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



江羽丞抬头看了过来,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上官婉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刚才她看到,那似乎是一幅画...



到底是什么画,会让他如此忌讳?



他们二人之间几乎是没什么秘密的,她几乎从未看到江羽丞如此紧张的想要隐藏什么东西。



“能让你大晚上拿出来细细欣赏的,必定是绝世名作了?不如拿出来,给我也看上一看?“



上官婉往前走了一步,试探性的问道。



但江羽丞却是神色极淡。



“不是什么珍品,我刚才无意间翻出来的罢了,没什么可看的。”



上官婉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



不过就是一幅画罢了,若是他大大方方的拿出来给她看也就罢了,可他偏偏不。



左挡右挡的,肯定是有什么问题!



上官婉瞥了一眼刚才江羽丞将东西放回去的位置。



江羽丞皱了皱眉。



似乎是觉察到了江羽丞的情绪不大好,上官婉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她今天来,可不是找他吵架来的。



想到此行目的,上官婉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我这一次是偷偷来的,你放心,不会被人知道的。”



这院子里的,全都是江羽丞的心腹,她并不担心这事儿会被传出去。



她往前走了几步。



“其实我——你喝酒了?”



上官婉神色微变。



刚才距离比较远还没觉察,此时站的近了,才发现江羽丞竟然满身的酒气!



仔细看去,他的眼睛也有些充血,眼中有一丝迷离,似乎是有点醉了。



江羽丞这个人一向克制的很,从不会过度饮酒,更不会放任自己喝醉。



这是出了什么事儿?



”羽丞,你到底怎么了?“



她一边问着,一边去拉他。



江羽丞却是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她的手。



“我没事儿,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就是。”



手下一个落空,让上官婉心里也有些空荡荡的。



她咬了咬唇。



其实她最近已经发现了,江羽丞对她是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敷衍。



但是他虽然态度疏离,身为她的未婚夫,该做的事情却也都做了,让人挑不出错处来。



这反而让上官婉越发的憋屈,有火都找不到地方发。



“我...”她咬了咬牙,压下心中的不满和怨怼,“我今天来,是想找你要回那九霄回元丹的。“



江羽丞眉心瞬间拧紧。



“你说什么?”



上官婉神色为难。



“我也知道这么做不应该,可是...可是我距离恢复原脉,只差最后一步了。距离大婚只剩下三天,我也不好再做什么,就算是勉强尝试,也最多只是个地经原脉下等...”



“你想用九霄回元丹提升自己的原脉等级?”江羽丞打断她的话。



上官婉点点头。



本来她没想到这件事,还是”那位“提醒了她之后,她才恍然意识到,就算是勉强恢复成了地经原脉,她也很难成功的举起天令权杖。



最方便的,自然是那九霄回元丹!



“我知道那东西之前你是送给了夏侯荣,他肯定不会愿意还回来,但是...我可以用其他东西和他换!只要——“



”东西丢了。”



江羽丞的声音很冷。



上官婉忽然怔住。



“什么什么丢了?“



江羽丞一字一句道:



“九霄回元丹,之前就已经被人偷走了。”



上官婉自然是不信的。



可是看江羽丞的神态,又不像是作假。



她心中暗暗恼恨。



”那什么时候能找回来?“



江羽丞垂下眼帘。



“不知。”



“那我怎么办?”上官婉没了装下去的耐性,”如果我无法举起那天令权杖——“



“那是你的事。”



江羽丞本来就带着点酒气,加上脑子里一直乱糟糟的,说话也就不太客气。



“再怎么说,你也是有着天令皇室血脉的三公主,这是该你自己思考解决的事。“



他有些烦闷的揉了揉眉心。



“若是阿玥,就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为难。”



话音落下,房间之内瞬间陷入死寂!



上官婉如遭雷劈!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江羽丞。



“你...你刚才说什么?”



江羽丞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说的不对,声音放缓了些。



”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别放在心上。“



“你心里还有她,是不是?”上官婉忽然一把钳制住了他的手腕,眼睛里是深深的怨恨和嫉妒,“你也觉得我处处不如她,是不是!?”



江羽丞耐着性子:“你想多了...若是真的如你所说,当初我便不会那么做。“



想到当初的那一场大火,上官婉咬了咬牙,一把甩开了江羽丞的手。



“江羽丞,你最好记得你都承诺过我什么!”



说完,她便愤怒的转身离开。



江羽丞却又拦了她一下:



“等等,之前让你去陛下那看看,情况如何了?”



上官婉一噎。



她其实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去了一两次,在里面待了一会儿便出来了。



江羽丞警告道:



“你不会不知道陛下的清醒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



“行了我知道了!我明白该怎么做!”



上官婉烦躁的绕开,抬脚迅速离开。



经过这一番闹腾,江羽丞的酒终于醒了。



他想了想,又走过去,掂量着那木盒,沉思了好一会儿。



其实这东西真的没必要继续留着了...



他作势要将东西烧掉,可来来回回几次,到底没舍得,只好又放了回去。



笃笃!



敲门声忽然传来。



“大公子,夏侯大人来了!“



夏侯荣?



“让他进来。”



江羽丞在椅子上坐下。



随后,夏侯荣就进来了。



他穿着一身黑衣,将身形完全遮挡。



在黑夜之中,如果不仔细看,谁也辨认不出来。



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



——夏侯廷安!



江羽丞靠在椅子上,目光冷淡的看着这二人。



“看来,夏侯大人是来送还东西来了?”



夏侯荣闻言,顿时难堪不已。



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旋即冲着夏侯廷安骂道:



“还不快向大公子谢罪!”



夏侯廷安跪在地上,身上似乎受了不少伤。



“大大公子——“



“不必说这些。”



江羽丞对他没什么耐心,开门见山。



“先将东西还回来,其他再另说。”



夏侯荣脸色发白。



“大公子,那东西...那东西不见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