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深恶一变,看了一眼上官婉:



“奴婢这就将这些贱人发落下去——”



上官婉却是抬手制止了她,而后抬脚走了过去。



脚步一转,跨入门中,就看到了那正在窃窃私语的几个宫人。



“说什么呢?“



上官婉阴沉着问道。



这一声令那几个宫人大吃一惊,等看清来人是上官婉,几个人顿时一脸土色,接连跪了下来。



“殿殿下——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她一定已经听到他们刚才说的话了!



“刚才你们说...楚流玥回来了?”上官婉轻声问道。



语气虽然平静,可听在几个宫人耳中,却是危险至极!



“没没有...奴婢等人没——”



啪!



蝉衣上前,狠狠甩了说话那人一个耳光,厉声道:



“殿下问你们话呢!都老实交代!若有半句虚言,便割了你们的舌头!”



蝉衣向来厉害,宫中众人谁不知她心狠手辣,心里都对她有几分畏惧。



此时看她如此发作,更加担忧,哪里还敢隐瞒?



当下,几人就将他们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



上官婉越听,脸色越冷。



“这些消息,你们都是从何处听来的?”



“是...是...其实宫中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我们也只是无意间听说的...殿下明鉴啊!“



几个宫人也觉得自己很冤。



如今别说是皇宫了,便是整个西陵城的人,只怕都在说这些事情!



偏偏就他们被抓住了...



三公主若是真的要惩戒,哪儿惩戒的过来?



上官婉眼皮狠狠一跳。



他们的意思,她何尝听不出来?



这也就是说,其实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关于楚流玥的这些事,反而她对此一无所知!



她不过是正巧这两天在闭关修复原脉,没想到外面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蝉衣也意识到了不对,连忙请罪:



“殿下,都是奴婢一时疏忽——”



她一直守在华阳殿之外,连大门都没怎么出,而下面的人对她畏惧有加,又怎么会主动将这些事情说额给她听?



于是,当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上官婉反而成了那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她脸色几变,随后转身便走。



蝉衣下意识问道:



“殿下,陛下这边——”



这都已经到了清风殿了,难道殿下不打算进去看一眼吗?



上官婉冷冷一笑。



”本宫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去,请楚流玥进宫!就说——请她为父皇医治!“



有了神兽,又有婆娑莲...



既然那个楚流玥这么厉害,那么自然是要好好利用!



......



西陵城。



六云街的一处宅子里,楚流玥正坐在窗边,自己和自己下棋。



白子凶残,但黑子已经悄然形成包围之势。



只要一刀斩下,便可斩断白子的生机。



“真是没意思...”



楚流玥喃喃。



自己和自己下棋,到底是没太多趣味。



若是容修在...



正在这时,羌晚舟端着姜茶走了进来,将她旁边已经凉了的旧茶换掉。



楚流玥停了下来,将手中的黑子扔回棋罐,抬眸一笑。



“小舟,你做这些未免也太熟练了吧,连什么时候换茶都算的一清二楚。”



太烫了不好,太凉了也不好。



而她在专心下棋的时候,经常会忽略时间,但却每每都能喝到味道和温度都正正好的茶。



这一切,自然都是靠的小舟。



也不知当初带小舟的那人,到底是怎么折腾他的...



小舟微微垂着眼睛,长睫微动。



“都是小事,若是连这些都做不好,那我未免也太无用了。”



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做了许多遍,熟练无比,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做好。



笃笃。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楚流玥轻轻挑眉:



“去请他们进来。”



羌晚舟什么也没问,只是点点头,便转身去开门。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



外面站着的,是秦衣和雷老四。



秦衣淡笑道:



“看来我们没找错地方,的确是这里。”



羌晚舟眸色微动,随即就直接后退一步,请二人进来。



”请——“



秦衣颔首示意,便带着雷老四一同走了进来。



雷老四左右看了一圈,忍不住喃喃:



“这不是松老的住处吗?看样子似乎已经成了殿...的宅院?“



秦衣唇角微挑,狭长的眼睛里,似有什么一闪而过。



“松老一向是个重情义的人。”



这地方以前殿下是很喜欢来的,听说尉迟松之前困难的时候变卖了许多东西,但始终没有动这个宅子。



辗转一圈,最后成了殿下的,倒也算是缘分了。



羌晚舟跟在二人身后,眉心微蹙。



回到西陵的这两天,楚流玥除了最开始那一晚上是在冲虚阁之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待在这里。



而在这里,她基本上就是下下棋,看看书,总归是十分悠闲的样子,好像丝毫不知外面的人正对她议论纷纷。



一夜之间,如此震撼的消息传遍整个西陵,要说背后没有推手,谁都不会信。



但极少人知道,那个推手,其实就是楚流玥自己!



而今天,秦衣二人更是直接登门拜访!



按理说,他们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可看起来却对这里十分熟悉的样子。



该往何处走,哪里放着什么,两人都一清二楚,根本用不着羌晚舟在前面带路。



羌晚舟抿了抿唇。



他之前就已经隐隐觉察到,这两人应该是早就和楚流玥认识的。



甚至,这二人对她一直对她十分敬重。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羌晚舟在这方面极其敏感,看的很是清楚。



无论是秦衣还是雷老四,本身实力都是极强的。



而楚流玥实力低于他们不少,按理说他们不应该对楚流玥是这般态度。



更不用说,他们费心费力看守的九彩天雉,突破之后是和楚流玥契约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指向一个惊人的答案!



羌晚舟知道——那背后必定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几人往里走去,很快就到了楚流玥所在的前厅。



听到动静,楚流玥抬眸看来,冲着二人一笑。



“你们来的好巧,我正说要去找你们。”



秦衣瞥了一眼桌上下到一半的棋盘,笑了笑。



殿下真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说笑。



她这分明是在等他们自己来。



楚流玥唇角微勾,看向后面正打算出去的羌晚舟。



“小舟,你也进来说话。“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