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身后便传来了几道熟悉的脚步声。



楚流玥回头看去,走在前面的,正是秦衣和雷老四。



“我们回来了!”



雷老四兴奋的冲着几人喊道。



羌晚舟在他们二人身后跟着。



楚流玥眼睛一亮,唇边就扬起一抹笑。



羌晚舟换了一身月牙白的劲装,腰间一条白玉带,轻易勾勒出少年挺拔的身姿。



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在灯火的映照下散发出淡淡辉光,其中几缕垂下来,遮住了他过分犀利的眉眼,让他周身的气息,看起来都温和了许多。



鼻梁挺直,唇瓣如玫瑰殷红,玉刻一般的下巴比之前圆润了一些,却还是带着满满的少年气。



以前的羌晚舟,总是穿着他那破旧的麻衣,消瘦的身板空荡荡的晃悠,野性十足,如同独孤匍匐前行的野兽一般孤独而桀骜。



即便是后来进入了冲虚阁,跟在了楚流玥的身边,也总像是一道灰扑扑的影子一般。



楚流玥还是第一次瞧见他这般模样,心中不由感慨:好看的人,果然随便收拾一下就让人惊艳。



一眼看去,还真要以为是哪家的世家贵公子呢!



牧红鱼和叶冉冉也是满眼惊奇的打量着羌晚舟,好似从未见过他一般。



似乎是觉察到了几人的视线,羌晚舟浑身僵硬,手脚都似乎不知该如何放了。



他飞快的抬眸看了楚流玥一眼,瞧见她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不由更是紧张。



短暂的窘迫之后,他转身便打算回去。



“我去换回来吧。”



这身衣服穿着真是浑身不自在!



“哎——”楚流玥一把将他拉回来,瞧见他一脸抗拒羞窘的样子,心中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看他已经如此不好意思,她自然不能再火上浇油,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道:



“小舟,你这样很好。”



羌晚舟一愣,有些怀疑的看着她。



“当真?”



楚流玥眼角眉梢都似是带了笑。



“当真。”



以前他总是孤身一人,为了生存下来,和一群又一群的野兽争夺一切可争夺的资源,练就一身野性。



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有她,有他们这么多人陪着。



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居无定所,孤苦无依。



望着那双黑玉般的眸子,羌晚舟心中的不安逐渐被抚平。



“嘿嘿,我就说这样肯定会讨她——她们喜欢吧!”



雷老四在旁边兀自笑的得意。



一开始这小子说什么都不肯配合,还是他好说歹说,最后搬出了殿下,才终于劝动了。



这瞧着才是正常的少年模样嘛!



他早就想说,羌晚舟平时那脏兮兮灰扑扑的样子也真的是够了。



闻言,羌晚舟白皙的像是能透光的脸,顿时烧了起来。



他别扭的扭过头去,但耳根已经红透。



楚流玥心中偷笑。



这孩子像个刺猬,表面看上去浑身带刺,不好接近,但实际上内心里很是柔软,而且——脸皮还特别薄,随意调侃两句便能轻易让他红了脸。



不过...



她眉头轻挑,看了雷老四一眼。



这人该不会是因为自己无法以真面目示人,所以临时找来羌晚舟替补一下自己吧?



毕竟当初他也的确是个翩翩公子,然而如今却要装扮成这五大三粗的模样...



眼看羌晚舟再这样下去都要熟透了,楚流玥终于大发善心的开了口。



“既然人都齐了,那咱们就走吧!师父他们应该已经等急了!”



楚流玥说着,看向秦衣二人:



“那...咱们就此告辞。”



秦衣轻轻颔首。



“已经到了西陵,那我们也不远送了。我和老四会在之前的那个客栈住下,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去找我们就是。”



楚流玥定定道:



“好!”



......



目送楚流玥几人离去,直到看不到她们的身影之后,雷老四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散,警惕的看了某个方向一眼。



“大哥,刚才那个男人...”



秦衣笑了笑:



“是他。”



雷老四眼中涌出一股怒火。



“呸!他还真有脸!“



刚才他们隔得距离比较远,所以并未看清这边的情况,只模糊瞧见有个男人和殿下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但那个人的气息,他们却是再熟悉不过!



就算是他化成灰,他们也依然能清楚的认出来!



鬼知道他又和殿下说了些什么!



”那咱们要不要跟过去瞧瞧?“雷老四压低了声音问道。



秦衣思略片刻,摇了摇头。



“不需要。”



“为何?”



雷老四有些奇怪。



秦衣眸光闪动。



”自然是因为...已经有人在做这事情了。“



“什么?”



雷老四有些懵,旋即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



“难道是老七?“



之前殿下曾经提到过,说七寒是跟着她一起回来了的。



他们两个是靠着特殊的原器,遮掩了身上的气息。



而七寒似乎是用了小八的药...



“老七虽然擅长此道,但有一个人现在似乎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秦衣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



“想不到,两年过去,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雷老四还是一脸茫然。



大哥这意思...是其他人在暗中跟踪江羽丞?



可是除了老七还能是——



“走吧,老七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回来了。”



秦衣说着,便抬脚向前走去。



雷老四连忙跟上。



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暗自琢磨。



——难道除了他们和七寒,十三玥的其他人,也有人已经回了西陵?



......



江羽丞在街道上走着,脑子里一片混乱。



刚才的场景,似乎还在眼前不断回放。



她不是她...



他揉了揉眉心,想要将脑海之中的一切甩掉。



但不知为何,却越想越清楚。



热闹的街道上,游人如织,来来往往。



那红衣女子静静而立,回眸看来,粲然一笑。



那是——楚流玥的脸!



江羽丞不知为何,心里隐隐有些慌张。



脚下一个踉跄,他竟是差点摔倒在地。



“大公子!”



一直在暗处跟着的孙琪连忙上前,却被江羽丞一把推开。



“大公子,您这...“



孙琪有些担心的开口。



大公子醉酒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还不到日子呢,怎么就——



江羽丞闭了闭眼:



“回府!”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