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冲虚阁是难得的热闹了一回。



众人兴奋欢喜,将楚流玥几人团团围住,目光在几人身上扫来扫去。



楚流玥就干脆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当然,其中的很多内容,都是挑着说的。



而她被困在地下的时候,外面发生的事情,则是由牧红鱼和叶冉冉补充。



一番陈述下来,众人都是感慨万分。



路之遥忍不住道:



“怪不得你们回来的这么晚,原来竟是还遇上了这么多事情...那赤月沙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都吃了不少苦头吧?”



楚流玥当然没有将大宝他们的存在暴露出来,只说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叶冉冉小声辩驳道:



“其实也没有吃很多苦的...而且我们的实力都增强了不少呢!”



当时虽然累,可是后来仔细想想,从中获益最多的,也还是他们几人。



这么看来,的确也算是极大的机缘。



“大荒泽变幻莫测,虽然危险重重,但也的确是有着不少际遇。这一趟,你们几个都是收获颇丰,不算白去了!”



夏邑长老欢喜的说道。



这几人能平安归来已经是一件喜事,没想到修为居然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尤其是楚流玥,竟是已经成了六阶武者!



这样的修行速度,堪称逆天!



相较之下,之前回来的那些人,基本都是一无所获,有的还受了极其严重的伤。



人人都以为这一次冲虚阁的几位弟子是全军覆没,但谁能想到,到头来,受益最多的,竟然还是他们!



这事儿传出去,不知要引来多少羡慕!



众人又在一起聊了好一段时间,恨不得将所有能问的问题都问一遍一般,



楚流玥几人几乎难以招架的时候,尉迟松终于开口帮忙。



“好了,今天已经太晚了,他们刚刚回来,还是先让他们几个都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儿之后再聊也是一样的。”



阁主都发了话,众人虽然不舍,但还是纷纷起身离开。



不过看他们那兴奋欢喜的样子,回去也不一定会安心睡觉。



众人陆续走了,就连牧红鱼几人也都各自散去。



房间之内,只剩下了楚流玥和尉迟松。



楚流玥心中明白,这是师父有话要问。



果然,大家离开后,尉迟松便看向了她,问道:



“你刚才说,你摘到了那婆娑莲?”



楚流玥点了点头。



尉迟松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那你可曾遇到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



楚流玥心中一动。



他问的,难道是...大当家?



尉迟松看到她这反应,心里已经有了数。



看来楚流玥也是见到了那人的。



可是当时那男人分明说,那是他夫人的花...怎么又同意让楚流玥摘了?



“你摘这婆娑莲的时候...他没有拦你?”



楚流玥眨了眨眼,奇怪道:



“为何要拦?”



实际上,当时还是那位大当家催着她去的呢!



看到尉迟松一脸愕然,楚流玥想了想,道:



“其实我和那位...算是认识的。“



“你们认识?”



尉迟松心中更惊。



那般实力强悍无匹的人物,流玥居然认得?



楚流玥点点头。



“因为一些缘故,他帮过我不少忙。所以...”



“那你可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天令皇朝,可几乎是没有这等存在的啊...



楚流玥摇头。



“他来历神秘,更多的我也不知了。”



尉迟松有些失望,但看楚流玥似乎真的不知,也就没继续问下去。



随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说道:



“对了,你带回婆娑莲的事情,只怕是很快就会被人知道...三公主那边——“



楚流玥唇角弯了弯。



“师父,您是担心三公主找我来要那婆娑莲?”



说的好听是“要”,实际上,按照上官婉的性格,大概率是会直接“抢”。



地位尊贵的三公主,为让陛下身体好转,四处求药,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毛病。



尉迟松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婆娑莲是何等珍贵的天材地宝,便是天令皇室都没有!



其珍惜程度可见一斑!



天下任何人得到这东西,只怕都会珍而重之。



若是就此被人半路夺走...是个人应该都不会愿意的。



何况,流玥这丫头在大荒泽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头...



他实在是心疼。



然而楚流玥却似乎对此毫不担心。



她微微笑了起来,眼底似有流光涌动。



“她若是想要,尽管来取就是。”



......



冲虚阁这边是欢喜雀跃,热闹非凡。



然而西陵城中,有的人就没那么高兴了。



江羽丞一路往回走去,微凉的夜风拂来,卷动他的衣角。



他本以为这样能让自己酒醒,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并没有。



因为,他的脑子里,还是不断的想起刚才的场景。



那女子一袭红裙,青丝如云。



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只有她的身影,独独占据他的视线。



她回眸一笑,清丽绝美,纯净动人。



江羽丞回到府中,在庭院中脚步微顿,便朝着书房走去。



独自一人进入书房,将门窗关好,才走到桌案前坐下。



片刻,他终于从桌案之下,取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檀木盒。



“咔哒”一声,盒子打开。



一幅画卷,静静的躺在其中。



江羽丞犹豫片刻,还是将它取出,缓缓铺开。



画上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站在湖边,身着华贵宫装,头戴金钗,端庄尊贵。



然而此时,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回头看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那笑容,和她一贯温柔客气的笑容不同,狡黠灵动,眸若星辰。



正是上官玥!



画上的她,看起来只有十几岁,脸上尚且带着几分青涩的稚气。



然而眉眼之间,却已经初初展露出了几分绝色之姿。



这是很多年前的一幕了。



其实,就连真正的上官玥,也不知道他留着这样的一幅画。



原本想拿给她看的,结果...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江羽丞皱起眉头。



这么晚了,上官婉来做什么!?



他几乎是想都不想的,立刻将画卷了起来。



刚刚放入盒子,便有一人已经直接推门而入!



“羽丞——”



上官婉刚喊了一声,就看到江羽丞有些慌乱的将什么东西藏了起来。



她皱了皱眉。



“你藏什么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