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虚阁。



尉迟松刚刚帮齐大河又把了一次脉。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齐大河的身体虽然尚未完全痊愈,但好歹病情是稳住了。



唯独脑子还是不太清醒,一天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浑浑噩噩。



加上已经成了哑巴,就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整个冲虚阁的人都不明白,为何阁主要留着这个人。



但看阁主态度坚定,他们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尉迟松取出了一枚丹药,给齐大河喂下。



他躺在床上呜咽了两声,眼睛之中浮现一丝挣扎之色。



尉迟松心中微动。



能有这反应,就证明齐大河已经开始好转了。



如果顺利的话...



忽然,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地回头看向门外!



这气息,这波动——



“阁主,您怎么了?”



旁边的两个弟子一脸茫然。



尉迟松却是快速起身,匆匆留下一句“照看好齐大河”,便匆匆的出了门。



此时已经是晚上,冲虚阁的大部分弟子都已经各自回去休息。



四下里一片安静。



尉迟松快速往前走去。



刚刚从药圃出来的路之遥正好和尉迟松撞见。



看到阁主这般匆忙的样子,路之遥心里奇怪,行了一礼后,便问道:



“阁主,您这是要下山吗?“



都这个时间了...



尉迟松却是脚步不停,心里是压抑不住的欢喜和兴奋。



“不,我是去接流玥他们几个回来!“



路之遥怔怔的:



“什么人还要您亲自——“



忽然,他猛然瞪大了双眼,震惊失声:



“您是说小师妹他们回来了!?“



尉迟松唇角已经忍不住露出笑来。



“没错,是他们!”



听到这肯定的回答,路之遥发出一声兴奋的嚎叫,便立刻也跟了上去!



“我我我!我也去!”



话音未落,他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直奔山门!



眨眼之间,竟是已经跑到了尉迟松的身前。



尉迟松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摇头失笑。



......



冲虚阁的人本来就少,为了方便也为了安全,大家都住的很近。



所以路之遥这一声吼,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陆续有人走了出来,一脸茫然。



大晚上的,阁主和路之遥这是在做什么?



一个弟子奇怪的上前问道:



“阁主,这是——”



“小师妹!小师弟!冉冉!真的是你们!”



路之遥嗓门极大,这一声又喊得中气十足,众人就算是想听不见都难。



短暂的愣神之后,众人沸腾!



“什么什么!?刚才路之遥说什么?”



“他是不是在喊小师妹小师弟他们?我没听错吧!“



“我也听到了!他说的就是这个!难道他们真的回来了!?“



“快看——“



混乱之中,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声,众人齐齐看去,就看到几道人影,正沿着阶梯走了上来!



当前一人是已经笑傻了的路之遥。



后面的几个——



楚流玥,羌晚舟,叶冉冉...



众人目瞪口呆!



尽管之前阁主一直说他们会平安归来,可阁中之人其实全都是担心不已。



那毕竟是大荒泽,是何等危险之地!



他们日夜等待,心中焦灼,没想到就这么忽然回来了!



路之遥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得意洋洋的大声笑道:



“哈哈哈!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欢迎小师妹小师弟他们回家!“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脸上的震惊之色逐渐褪去,只剩下满心的欢喜和庆幸!



“冉冉!”



“小师妹!”



“小师弟!“



楚流玥几人刚刚上来,尚未来得及和众人好好打个招呼,就立刻被蜂拥而至的各位师兄师姐团团围住。



“冉冉,你们没事儿吧?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受伤了没受伤了没?”



“那大荒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小师妹你们快说说!”



楚流玥顿觉头大。



这热情如火,一时间还真是有点扛不住...



叶冉冉是个软糯的,见到这般阵仗是涨红了一张小圆脸,半个字都说不出。



羌晚舟就更不用说了,身上的冷气不断散发出来,简直要冻死人。



可惜此时众人太过激动,没人注意这一点。



甚至因为他换了一身装扮,几位师兄师姐还忍不住夸了起来。



“小师弟真好看!”



没办法,人在太高兴的时候,的确很容易忽略很多东西。



羌晚舟的脸色更黑了,耳朵却又红了起来,握剑的手蠢蠢欲动,但想到这些人其实都是在为他们活着回来而高兴,又怎么都迈不开步子。



于是,只剩下楚流玥一个能勉强撑住场面的。



“那个...各位师兄师姐,此事说来话长,咱们进去说吧?”



楚流玥正和大家商量着,话音刚落,一旁的路之遥就手臂一挥,大声吼道:



“小师妹说去屋里细说!“



这一声周围众人又是听得清清楚楚,片刻的沉静之后,气氛变得更加热烈,众人簇拥着几人朝着里面而去。



“快快!带小师妹他们先回去坐下好好说!“



“倒茶!我去上茶!”



“哎,你们几个吃饭了没啊?要不要给你们先上点点心?“



“哎呀别挤着小师妹他们了!都让让嘛!“



楚流玥不是没想过他们回来可能会受到众人的欢迎,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般场景!



被人群簇拥着往前,楚流玥竟是忽然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



她看了旁边站着的尉迟松一眼。



——师父!救救徒弟吧!



但尚未等来尉迟松的回答,一群人已经簇拥着他们往前走去。



尉迟松笑着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感慨,眼底微热。



夏邑长老听到动静,此时也赶了过来,瞧见众人闹哄哄的场景,忍不住哈哈一笑:



“咱们冲虚阁,倒是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



这两年,冲虚阁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走的走。



便是他们自己,也觉得有几分凄凉。



没想到,竟然还有这般欢喜热闹的一天。



尉迟松手负身后,一声长叹。



“是啊!”



这热闹,都是因为楚流玥他们的到来啊...



夏邑长老拍了拍尉迟松的肩膀。



“走吧!孩子们安全归来,咱们也去庆贺一番!”



尉迟松也笑了。



“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