还是在千景园的琴房!

江羽丞冷冷瞥了他一眼。

孙琪立刻道:

“属下这就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