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三人均是一怔。



这话的意思...



“我在外面守着就好。”



羌晚舟看了一眼秦衣和雷老四,抿唇说道。



楚流玥笑了笑,却是十分坚持。



“没关系,秦衣就算在屋里,也一样能监视整个院落。”



秦衣挑眉。



羌晚舟犹豫片刻,终于还是跟着走了进来。



雷老四看了看羌晚舟,又看了看楚流玥,最后忍不住向自家大哥投向求助的眼神。



殿下这是不打算避开这小子了?



“秦衣,麻烦你了。”楚流玥说道。



秦衣抬手,掌心就出现了一只木刻的蝉。



那木蝉做工极其精巧,栩栩如生。



他手腕一抬,那木蝉就飞了出去。



“方圆五里之内,若有任何异动,它自会立刻发现。”



秦衣解释了一句,随后又在房间之内布下了一层青色的结界,将几人的声音全部与外界隔绝。



楚流玥笑起来。



“你做事,我一向是放心的。“



秦衣神色一整,如山水画一般清淡的眉眼之间,浮现了淡淡笑意。



这让他那原本总是十分淡漠的神色,忽然生动了起来。



旋即,他躬身弯腰,冲着楚流玥恭敬行礼。



“殿下所托,秦衣自然尽心竭力。”



刚刚走到楚流玥身旁站定的羌晚舟瞳孔皱缩!



殿下!



这样的称呼,天下几人能用!?



而且这话,还是出于秦衣这等顶尖强者之口!



楚流玥再次听到他这样的称呼,心里其实也是五味杂陈。



“南一,凌四,这两年,辛苦你们了。“



秦衣神色微动。



雷老四眼眶一时间竟是有些发红。



“殿下能平安归来,我们便不辛苦!我等皆生死追随殿下!”



能有殿下这一句话,这两年的苦苦等待和煎熬,就不算白费!



羌晚舟垂下了眼睛。



果然!



名字身份全都是不同的!



而能让这样的强者,如此誓死追随...



楚流玥的身份,显然也不一般!



她绝不只是一个小小曜辰国走出的世家女子!



羌晚舟隐隐觉得,有一道幕帘正缓缓的在他面前拉开。



而那幕帘一旦开启,必定会让所有人都惊憾不已!



如今这些,其实还不过是冰山一角!



秦衣道:



“殿下,我等如今都换了身份,安全起见,您还是喊我们现在的名字吧。”



楚流玥思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一声轻叹。



“若非当初我轻信奸人,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更牵连你们连自己原本的名字都不能用,甚至差一点...“



十三玥个个都是好样的,随便哪个出来,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他们甘愿追随于她,不知吃过多少苦头却依然忠心不改。



但最后,却只落得一个通敌叛主的污名,只得奔逃在外,颠沛流离,日夜都在生死之间煎熬。



甚至如今,回到西陵,也要改头换面,连自己真正的名字都不能用!



“殿下不必自责。您待他们可谓是仁至义尽,他们如此作为,不过是因为自己太过贪婪卑劣罢了。“



要说恨,也应该是恨当初背叛殿下的那些人!



“大哥说的不错!殿下,想当初,您是怎么对他们的,而到头来,他们却——”



雷老四一想起当年事,情绪便有些激动起来。



哪怕已经过去了两年,那时候的一幕幕,也依然清晰如昨日!



“这些人,当是被千刀万剐!”



正在这时,秦衣忽然抬眸看向了外面,微微一笑。



“来人了。”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外。



正是七寒!



”大哥,果然是你们。“



看到房间内的几人,七寒松了口气。



刚才在外面,他就隐隐觉察到是大哥的手笔,进来一看,果然如此。



楚流玥弯了弯眼睛。



“七寒,你还带了人来?“



说着,她的眼神便看向七寒的身后。



一道人影忽然跳出。



“哎呀,殿下,您就不能假装没看见我吗?“



那是一个看起来才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却又隐隐有了几分少年的气息,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十分灵动,笑起来眼睛却又弯成了月牙。



楚流玥有些惊讶:



“小十三,你竟是已经长这么高了?”



记得之前的时候,他可还是一个小不点呢...



小十三皱了皱鼻子。



“您都两年没见我了,我自然是长大了不少!”



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迫切的希望自己长大,还喜欢装出一副十分成熟的模样。



然而言行举止之间,却又总还带着几分孩子气,让人瞧着哭笑不得。



说到这,他又快走几步,到了楚流玥跟前,奇怪问道:



“可是殿下,您怎么和以前长得不一样了?”



凭气息来辨认,的确是殿下没错。



只是这容貌...



“十三。”



七寒警告的喊了他一声。



十三顿时打了个激灵,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糟了!



之前七哥说了来了以后,绝对不能乱说话的!



可他见到殿下太过高兴,一时间竟是忘了...



“七寒,凶他干什么。“



楚流玥瞥了七寒一眼,冲着十三招招手。



“十三别怕。“



十三连忙跑了过去,躲在楚流玥身边,冲着七寒吐了吐舌头,得意又欢喜。



七寒收敛了一下神色,抱拳道:



“殿下恕罪。之前的事情...属下并未和十三说太多...“



实际上,他们连殿下当初身死的事情,都没有完全告诉小十三,只是跟他说殿下为人所害,但自有安排,以后还会回来。



所以,在众人都处在煎熬的等待之中的时候,唯有十三被蒙在鼓里,安心的一边修炼,一边等她归来。



楚流玥点了点头。



这其实反而是最好的。



十三年龄最小,他们所有人都一直将他当做孩子。



有些事情,的确是不让他知道的好。



“那些都不重要,倒是十三,这两年似乎长进不少?这藏匿的本事,都要赶上你七哥了吧?”



这一点,楚流玥是真的蛮惊讶的。



十三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不然当初也不会带他。



可他的进步速度,还是超过了众人预想。



十三闻言,登时骄傲道:



“那是自然!您不知道,最近连江羽丞的行踪,都是我一直暗中追查的呢!”



楚流玥饶有兴致的问道:



“哦?那可是查到什么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